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66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01 09:40:43
  从明天开始,将正式更新深渊三部曲第三部《遗愿》。
  之所以写《深渊三部曲》,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第三部《遗愿》对我灵魂的震撼。
  《遗愿》是《深渊三部曲》的终结篇,它或许没有第一部《夙怨》的凄凉,更没有第二部《深渊》的冷血,但却是在我心中占据最重要位置的一部。
  地球上并不存在无底的“深渊”,真正无底的“深渊”只存在于人的心底!
  这个世界上有极少数人,内心扭曲到了一阵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远远超过《烹尸奇案》中的真凶!
  《遗愿》中真正的幕后黑手,正是其中的代表。
  这个世界有很多人的心里隐藏着罪恶。
  我有时候会想:

  大家都简单一点,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想到什么说什么,每个人都坦诚相对,不要去猜忌和陷害,该多好?
  但可惜的是,这只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这个世界,好人占了绝大部分,但依旧不乏满怀恶意的小人。
  虽然《深渊三部曲》不能帮大家擦亮眼睛看清楚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罪恶,但只要能让朋友们多一丝提防,也就足够了。
  日期:2017-07-01 22:19:48

  谁言往事不可追?年年岁岁,秋风劲吹。
  多少秋风吹不尽,恩恩怨怨,是是非非。
  今日作歌迎春归,几多歌声,几多伤悲。
  只见昔日春归处,几度残阳,几度斜晖。
  动笔讲故事之前,心血来潮吟上一首和故事扯得上关系的古诗,既能缓解回忆往事激动的心情,又可以顺带装装逼,一举两得。
  今天开讲的大事件《遗愿》,是深渊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它或许没有《夙怨》的凄冷,更没有《深渊》的冷血,但却是在我心中占据最重要位置的一部。
  具体经过如何,就让我给大家一一道来吧。

  日期:2017-07-01 22:20:05
  某一天中午,110接警中心的电话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接警人员接通来电之后,里面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略有些颤抖的声音:
  “您好,是110吧,我是XX医院的医生,我姓于(化名),今天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于医生一边回忆一边讲述起不久之前发生的一件极为不寻常的事情来。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XX医院的急诊区冲进一辆豪华小车,车上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大喊大叫道:“于医生!于医生!”

  早就等候在一旁的于医生和另外两名助手连忙迎了过去,从豪华小车的后座上抬下一个年轻男人,这个年轻男人双目紧闭、身体慢慢从温热转为冰冷,极有经验的于医生一触碰就知道,此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就是俗称的“死亡”。
  “马上送到手术室进行手术!”于医生大声吩咐道。
  死者是一个器官捐赠者,而豪华小车的车主付仁(化名)则是受捐者的父亲,此时他的女儿—一个晚期心衰患者已经躺在了手术室,等着捐赠者到后马上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心脏移植术:取出严重心脏疾病患者的心脏,将捐赠者健康的心脏重新缝合到病人胸腔内,与其它器官移植手术一样,心脏移植手术的最大问题是移植排斥反应,如果移植排斥反应得到控制,病人的存活可达10年以上。)

  (我不是医生,有关心脏移植手术的内容是查询了一些文件后臆想出来的,如果其中有不对的地方请大家谅解。)
  日期:2017-07-01 22:20:26
  付仁人如其名,是一个富人,家财万贯,但这十几年来他却承受着远比其他人更大的痛苦,而痛苦的根源就是他唯一的女儿付静(化名)。
  付仁虽然有钱,但身体状况欠佳,一直到四十岁才有了这个女儿,自然将之视为心肝宝贝,疼爱万分。

  可惜的是付静遗传到了他偏弱的体质,而且更为严重。
  付静三岁那年就检查出了先天性心脏病,虽然动过几次成功的手术,但病根始终没有排除,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儿的心脏病越来越严重,几个月前的一次检查,主治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付静最多还有一年的寿命,唯一办法就是做心脏移植手术。
  心脏移植手术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大型手术,这样的手术全国每年会有上百例,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患有严重心脏病等待做心脏移植手术的患者足有上万人。
  之所以会形成数量上的巨大反差,是因为两个障碍。

