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920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岚笑着说:“找到了,不过咱们不知道那个包里是什么。但是,炊事班大多都是吃的,我想咱们可以抓他一个现形了。”
  “不错,他虽然背对着监控,但现在不正是在吃东西吗?”徐冲咧嘴一笑,他们能清楚的看到赵小宁拿着东西往嘴里送。
  “行动!”林建勋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家伙总算就范了啊!

  你丫不是说吃别人的饭受别人的管吗?
  你小子既然吃了部队里的东西,老子就得狠狠管教管教你。
  于是乎,三个人直接奔着炊事班疯狂跑去。
  “哈哈,赵小宁,偷吃东西被我们抓住了吧?”来到炊事班门口,徐冲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听到这,赵小宁背对着他们的身影猛地一顿,随即缓缓转过头来,面带微笑:“你们哪只眼看到我偷吃东西了?”
  林岚道:“监控里看的清清楚楚,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废话少说,赶紧跟着徐教官去训练。”
  赵小宁提着面前的塑料袋转过身来,咧嘴一笑:“不好意思,你们应该要失望了,这是药材,我正在检查药材是否出现发霉的问题,刚才是用鼻子再闻药材的气味呢。”
  噗!
  林建勋三人顿时有种吐血的冲动,精心布置了一个局,本想着把赵小宁给坑了,可是,这货却把他们给坑了!

  “赵小宁,我草拟大爷!”徐冲怒骂道。
  赵小宁哈哈大笑:“我没有大爷!”
  “我草拟舅舅!”徐冲被激怒了,又一次想揍赵小宁。
  林建勋脸色瞬间变得蜡黄,艹我?鸟日的徐冲,老子招你惹你了啊?
  赵小宁一脸害羞的捂着脸:“我的天,车速太快了啊!徐教官,您这样当众开车好吗?”
  “啊?”徐冲也看到了林建勋的狰容,内心有种明悟,难不成老大就是赵小宁的舅舅?想到这连忙道:“老大,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不是想艹拟。”
  徐冲知道林建勋和赵小宁的关系,却不知道会这么亲近。

  林建勋没有理会徐冲,怒视着赵小宁:“你早就知道我们在布局?”
  “这个局布置的难道还不够明显么?”赵小宁嘴角上扬:“炊事班的人紧急集合,这里只剩下一个人,而且关键时刻又断电了,你们就差用广播大喊:赵小宁,我们给你挖了个坑,赶紧去跳。”
  此话一出,林建勋,林岚以及徐冲顿时就不吭声了,有种被打脸的感觉。本以为这个局布置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被赵小宁看穿了。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跳进来?”林建勋脸色阴沉,像是一头发狂的猛兽。
  赵小宁微笑道:“我若不进来,又怎么把你们几个引出来?若不把你们引出来,又怎么把你们给埋了?”
  又怎么把你们给埋了!
  怎么把你们给埋了!
  把你们给埋了!
  埋了!
  林建勋三个人的脸色都很差,作为兽营中的高层,他们无法相信,身经百战、杀敌无数,令敌军闻风丧胆的他们会被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给埋了!而且是这种碾压式的方式,让他们想要发飙。

  “赵小宁,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这样真的很无聊!”林岚怒了。
  “我无聊?”赵小宁翻了个白眼:“姐,你们总不能让我对你们的表演视而不见吧?咱总不能像薛之谦唱的那样‘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吧?我得配合你们啊!要说无聊,我怎比得过你们三人啊?”
  看着三人一脸郁闷的模样,赵小宁心里别提多么畅快了,哈哈大笑:“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这货表现的很嚣张,让林岚和徐冲想要爆揍一顿。尤其是他的笑声,太刺耳了,简直就是在打他们的脸。
  反倒是林建勋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小宁,你可知这话出自哪里?”
  赵小宁想了想,随即摇头:“不知道,我只在网上看到过,感觉挺有逼格。”
  “哈哈哈哈!”林建勋放声大笑,指着赵小宁道:“亏你还是L省高考状元,傻逼了吧?这词出【自毛主席选集】之【奋斗自勉】,原文是: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但是,多年以来,我们得到的来自于报纸、电视、互联网的描述一直却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硬生生地扣掉了三个关键字。于是乎,毛主席他老人家变成了好勇斗狠的家伙,心理亢奋,不切实际,整天与人家斗,往死里斗。可悲!可笑!可叹啊!”
  林建勋内心别提多舒坦了,他一直都知道赵小宁的口才很好,一般来说他是不敢和赵小宁玩文字游戏的,可是在他看来他现在赢定了。虽然赵小宁之前挖坑把他们埋了,但远不及他此刻的心情。
  “我知道啊!”赵小宁笑而不语。
  林建勋大笑:“你个傻逼,既然知道还这样说,你这是分明想挨骂啊!”
  “林营长,您仔细想想我刚才的回答。”赵小宁笑容不变。
  “恩?”林建勋顿时就皱起眉头。
  “老大,别笑了。这家伙本身就说刚才那话出自网上,您就没必要自己打自己的脸了,我们都替你感觉疼啊!”徐冲摇了摇头。

  噗!
  林建勋老脸一变,变得阴沉至极,真的有种吐血的冲动。他彻彻底底绝望和崩溃了,赵小宁刚才那话本身就出自网络上,没毛病。可是自己却仗着知道这首词的出处指着鼻子大骂赵小宁是傻逼。
  天地良心,刚才骂的时候别提多爽了。
  可现在林建勋才发现,赵小宁不是傻逼,自己才是傻逼,彻头彻尾的大傻逼啊!
  “你是故意的?”林建勋咬牙切齿的看着赵小宁。

  “论文字的魅力。”
  “论一个省高考状元的文字功底。”
  “你有种!”林建勋愤怒的看着他。
  赵小宁嗯了声:“是的,我的种得叫你一声舅爷,到时候你得给见面礼。行了行了,别再这里大眼瞪小眼了,你们这样除了彰显出你们的无能,还能干什么?打我?你们不敢啊!骂我?呵呵,我比你们擅长文字游戏。”
  徐冲勃然大怒:“艹,姓赵的,你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老子今天就修理修理你。”说着卷起了袖子,一副要爆揍赵小宁的模样。
  “阿冲,冷静。”林建勋大喝一声。
  “老大,这个龟儿子真的很欠揍啊!”徐冲委屈的只想哭,他们都是这里的老兵了,每年都会把那些来集训的新兵收拾的服服帖帖,可是赵小宁却是个例外,不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倒也罢了,关键是这家伙目中无人,真的不能忍啊!
  “欠揍也轮不到你来揍!”林建勋没好气的喝了一声:“你们俩退下,我有话单独和他说。”
  “好吧!”徐冲恶狠狠的看了赵小宁一眼,像是在说今天这事没完一样,然后和林岚一起离开了炊事班。
  “你发现了什么?”林建勋看着赵小宁手中的塑料袋,那里面的草药都是浸泡药浴时留下来的,而那个药浴的方子也是赵小宁给他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