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16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她身上发出迷人的幽香。
  她的身体很敏感,耳垂,脖颈肩膀,锁骨,腰间,都会让她浑身战栗。
  事实证明,一个人的*暂时的压制,只是为了下一次更强烈的爆发。我感觉到那几乎没有的睡衣下面的肌肤,已经开始冒汗,温度开始上升。
  我的眼睛再次红了。
  “还要继续么……”

  不知道我是怎样变得如此纯熟,又如此无良。在感觉出她没有烟姐那样经验老道之后,我的手在她敏感的腰间柔柔抚弄。
  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她明显已经有些迷醉,转头看着我。
  两张脸离得那么的近,我清清楚楚看着她那张精致的白里透红的脸庞,那娇俏的鼻子上,已经有了一层淡淡的香汗,迷离的眼睛似要滴出水来,明眸皓齿,微喘的香甜气息,让我忍不住就亲了上去!

  这是我第一次接吻,也是我第一次对女人有亲吻的冲动!鬼使神差一般,两个人嘴巴就像磁铁到了一起,再也分不开。
  她刚开始明显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有了感觉。生涩地回应着我。
  她的嘴巴有一种香甜,仿佛甘泉一般,我忍不住情迷其中。
  接下来的事情水到渠成,她不堪一撕的衣服,经不起一个野兽般的男人的撕扯。

  好美。
  她闭上眼睛,睫毛颤抖。
  我看着已经被我压在身下的这具完美的身体,又想起烟姐那成熟到发酵的感觉。她虽然没有烟姐那般成熟,但却更有一种年轻的魅力。她的肌肤更有弹性,她的胸部更加坚挺,她的毛发更加迷人,她的那话儿更加娇嫩……
  第27章:夜宴老板
  这是上天给男人最好的礼物,是造物最完美的诠释。
  箭在弦上,我几乎没有犹豫。
  “嗯……”
  她脸上闪过一道痛苦,紧咬牙关。
  这是我的第一次,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第一次。
  第一次和女人完成真正的互动……
  我不认识她,不知道她的名字。我知道她可能是来夜场玩的,可能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少爷。但我不在乎,就凭刚才那痛吻的感觉,我已经深深迷恋上了她。
  这种迷恋,这种奋不顾身,在烟姐身上没有,在雪姐身上没有,在任何人身上都没有。
  二十岁的年轻人,血气方刚,加上夜场这种环境的日夜熏陶,还有烟姐的慢慢“教育”。足足一个半小时,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我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第一次把这种事情做得淋漓尽致,我的体力才结束。

  结束之后才发现,她一直咬着枕头。
  我本想继续欣赏一下美人迷醉的样子,但突然觉得脑子一晕,昏睡了过去。
  等我头痛欲裂起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美人已经离去,只剩空气中残留的幽香,和床单上的血迹在证明着刚才的*。整个过程仿佛是一场梦,没有说话,没有其他,但这一切又像是命中注定一般,那样默契,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我不以为所有这种事情都会这么美妙,但我可以肯定,她和我,应该都是同样的感觉。
  不仅是身体的交流,更是灵魂的碰撞。
  我们好像连呼吸都在一个节奏上。
  等等,血迹?
  第28章:夜宴老板雷哥
  我吓了一跳,太猛了搞破了?检查了一下小兄弟完好如初,我呆住了。难道……不可能的,这种经常来夜场的女人,怎么可能是第一次。看来是我太用力了,真是有点对不起……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戒指。
  戒指很精致,白金镶钻,一看就价格不菲。
  我很累,本来还想在这有着她味道的床上躺着,回味一下刚才的激情。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下面的小贵太忙了。我当上领班之后,小贵俨然成为了我的跟班。我不在的时候,他就暂时处理事情,小伙子挺机灵,可以一用。
  “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把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余温暂时忘记。
  “刘哥,那两个俄罗斯人又来了。点名要你招待。”小贵一脸无奈。
  我一愣。
  这才想起这两个哥们,正是和他们交流之后,我才当上了领班,自然印象深刻。

  “朋友,我们又来了!”
  两个狗熊一样的人的拥抱,真心有些受不了。我打了几个哈哈,安排好房间,走出来。
  一群妈咪就围了上来,叽叽喳喳起来,开始推荐自己手下的公主小姐。
  “刘哥,这次轮到我们家燕儿了吧。我跟你说,她玩这个可是老手了。”
  “哎哟喂,玩这个还有比我云姐的人更擅长的么。上次就是……”
  我对这些已经司空见惯,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这些妈咪都知道这两个俄罗斯人出手不一般,听说上次那个小姐,光红包就拿了一千欧元,更别说那些酒水的提成。
  看我拉下脸来,一群又蹭胸又摸的妈咪终于安静下来。
  “这次就让……”
  我正想继续照顾一下云姐,余光看到陆妍从一边蹑手蹑脚走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包。她看了我一眼,抿着嘴唇道:“刘哥,我想试试。”
  “你?”
  “上次他们打了我,这次我想连本带利打回来!”陆妍一脸凶狠说道。
  “确定可以?”
  我怕陆妍不行,这个东西讲究一个气场。其他妈咪也一脸怀疑地看着我。陆妍哼了一声,三下五除二就当场换起了衣服,一会一个穿着皮衣裤,手拿皮鞭的女王就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修长的腿蹬着高腰皮靴,一脸冷艳和藐视一切的表情。
  我不由眼睛一亮,当场拍板。
  “切,这个丝丝,怎么干啥像啥。”
  “人长得漂亮就是有优势嘛。又高又漂亮。”

  “刘哥还那么照顾她,哼。”
  “丝丝也不容易,家里有个得癌症的母亲。”
  “切,来这种场合上班的人,谁没有个难处。我要把我的悲惨故事讲出来,甩她十条街!”
  “这个丝丝,马上要成头牌了噢!”
  妈咪们阴阳怪气,我已经习惯了。丝丝是陆妍的“艺名”,做这个谁都不会用真名。我是有点照顾她,但我觉得凭她的姿色得到这样的照顾也是应该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有两个不成型的想法迸发出来。
  越想越心动,我正想给刀哥打个电话,刀哥的电话就先打了过来。
  “刀哥有事吗?”
  我问。
  “今天下班以后开会,记得准时来五楼,搞利索点,老板回来了。”听起来刀哥语气有些严肃,最后低声警告了我一下。
  老板!这个只听过没见过的人物。
  两点钟下班,我如临大敌地收拾了一番,来到五楼的会议室,业务部的几个领班已经到了。
  “刘哥哥,快来,你可想死人家了!”陈阳那个伪娘一看见我就扑了上来,又是挽胳膊,又是耳语的,搞得我浑身都难受。

  一楼的领班叫张腾飞,退伍军人,长相硬朗,以前跟着刀哥在安保部,因为做得不错,去了一楼当领班。他擅长处理治安稳定,业务方面表现平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