  第一个障碍:心脏移植手术费用特别高,一般的家庭承受不起。
  第二个,也是最主要的障碍:器官捐赠者太少,而且需要经过配型,如果配型不成功也无法移植。
  付仁家有的是钱,第一个对他来说完全不成问题,但要找一个合适配型的心脏,而且要等到这个捐赠者离世才能动手术,实在太过困难。
  付仁为了给女儿祈福全家集体信佛,不仅仅整日祷告,而且还不停地向一些慈善机构捐赠财物。
  汶川大地震时他的公司一共捐款两百万,其中只有三十多万是员工捐赠的,剩下的一百六十多万则是他个人补足。
  认识付仁的都会说他不仅仅是个好企业家,也是个好人,付静的主治医生于医生也这么认为。
  或许是被这家人的虔诚感动了上天,不久之前,终于找到了一个配型成功的捐赠者,据捐赠者本人说他患有严重的肾病,最多再活两个月,他愿意在死后捐出心脏延续付静的生命。
  日期:2017-07-01 22:20:53

  今天一早于医生接到付仁电话的,说捐献者已经濒临死亡,要他准备手术,于医生连忙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付仁将捐赠者送过来。
  果然几个小时之后,捐赠者被送过来了,也就是前文提到的那个从后座抬下来的“死者”。
  当时于医生有很多疑问,比如付仁不是医生,他怎么判断捐献者濒临死亡的?心脏移植手术的配型很严谨,之前为什么不在他们医院做?
  不仅如此,现在这样的流程也极不符合规范,正常的心脏移植手术要远比这个流程更为复杂。
  但病人的安危最重要,于医生没有时间去过多询问付仁,只当场征询了捐赠者父亲(车上下来的另外一个年长男子)的意见,男子沉痛的表示尊重儿子生前的遗愿,同意捐献器官,并拿出一份儿子生前签署好的“捐赠志愿书”,上面白纸黑字写得很明白。
  于医生查看了年长男子提供的证件后,证实了他和死者确属父子关系,便放下心来,不再迟疑马上动手术。
  手术非常成功,筋疲力尽的于医生刚刚回到办公室准备休息一下,却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

  这个同事是留下来处理捐赠者遗体的,他只说了短短一句话,就让于医生惊讶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同事说:“老于,我们摊上大事了,捐赠者不是自然死亡,很可能是被谋杀!”
  日期:2017-07-01 22:21:09
  动手术之前于医生对捐赠者进行过初步检查,并没有发现异样的地方,同事是从哪里看出捐赠者是被谋杀的?

  于医生用最快速度赶到了手术室,付静已经送至了监护室休息观察,手术台上只剩下捐赠者的遗体孤零零躺在那里。
  捐赠者的胸腔已经缝合好,依照规定,如果捐赠者生前没有表明将全部遗体捐赠的话,心脏移植手术之后剩余的遗体必须交给其家属处理。
  同事满脸慎重的表情,让整个手术室的空气都无比沉闷。
  于医生环视了赤身裸体的捐赠者一圈,并没有发现异样,疑惑道:“老张(化名),你从哪里看出他是被谋杀?”
  张医生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扒开了捐赠者浓密的头发。

  日期:2017-07-01 22:21:24
  在捐赠者裸露出的头皮处,有一个明显的针眼,从针眼里还朝外面缓慢地渗出红白相间的粘稠物质。
  于医生知道,那不是普通的血液,而是血液和脑浆的混合物!
  张医生说的没错,眼前的这个年青的捐赠者,极有可能是被谋杀!
  张医生心有余悸地讲述了他发现针眼的经过:
  刚才清洁捐赠者遗体的时候,张医生发现了其头顶处有一个血痂,按上去还有点柔软,显然是刚形成不久。

  张医生好奇地剥离了这层血痂,居然出现了一个针孔,而且还从里面慢慢渗出鲜血,他吓了一跳,连忙用一根探针插进去,竟然轻松地透过了头盖骨,随着探针的拔出,有白色的脑浆混合着血液渗出,情形极为恐怖。
  张医生脑海里浮现出只有电影中才会看到的针头杀人场景,不由惊恐万分,连忙打电话给于医生,请他一同来商量对策。
  于医生思索了一下道:“老张,我们不能这么轻易的下结论,这针眼应该是刚形成不久,万一是在捐赠者死后形成的呢,那就不是谋杀了。”
  张医生忙道:“那怎么办?”
  于医生指了指遗体肾脏的位置道:“既然病人致死的病源是肾,我们就检查下,看看他的肾病是不是足以致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