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4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控火术是修士的基础术法,只要不是骗子。入门之后基本上就要修炼这种术法。而海锥身上的鳞甲刀枪不入,有能力用控火术这样的术法杀死海锥,天底下恐怕也只有徐福、席应真这样的人物能做出来了。而老术士还在陆地。那么能动手解决掉海锥的,除了徐福便没有第二个人了。
  虽然何冲心里也在怀疑是徐福做的,不过那位大方师是在犯不着为了一只小小的海锥便亲自过来。不过说不是徐福和远在陆地的席应真。那何冲实在想不到还有第三个人有这样强大的术法了。

  他们这艘船围着海锥转了一圈之后,何冲不想这样的妖物被其他来往的船只看到。当下和纲元、邱芳一起,三个人一起联手使用术法将海锥分成数块。大块的妖尸直接用控火术烧烧的干干净净,小块的妖尸便宜了周围积聚的鲨鱼。
  这还是海锥早死多时,身上的妖气已经散尽,鳞甲没了作用才这么简单。三个方士才有办法将其分尸。如果是它活着的时候,何冲三个人联手都未必能将海锥至于死地。
  处理完了海锥的尸体之后,何冲不敢耽搁。吩咐船老大将水手们分好班次。也不要休息了,让他们驾船连夜想着海图的目的地行驶过去。海上驾船很少有连夜行驶的,不过看在何冲佣金丰厚的份上,再加上谁也不想得罪这样的修士。当下,船老大还是勉强同意。
  回到了船舱之后,何冲将邱芳拉到了角落里。两个人嘀嘀咕咕的在猜测着海锥是死在谁的手上。而且还一片海域地下都不下了禁制。禁制都是徐福的手笔,这只海锥是怎么闯进来的,似乎又是一件悬案。
  就这样。大船连夜行驶。到了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听到船老大正在叫醒第二波的水手准备换班。睡的迷迷糊糊的百无求被嘈杂的声音吵醒,当下也没有心思再睡了,骂骂咧咧的走到甲板上解手。
  几乎和昨天晚上一摸一样,就在这个二愣子脱了裤子尿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对着船舱里面大声喊道:“都出来!你们都出来看看海面上是什么……怎么都让老子碰上了,昨晚那里叫海锥。那么这个叫什么——又尿手上了。老家伙,给老子准备一条干净裤子……”
  听到了百无求的声音之后,包括已经缓过来的姬牢在内,几个船舱里面的人马上都走了出来。这个时候天色刚刚由暗转亮,海面还是模模糊糊的。不过随着天色越来越亮,甲板上的众人又被海面上的景象惊呆了。

  就见远处的海面上。漂着一个白花花的物体。它和昨晚见到的海锥差不多大小,只不过和满身鳞甲的海锥相比。这只怪物周身上下光溜溜的,没有一片鳞甲。八只巨大的触手散落在身体后面,竟然是一只巨大的章鱼。
  这只章鱼也是死了有一段时间,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不合口的缘故,巨大章鱼的周围却没有一只鲨鱼。
  他们这艘船距离太远看不清死因。当下,何冲再次让船老大转头,想着死章鱼的方向行驶过去。他们这艘船行驶到了死章鱼的后面,便看到这条章鱼已经被人用利器豁开,里面的内脏都显露了出来。刚才他们的角度不对,并没有看到章鱼豁开肚子这一面。
  看到了章鱼的死因之后。何冲他们几个方士的脸色比昨晚也好不了多少。杀死章鱼的和解决了海锥的应该是一个人,不过不论是徐福还是席应真。都没有听说过他们俩动过法器。
  这个时候,百无求将性子和他最像的纲元拽了过来。对着他说道:“小矮子。这里面就你最实诚。你和老子说,你们家徐福是不是经常出来弄死俩海妖打牙祭?”
  纲元看着二愣子湿漉漉的手,差点吐了出来:“刚才尿完,你洗手了吗……”
  他们这艘大海船继续一路前行,几乎每过几十里海路便会遇到一只死掉的海妖尸体。这些海妖的样子各异,有的比海锥还要大上数倍,有的也就是一条鲨鱼大小。

  这些海妖的死法没有重样的。除了火烧雷劈之外,还有被外观看上去什么是都没有。不过纲元用法器将其肚子剖开之后,却发现里面的内脏已经烂成了一堆浆糊。还有的海妖直接被剁成了肉酱散落在海里,总之海妖们的死因各异,完全没有雷同之处。
  他们这艘船继续前行了三天之后,海面上的死海妖尸体突然消失。第四天早上。船老大找到了何冲,告诉他前面突然发现了一艘海船。本来在海上遇到其他船只的事情十分常见。不过这几天船老大被海面上时常出现的海妖尸体吓怕了。
  再说那条船明显和他们在一条航道上,谁又知道那些海妖是不是死在那艘船上的人之手。
  不过他们这艘船已经距离徐福大方师的驻地不远了,当下船上的人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何冲命船老大鼓足风帆去追赶前面的海船,他们这艘船出自波斯匠人之手,比起来一般的汉船要快出许多。两个时辰之后,何冲他们这艘船已经追到了距离前方海船两三百余丈的位置,从甲板上已经能看到对面船上人影来回穿梭。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船只突然停下。随后空气当中传来一个非男非女说话的声音:“你们是徐福带出来的方士吗?为什么一路尾随我们?是徐福让你们这么做的吗?”
  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有一种心脏被人用手揪住了一样的感觉。吴勉、何冲这样的人还好,船上没有术法的人听到这声音之后。直接倒在了船板上抽搐了起来。包括归不归和楼主这样的人也没能幸免,只不过这两个人知道如何破解。
  楼主直接跳到了海里。将身子浸没在海中算是躲过了这个声音。而归不归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指尖鲜血抹在自己的眼皮、嘴唇和鼻孔上。随后又将粘着鲜血的手指头堵住了自己的耳孔。虽然还是可以听到对面船上那人说话的声音,不过那种揪心的感觉已经没有了。
  看着何冲这条船上还有人站着,对面船上的声音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响了起来:“看不出来还是有些道行的,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用和你们客气……”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甲板上的吴勉突然张嘴对着对面船只的位置大吼了一声:“闭嘴!”两个字喷出来之后,就见对面船上有人怪叫了一声。随后一个人影直挺挺的从船上跳进了海中。片刻之后跳进海中的人浮在了海面上,眼见是活不成了。

  除了死在海里的人之外。对面船上还有几个人也倒在了甲板上。片刻之后,有人将倒地的人搀扶进了船舱。一切都收拾好之后。另外一个声音说道:“好术法!想不到方士门中除了大方师火山之外,还有别人会有这样的术法。不知道阁下方不方便将贵姓名赏下来。我也好知道囚鸣师弟死在了谁的手下。”
  日期:2017-03-17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