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首次解密还原多重人格真实故事》
第11节

作者: 谭琼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6-29 10:35:10
  龙飞见他欲言又止,沉声问:“比如呢?”
  安东海想到了那个电话,还有打电话的人。但他隐瞒了这件事,只说出了电话关机后又蹊跷接到电话的事。
  “我怀疑,可能是电话坏了。你是干修理的,这个不用我给你解释了吧?”龙飞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他几乎忘了自己就是修理店的老板。
  安东海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机递给了龙飞。龙飞摆弄着手机,手机明显没什么问题,没有损坏的痕迹,看起来也还很新。他把手机递还给安东海,安东海叹息道:“我明明清楚记得当时关了电话。”

  龙飞追问道:“你还记得当时为什么要关掉电话?”
  安东海迟疑道:“我忘了!”
  “那你还记得跟你老婆结婚多久了?”
  “很多年吧,是的,很久啦,具体多少年…”安东海理了理思绪,想找到答案,但是对自己跟小艾结婚的事毫无印象,好像那是一段空白的经历。

  “那么你的父母呢?为什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安东海听到这个问题时惶恐地瞪大了眼睛,像在努力回忆着,过了许久才喃喃自语道:“我的父母,他们、他们…”他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那些画面又像流星划过天空。
  安东海的眼睛像锋利的刀子,又好像要刺穿龙飞的心窝,以至于安东海陡然起身时,竟然令他感到一阵错愕。安东海站立了半晌,又颓然地坐下,眼神却依然定格在某一个点。
  很明显,他刚刚想到了一些恐怖的事。
  龙飞示意他别激动,以一种平和的语气安慰道:“在我这里,你完全可以放松,什么都可以想,也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他顿了顿,才又接着说,“看来你是真不记得很多事情了,不过没关系,也许跟我说说话,聊聊天,拉拉家常,心情放松,就会再想起些什么。”
  安东海的表情却似乎受到了惊吓,猛地颤抖了一下,感觉刚从噩梦里醒来似的,然后突然再次站了起来,做出要走的样子,同时说:“不好意思,我想我得走了。”
  “你刚刚是想告诉我,关于你老婆的事?”龙飞的声音就像块磁铁,把安东海的双脚牢牢地定在了地上。然而,安东海的眼睛却看向别处,希望尽量避开龙飞的目光。龙飞摇摇头道:“你说你不记得一些事情了,所以你这次来找我,是想告诉我一些事,也可能是你自己杀了你老婆,但是你不记得了。”
  日期:2017-06-29 16:23:06
  “你…你胡说…”安东海的嘴唇颤抖着,本来还想反驳,最后却陷入了沉默。不过很明显,他的内心在剧烈挣扎,他很想再多说点什么,但感觉又有一股暗流阻止了他,继而把他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按照以往的经验,很多凶杀案,凶手与被害人都是认识的,所以我心里,在勘测现场后,已经第一时间把你当成了嫌疑人,只不过暂时还没有直接证据,只能说,到目前为止你依然是清白的。”龙飞的话很直白。
  安东海终于闭上了眼睛,痛苦地呢喃道:“我不知道,我不可能杀我老婆,我那么爱她,虽然她不能说话,但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怎么可能杀了她?你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搞错了…”

  “我说了,目前还只是怀疑,在案件没破之前,所有跟你老婆接触过的人都有嫌疑。”龙飞直视着他的眼睛,“坐吧,接下来,跟我说说安眠药的事。”
  “我不记得了,真不记得了,我老婆为什么要吃安眠药,她每天很准时睡觉,也很准时起床,然后给我做早餐。我在工作的时候,她也不会出门玩,因为她没什么朋友,偶尔会给我打下手…她那么善良,为什么有人要害她,为什么?”在安东海痛苦的回忆里,龙飞真正成了一名听众,也大致清楚了一些事。
  他盯着激动而压抑的安东海,似乎试图钻进对方的内心。
  “虽然你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案情仍然疑云重重,因为现场没有发现装安眠药的药瓶,那么药瓶在哪儿,是不是被凶手故意藏了起来?所以,你真的觉得自己说了实话?”龙飞继续追问道,安东海痛苦的连连摇头,紧握着拳头,哭丧着说:“我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起身快步走向门口,像阵风一样离去,很快就消失在龙飞的视线尽头。龙飞盯着他离开的方向,摸着下巴,很久都没收回眼神。那是一种耐人寻味的表情。时而如火,时而如冰。
  很快,他拿出毛巾,把安东海坐过的位置擦了又擦,又重新把屋里的地板挨个擦了一遍,这才气喘嘘嘘地坐下,仰着头,好像很累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