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1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梅不再多说话,点了下头,扭身轻轻地离开了他的房间。杜梅很聪明地没有走到别墅的前方,而是想从后面绕到大路上。走在树丛中的小路上,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其实杜梅本来没想在这里留宿,只是昨天夜里与米丰收缠绵过后,身体軟得没有力气,迷迷糊糊的也就睡着了,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
  她与米丰收都明白在这里留宿的危险性,所以当她要离开时,米丰收尽管有些不舍,但也没有挽留。望着远处无边的灰暗,还有身边的树影婆娑,杜梅的思想陷入了回忆里,不能自拔。
  不知不觉间,杜梅仿佛忘记了现实的一切,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梧桐树下,又回到了过去。那是八年前的一个夜晚
  当时的杜梅还是一位24岁的少女,她以优秀的成绩考上公务员,分到市委工作还不到半年,便被分配到米丰收的家里做了保姆。事情就发生在她到米丰收家里三个月以后。
  杜梅清晰地记得那天米丰收的爱人出差了,米丰收的儿子也住在学校里没有回来,家里只有自己与米丰收两个人。晚饭以后,米丰收便去浴室洗澡,因为正是夏天,天气异常的炎熱,杜梅只穿着一件及膝的吊带睡裙,她跪在书房内,正认真地擦着地板。米丰收有洁癖,总说拖出来的地不干净,手抓着抹布擦出来的地板才亮。
  杜梅跪在地板上,由于干活太认真,并没有注意到米丰收洗完澡以后便呆呆地站在门口注视着自己半跪的身影。她青春而又丰挺的身体在淡淡地灯光下是那么的动人,
  尤其是从背后看过去。玲珑娇美的曲线沿着柔滑的肩头流动。

  身后的米丰收没有控制住自己对少女身体的慾望,从身后扑上来
  事后,米丰收缓缓地把杜梅抱在怀中,脸上似乎略带着一丝歉意。杜梅永远也无法忘记在得到满足以后米丰收所说的那句无耻的话:“小梅,别怪叔叔,谁让你长得太漂亮了,站在你的身后我真的控制不篆”
  杜梅一动不动地任他抱在怀中,米丰收打破了这个美丽少女对爱情对男人的梦。也是从那一刻起,杜梅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虽然从那以后,米丰收对杜梅很好,私下给她钱,又给她偷偷的买礼物。一年以后又把她安排回了江洲市委,杜梅凭着聪明能干,渐渐升为了盘龙山庄的总经理。可是在杜梅的心中,从没有停止过对米丰收的愤恨。
  这些年,两人一直保持着那种不清不白的关系,杜梅对米丰收的态度也从之前的反感,逐渐变成了现在的奉承。她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少女,她只是在等待着一个机会,她想亲眼看到米丰收整个米家在江洲市倒下
  “杜梅”一声叫喊,把泪流满面的杜梅拉回了现实。

  杜梅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她全身颤抖。她擦干眼泪,定神一瞧,发现眼前站着的一位充满着朝气的青年男子。杜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指着他,惊讶道:“张市长,您”
  “杜梅,你怎么了”张清扬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看到左右无人,拉着她的身影一闪,躲进了树林中。一切太巧合了,如果现在被人撞见,无论两人再怎么清白也是讲不清的。
  刚才慢跑得张清扬,远远的就发现站在梧桐树下性感而又迷离的身影,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是瞧着那丰润的身体,他便猜出来这是杜梅。他加快了脚步,跑到她面前时,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呆呆地站立在那里哭泣,马上叫了一声,把她拉回了现实,脑中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张市长,我我没事。”杜梅擦干眼泪,硬挤出一丝笑容,可腥红的双眼说明了一切。
  张清扬的目光严厉地审视着她,冷冰冰地问道:“没事你哭什么没事大早上的你跑这边干什么杜梅,你把我当傻子吗”
  在张清扬目光的逼视下,杜梅越发的慌乱,双手抱头,痛苦地摇着:“市长,我求您,您别问了”
  张清扬的手抬起她的头,默默地注视了一会儿,长叹一声道:“你真的不想说”
  杜梅露出一丝苦笑,伸手理了理落在脸前的碎发,柔声而无助地说:“说了又能怎么样”

  “我不会逼你的。”张清扬淡淡地说,松开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目光转移到别处说:“你的这里有问题。”
  杜梅一阵茫然,低下头,瞧见自己咧开的衣领。
  “啊”杜梅慌张地拉了下衣领,却见张清扬已经离开了,只是从他的背影中传出一句话:“杜梅,别忘了生活上的细节。”
  杜梅愣在那里好久也没有出声,手指揉着ru房上那片吻痕,心里突然一暖,就好像这是他吻的似的。
  从昨夜到今早,连续两次意外的碰到杜梅,这让张清扬心情低落,早没有了去看日出的心思,缓缓地走回房间,坐在沙发上拿起文件,看着今天的会议进程。
  上午,市人民代表大会将继续分组讨论审议关于政府工作报告、计划报告、财政报告、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法院工作报告、检察院工作报告的决议草案。
  张清扬身为市长,与众位领导干部一样,会参加一个代表团的讨论。这样一来可以倾听人民代表的声音,同时也会必免人代会出现意外情况让组织上措手不及,他们会第一时间把从人民代表那里听来的声音汇集到一起。
  张清扬参与了江洲市南市区代表团的讨论。在南市区区委書記冯天成、区长皮理德的陪同下,张清扬与南市区的代表团们纷纷握手,很意外的他在人群中见到了伊凡。

  伊凡一身庄重的职业女性打扮,秀发披在肩上,令她显得成熟了不少。张清扬握着伊凡的手点头,听着一旁冯天成的介绍:“张市长,伊总是我区企业家的杰出代表,多年以来她的企业积极参与慈善工作,帮助丨党丨委、政府做了很多的好事,就比如说今年我区丨党丨委、政府大楼的维修工作,伊
  总不但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还为我们从京城请来了设计专家。”
  张清扬微微诧异,过去也知道伊凡的公司小不了,可是却没想到她还是南市区领导干部面前的红人。能去京城囤地的女商人,想来家底应该很丰厚吧张清扬对伊总微微点头,也没有掩饰两人相识的关系。他对冯天成说:“老冯,我过去与伊总有过一面之缘,却没有想到她真人不露相,我可没把当成是我们江洲市的著名女企业家,呵呵看来是我眼拙啊。”
  冯天成便在一旁笑,望向伊凡的目光多了些疑问。
  伊凡则是谦虚地说:“张市长,真人不露相的是您,眼拙的也是我啊当初我也没想到您就是市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