《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8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青青咬着嘴唇思考着。
  “唉,你还犹豫什么。上高中要花钱,考上大学要花的钱更多。你继续上学,你家里供得起吗?你哥当兵能有几个钱,再说了,他要不要攒钱说对象。反正我已经决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汤伟红说。
  沉默好久,顾青青缓缓地点头,随即目光越发坚定,作为排行第二的孩子,已经懂事的顾青青认为自己应该替家里分担压力。
  “我和你去。”
  “这才是好姐妹嘛!”
  穷人家孩子有着更加坚定的意志,一旦做了决定,通常会咬牙坚持下去。第二天天色一放亮,顾青青就和汤伟红回村里去了。汤伟红打掩护,顾青青拿了身份证,给家里留下一封信,心惊胆战的就悄然离家,对家里说是去学校。
  汤伟红在出发前给远在广东的刘敏打了电话,问清楚了地址,两个十六岁的姑娘,就带着几件简单的换洗衣服,瞒着家里悄悄登上了列车。

  天真无邪以为外面的世界和学校一样单纯的两名姑娘,懵懵懂懂的就一头扎了进去。
  当天晚上,顾妈妈发现了顾青青留下的信,匆匆看完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给顾九打电话告知此事,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再怎么样,也不能影响大儿子的工作,家里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大儿子了。可惜自己的丈夫是个废物,根本指望不上。顾妈妈只能看着顾青青留下的信无奈流泪。
  考核的第二天考的是射击,上午考的是操作射击,下午考的是运用射击。操作射击包括三种姿态,立姿、跪姿、卧姿,又分为有依托和无依托,考验的是兵们对武器的操作的水准。当然,这里说的是单兵射击。战车的各项射击也是同时拉开考核,全团分为好几个考场,所有车辆都会进行实弹射击,各个岗位的官兵,在进行了共同内容的考核之后,就是专业考核。
  运用射击更加重要。一趟单兵综合演练下来,兵们想死的心都是有的,非常的辛苦,简直是挑战人类的体能底限。
  光子丨弹丨,例如顾九这样的新兵,今天一天就打了一百八十发。这种单兵的弹药消耗量是其他部队比不上的。到了晚上还有夜间射击,预计又是要消耗掉二三发子丨弹丨。而且李副团长喜欢临时加餐,多打几十发也是有可能的。
  新兵们当然兴奋,兴奋地不得了,只要可以打枪,让他们干什么都不愿意。老兵们就没那么激动了,相反还有些不喜欢。毕竟对于老兵来说,打射击已经和吃饭差不多一回事,打的时候是爽,到车场日枪炮日的时候擦枪,那就痛苦了。

  当天打完射击,当天就要把枪支擦拭干净保养好,于是,这天晚上,兵们一直擦枪到将近熄灯的时候。
  顾九匆匆忙忙洗澡揉着发酸的胳膊睡觉的时候,他的妹妹顾青青乘坐的列车开进了广东境内……
  注:二合一,过节去了……
  考核最后一天晚上,李牧在办公室里翻看着成绩汇总表格,不时的微微点头。

  徐岩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两人就隔着茶几,茶几上有许多文件资料,就一边抽烟一边喝茶一份份地看,不时的交谈几句。
  这会儿是晚点名之后了,李牧和徐岩一样,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凌晨才睡,晚上用一个小时查岗,早上五点出头就爬起来。
  “新兵的表现是不错的,按照这个进度,明年开训,这些新兵基本上是可以进入第二阶段的训练了。”徐岩看完之后,把手里的汇总表格递给李牧。
  李牧把三营的战车运用射击汇总表递给徐岩,两人交换手上的表格,认真地看了看,李牧赞同地点头,“嗯,问题不大了。阿甲呷呷,杨青松,刘贵松,这三个兵,重点训练一段时间,让他们参加下半年的军区大比武。”
  “好,我记下了。”徐岩点点头。

  “报告!”
  忽然门口传来声音,李牧抬头看去,却意外的看到一个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人——顾九。
  “顾九?”
  李牧放下资料站起来,徐岩也站起来转身看去,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的十点零五分,这个时间,兵们要么睡觉要么在军人俱乐部或者电脑室里学习。顾九从他们连队那边跑到这里来,单独一个人。
  不用问,徐岩就猜到,肯定出事了。
  “副,副团长,参,参谋长,我想,我想请假回家。”顾九低声说。

  出大事了。
  李牧招了招手,“你进来说。”
  说着看了一眼徐岩,徐岩微微点头,举步就走了出去,径直往二营五连那边去。他要找到五连的干部和顾九的班长,告诉他们顾九在三号那里,不然他们不知道急成什么样。
  徐岩知道李牧很偏爱顾九这个兵,徐岩不止一次帮李牧往顾九家里寄钱,当然也从李啾啾那边知道当时征兵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李牧极少干以势压人的事情,但在顾九参军这件事情上,当初就是以势压人了一把。
  顾九脸上有未干的泪痕,并且有溢出言表的愤怒。李牧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神情,至少这个兵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出了什么事情,慢慢说。”李牧给顾九倒了一杯开水,坐下来,和气地问,“为什么要请假回家。”
  义务兵是没有探亲假的,两年之内,即便是申请外出,也是不允许离开营区超过八个小时。
  “我家里出事了,我想回家看看。”顾九说。
  李牧问,“什么事情?”
  顾九不愿意讲,只是摇头,胸口因为愤怒而起伏着。

  这个状态很危险,李牧知道自己训练出来的兵是什么样的,半年的时间,按照他的训练强度,足以让一名普通的老百姓变成具有很强杀伤力的士兵。就顾九这个情况,真要是破例放他回去,绝对出大事。
  “出了什么事情,详细地说一遍。”李牧再次问。
  顾九抬头看着李牧,终于还是说了,“我妹妹出事了。她被骗去广东打工,好几天了没有消息,肯定出事了。我妈身体不好,我要回去找她。”
  “失去联系多少天了?”李牧一下子就想起了顾九最大的那个妹妹,这个时候应该是初中毕业了。
  顾九深深地呼吸着,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六天了。副团长,求求你让我回去,我保证找到人就马上回来,我发誓!”

  李牧说,“你别急。先把事情说清楚。她是怎么去的广东,和谁一起去的?”
  “汤伟红家说她们是坐火车去的,汤伟红家里也是晚上看到人没回来,在房间里找到一封留下来的信才知道她们偷偷跑广东去。汤伟红那娘们我知道!我早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就是她把我妹妹骗走的!”顾九咬牙切齿。
  李牧问,“汤伟红是谁?男的女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