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3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试想一下姽婳一个弱女子,为了自己的夫君独自去找那天道理论,牺牲一世修为换得半年见夫君一次,这得多大的勇气?姽婳都能如此,我一个七尺男儿,又如何能落了下风?
  “你说得对!我要振作起来。”我重又站了起来,一扫方才的颓废。
  为了能够相会,姽婳甘愿付出自己的千年修行,我又有何理由丧气?
  事在人为,莫说破这天道还有羽化成仙这条出路。就算明知是个死胡同,难道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男人不该去闯上一闯?
  我紧紧的捏了捏拳头,“半年以后我再来,我不会辜负姽婳。总有一天,我要让这火神庙变天!没人能阻止我和姽婳在一起!纵使是老天爷,那也不行!”
  银瞳人会心的笑了笑,躬身退下,很快。这刺眼的荧光也跟着慢慢消失,眼前的火神庙再次不见了,只留下神农架的一片原野。
  这次我没再回头,走的决绝。
  为了姽婳,我不能停止修炼的脚步,总有一天,我要能对抗天道,让这世道变天!
  把这些东西理顺了,我的心里也舒服了很多,这就迈开步子往景区外走去。
  这里来过很多次,早就熟门熟路了,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我这就出了神农架景区。
  修为静进之后我的身体变得比之前更加坚韧,脚程也快了许多,以前要走三个小时的路如今只用一个小时这就走完了。

  出景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打车有些困难,我就干脆在景区旁的酒店里住了一晚。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我这就钻进被窝,躺在床上寻思接下来要干什么。
  父母大仇这些事暂时还做不了,毕竟当初十八个天师的死都记在我的头上。若是此时我在京城现身,相信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怕就算我召唤出瞳瞳和蛇灵和很难全身而退!
  风水玄学店是否重建对我来说倒不是大事,不过小王励此时应该就在店里,当初我和张坎文约定两年之期,想想如今过去也有一年了,这件事若是再不解决,怕就来不及了。
  而且张坎文毕竟有个玄学会的身份,正好也可以让他帮我打听一下叶翩翩的消息,当初在殷商王陵里见了那所谓的人形钥匙之后,我有很多话想对叶翩翩讲,正好到时候让张坎文帮我打听一下,顺便也能帮小王励治病。
  寻思到这里,我心里有了定计,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搭车来到火车站之后这就买了神农架去深圳的火车票。
  其实若是坐飞机的话会更快,不过现在我不像以前了,江湖越老胆子越小,现在我对坐飞机有种本能的抗拒。
  当初和玄学会的副会长杨仕龙来神农架的时候他曾说过人要是走上了修炼的道路这飞机就算是与你无缘了。不成想如今却是一语成谶。
  修为在地师的风水师因为能量来自大地,坐飞机到天上的时候因为失去了能量来源,所以心里七上八下,很不自在;可若真能一步登天成为天师,身体就会变得无比坚韧,速度也不亚于飞机之类的交通工具,自然也不再需要乘坐飞机。
  修为就是这样,有些东西是要靠你慢慢领悟的,当初杨仕龙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不明所以,可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其中的很多道理这也都参悟到了,可谓是活到老学到老。

  火车的速度不快,而且一路上总要走走停停,花了几十个小时,我这才到了深圳。
  先前因为给王坤打过电话。一下车,王坤早就在候车厅这里等候了,接过我的行李王坤这就笑道,“现在的火车真准时呢,我这也才刚到。就看到你出来了。”
  看了看他脚下那不下十几个烟头我也不好意思揭穿,只是陪着笑,“那倒是真巧呢,小王励如今怎么样了?家里人都还好吧?”
  “好。”王坤大概是瞥到我的眼神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家里人都好,张大师说小王励的关口早就过去,至于下次,就要看他的造化了,具体啥样咱不懂道法也不清楚。反正看样子挺好的。”
  王坤笑着说道,打开车门请我上车之后不等我问这又接着道,“风水玄学店那边早就重建好了,一开始的时候丨警丨察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做笔录,不过这些都是例行公事。我叔叔出面,早就打发了。现在正常营业,生意还不错,我们一家子还有张大师现在就住在风水玄学店呢,不过来时我叔叔说了,周先生旅途劳顿,他要在深圳最好的酒店为周先生揭风洗尘。”
  本来其实也不想去,我现在迫切的想看看小王励的情况,不过王永军盛情相邀,我倒也不好拒绝,只是点了点头,“好。”
  王坤跟着王永军久了,也生了玲珑心思,似乎是看透了我心中所想,这又补充道,“张大师还有刘传德、谢成华,还有我那小儿子都会去,吃完饭正好一道回店里。”
  我这才会意的笑了笑,王永军不愧是老江湖,啥事儿都能做的面面俱到。
  我们两人很快这就到了王坤说的那家酒店,王永军、张坎文和谢成华他们早就在那里迎我了,一一握手打过招呼之后,我这就接过王坤夫人手里抱着的小王励仔细端详了起来。
  这一看让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先前张坎文收了这小王励做徒弟,而且传授起了文山一脉的功法,原本以为王励度过半年的关口之后就会安生一段时间,不过看来事情比我想象的更糟。
  我掀开了小王励的衣服,他胸口处那个黑斑凹坑变得愈发明显了,如果说先前见这个凹坑的时候它还幽深的像当初果园里那个诡异的祭井,那现在这凹坑深陷的视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天坑。
  此时王励这才一岁,身子自然没多厚实,可纵使如此,那凹坑给人的视觉仍旧像是一个无穷无尽的深井,莫说开了阴阳眼的修炼之人,就算是普通人,都能看出其中定然不妙。
  我侧眼一看,此时的王坤精神一阵萎靡,早就没了先前那副笑呵呵的样子。合着路上他都是在报喜不报忧。
  而且到这时我才发现,张坎文手臂上是缠着绷带的,只不过刚才我迫切的想要看看小王励的情况,一时没有察觉。
  当初从殷商王陵出来的时候张坎文确实是受了重伤,不过这事儿都过去这么久了。张坎文又是识曜五星的境界,身体自然是大大优于常人,没道理这么久了还没养好伤,莫不是他又被什么人打伤了?
  我的神色不由阴沉下来,张坎文是我至交好友,是文山一脉的传人,若是谁敢来找张坎文的麻烦,我不介意让他吃点苦头!

  “张兄,你这伤……”带着微微愠意,我张口询问道。
  张坎文还是那副胡子拉碴的样子,不甚在意的挥挥手,“无妨,只是些皮外伤,不碍事的。”
  张坎文看来不愿说,不过身边的刘传德倒是一脸懊恼。“东家,打伤张坎文的不是别人,正是你怀里的小王励!”
  我心里一个激灵,身旁王坤等人的眉头也皱的更深了。
  “这……的确是我儿子所为,养不教父之过,这事……这事……唉!”
  日期:2017-02-20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