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7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泡面会产生浓重的异味,一般来说,是不允许吃泡面的。但是饭堂吃多了,嘴巴都要淡出个鸟来,偶尔吃点泡面调节胃口,班长一般也是不会管得太严。当然,对新兵的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
  刘贵松说,“没事,我给班长说,他肯定同意的。一班的香菜长得不错,我去搞他一点,香!”
  “叫一班长知道可不得了,听说他以前是少林寺的俗家子弟。”顾九说着就往洗漱间去。
  刘贵松说,“他就是在少林寺练过一段时间武功,不算俗家子弟。”
  顾九猛地站住脚步,歪了歪脑袋看着刘贵松,“老刘,我记得,你好像有三天不洗澡了。”

  “有吗?”刘贵松老脸红了红,随即说,“没事没事,行了,你洗你的去,我去买泡面了。”
  刘贵松跟班长打了个报告,班长让一名老兵带着他去。自从出了文强东私自离队事件之后,新兵们是绝对不允许单独行动,去撒尿都要有老兵带着。
  营地是有小卖部的,不能没有。你不能连大头兵们唯一的奢望都剥夺掉。起初,其他人是不建议搞小卖部的,是李牧坚持要搞。他脱离大头兵这个身份的时间不算长,深切地感受到作为大头兵,除了训练工作之外唯一能调节心情的是什么。
  是零食。
  在饭堂边上辟了一个房间,搞了一个还算品种齐全的小卖部,也交给了四营来管理。本来小卖部是应该交给社会人员来搞的,但是107团的驻地特殊,距离最近的村庄都有十公里,而且保密程度这么高,不适合引进社会人员,因此交给四营来负责。
  这样的结果就是,新兵蛋子们很难从小卖部买到香烟,等于从源头掐掉了新兵蛋子们的烟源。不过,负责小卖部运营的三级军士长是个老好人,时间长了,偶尔的也给你买一包。

  完全杜绝也是不行的。
  进入了五月份,农历是春雨时节左右,气温是逐渐升高了的,但是山里的晚上的气温还是比较低,阴风阵阵的。也许这就是刘贵松不洗澡的原因吧。三天不洗澡不算什么,刘贵松也没有放在心上。
  刘贵松买了泡面,打了开水泡了之后,就在老兵的带领下溜到了菜地那边拔了一班的香菜。回来之后洗干净,泡面也就好了,扭断了香菜,往泡面里面放,房间里顿时就充斥着香味。
  和老兵相视笑着就吃起来。
  顾九自问是没有这个胆子的,刘贵松胆子大,敢和老兵们随意说话,还敢发烟给老兵们抽。单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处理来说,刘贵松比他强许多。但是在班长李明涛心里,他更加的偏爱顾九,而刘贵松总归是有些捣蛋的。
  几分钟一碗泡面下肚,刘贵松一口气把汤汁喝光了,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嘴巴,张嘴就说,“班长,能不能给炊事班提个建议,提高一下饭菜的质量,实在是要淡出个鸟来。”
  洗完澡已经坐在那里写工作日记的李明涛扭头看向刘贵松,“皮痒了是吧,团首长吃得你就吃不得?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嘿嘿。”刘贵松不以为意,相处小半年了,他还不知道自己班长什么人,只要愿意骂你,那就说明你受重视,没事,要是说话的语气变得没什么感情,那就完蛋了,绝对是生气了,刘贵松说,“真的,班长,你们吃了那么多年了,难道不觉得腻吗?”
  另一名在整理内务的老兵插话说道,“腻?小弟弟啊,你的生活才开始。”
  这老兵是上士,兵龄是班里最长的,说起来是意味深长的样子。
  “班副,你可别吓我。”刘贵松顿时就有些担心了,这以后是个什么光景,完全没有办法预知。
  当然,新兵喊老兵,都是喊班副,不管是不是副班长,也是不成文的尊重老兵的规定。

  和刘贵松一起吃泡面的老兵可能跟刘贵松的关系比较亲近,就笑意味深长地说,道,“贵松啊,你还是少吃点泡面吧。”
  大家都有些不太明白。
  突然的,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大家都猛然地想起了刘贵松的光辉历史,当下爆发出哈哈大笑来。
  刘贵松等到他们笑出声来了才明白怎么回事,又是那件事情,不过他也麻木了,一点也不生气,切了一声说,“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我跑了第一,屎拉裤裆里我也认了,不就是拉屎裤裆里吗,谁小时候没拉过。”
  大家都呵呵笑,沉默一阵子,李明涛说,“是啊,小孩子都时不常的这样。你可二十岁了哟。”
  这一下,大家笑得更厉害了,刘贵松气得浑身冒烟。
  顾九出于好心低声对刘贵松说,“我听老兵说,部队里的绰号一般都会被记很久,一代代的往下传,就算人走了也会被传播。年底新兵来了,估计还得传你。”
  好心好意的提醒,却无形中成了补刀。

  刘贵松气得直朝顾九瞪眼。
  顾九不明就里,说,“你瞪我干嘛,我又不笑你。我学习去了。”
  就拿了学习资料,向班长报告了去向,就往电脑室里去。这段时间,顾九一直在学习电脑的使用技术。晚点名到十点半这段时间,他都是尽快洗完澡搞完内务,然后就在电脑室里泡到十点半。电脑室每天晚上都有专业的干部骨干在指导兵们学习。
  刘贵松气呼呼的搞好内务卫生就躺床上去了。一想到新兵来之后,自己这个“屎王”的绰号又要大热起来,他就气结。
  李明涛看了眼他,笑着摇了摇头。
  生活就像是被强-奸一样,当你无法改变的时候,只能闭上眼睛去享受。部队里,同样如此。
  晚上,徐战、徐岩、李牧和李啾啾在小会议室里开会。
  徐战到来之前,徐战问李牧,“听说你下午和团长闹矛盾了?”
  李牧说,“算是吧。他要按照其他部队的方式把战备装备上的实弹卸出来,我不同意,他要保留意见。”
  “或者你该认真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枪弹安全无小事。”徐岩沉声说。
  李牧说道,“我仔细经过考量的。当时在会议上,也是全体通过的。前面几次的演练说明效果很好。不能上级机关下来检查提出问题就不问青红皂白的整改。他们用普通部队的标准来衡量107,本身就不合适。”
  徐岩说道,“军区首长很重视,其实咱们谁也做不了主。军区研究之后,肯定会有一个明确的指示精神。”
  “因此,我能做的,就是把报告上交,让首长们来做决定吧。”李牧说。
  李啾啾说道,“我是支持当前的方式的,建制营的紧急出动效率可以说明一切。”
  尽管已经说了,决定权不在团里,但是李啾啾还是当着副团长和参谋长面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徐战踩着时间进来,说,“都到齐了,开会吧。”
  坐下之后,他就看向李牧,“李副团长,开始吧。”
  这次会议是李牧召集的,当然,他和徐战在工作上虽然有矛盾,但是两人都是有担待的,一码归一码,不会被情绪影响。
  李牧要说的是詹部长提出的常备突击队建设。

  日期:2017-02-20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