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7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到了童香,她坐在客厅里,餐桌上摆满了菜,还有一个蛋糕。
  童香记得蓝希君的生日,大概她没跟蓝希君说,而是自己准备了这一切。
  “小姨她竟然准备了,该死,我该怎么办。小姨会不会生气了。”
  蓝希君心里忐忑不安。
  她开口说:“小姨,我...”
  童香站了起来,她对着蓝希君笑笑,说:“小姨没事,看到有人陪你过生日小姨也很开心,现在很晚了,小姨就先回去了,你乖乖的睡觉,对了,生日快乐。”
  童香的话挑不出来毛病,可是蓝希君很愧疚很自责,童香说的越轻松,蓝希君那种愧疚就越浓。

  蓝希君说:“小姨...”
  童香说:“傻孩子,小姨替你高兴,董宁也不外人,你们晚上一定玩的很开心吧。”
  蓝希君说:“小姨,你晚上就在这里睡吧。”
  童香说:“不了,明天我还有会呢,我起的早,打扰到你,你快点睡吧,锁好门。”

  蓝希君回过头来,说:“董总,能麻烦你把我小姨送回去吗?”
  我点点头,说:“没问题。”
  童香对着蓝希君挥了挥手,跟我一起走出了门。
  我们之间很尴尬,是我认为有点尴尬,童香怎么想我就不知道了,她倒是不怀好意的看着我,笑着说:“董宁,今晚很爽吧。”
  我说:“童姐姐,你指的爽是哪一种。”
  童香微微一笑,说:“你明白的,我这个宝贝外甥女还小,很容易就被人骗了。”
  童香很生气,看起来不生气,但是内心已经翻江倒海了,我算是什么人,跟蓝希君一起过了生日,童香什么人,弄了一桌子菜,人却没回来,这种感觉,应该不太好受吧。
  下了楼,童香走的很快,我以为她会纠缠我,但是并没有,这样我又有点失落。我说:“童姐姐,你怎么来的。”

  童香说:“需要你管吗?”
  我说:“如果你没开车,我送你回去。”
  童香说:“谢谢,不用了。”
  说完,她自己走了,我看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
  这么晚了。她独自一人,又是个美女,会不会出事情呢。
  算了,不管了,我上了车,开车回了临时居住的地方。刚进屋没多久,有敲门的声音,我以为是田哲他们过来找我,不过打个电话就好了。
  我走到门前,一看,门外站着的竟然是童香。

  “董宁。开门!”
  童香站在门外,淡淡的说。
  我打开了门,说:“童姐姐,这么晚了什么事?”
  童香应该是坐出租车跟踪我回来,要不就是知道我的住址,直接打车过来的。不管是哪一种,她现在出现在我门口都有问题。
  童香笑笑,说:“来你家坐坐不行吗?”
  我说:“不太方便吧。”
  童香一笑,说:“昨天压在我身上不是挺方便的。”
  说着童香直接推开我,进来了,她回眸一笑。说:“你要愿意开门,我无所谓。”

  我把门关上,童香跟到了自己家一样,很自然的走进了卧室,一下子躺在了床上,我说:“你明天不是有个会吗?”
  童香说:“为了你我可以取消的,我说让你补偿我,你没回应,我只好自己来了。”
  真他妈的,甩不掉了。
  我说:“童姐姐,差不多了,我还要休息的。”
  童香没说话,直接把手机扔给了我,我一看是个视频,就是我压在童香身上的视频,童香真狠,在自己家里还装摄像头。
  我看向童香,童香微微一笑,说:“这视频要给白子惠和蓝希君看,那可就伤了两个女人的心了。”
  给白子惠看,那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我了解白子惠,她是个有决断的人,虽说我跟童香没有到那一步,可是几乎没穿衣服,贴在一起,难免多想,这人一旦多想,那可就坏了,+这事我下决心去解决,没准能挽回白子惠的心。可不信任一旦出现,心里便有了裂痕,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蓝希君虽然没有白子惠那么重要,可我不想伤害到蓝希君,她看到我和童香叠在一起,我估计她会疯。
  童香是谁,童香是蓝希君的小姨,这层关系,伤害是成倍的,我估计,蓝希君看到,她的感觉是心上插了刀。
  童香单手支起了头,很慵懒的看着我,她身体的曲线很诱惑,虽然身上穿着厚厚的大衣,还是难掩那一抹风情。
  “董宁,他会屈服吗?”
  “他会对我俯首称臣吗?”

  “我现在好矛盾啊!”
  “好想好好调教一下他。”
  “又好想他凶狠的对待我。”
  女人,实在让人搞不懂。
  我把手机扔了回去。扔在了床上,距离童香不远的地方,童香眼里露出了一丝埋怨,眼睛会说话的女人很会勾引人。

  这个夜晚,是无数个夜晚中的一个,可以很平常。上床睡觉,没准做个梦,也可以很特别。
  怎么选择,看我。
  童香,已然准备好了。
  不同之处在于她的决定,主次很重要。童香主导和我主导是两个概念。
  淡淡的一笑,我说:“童姐姐,视频我看了,很清楚,家里的摄像头看来很高级啊!我有点好奇,为什么你家里会有摄像头,真是让我想不明白啊!”

  童香微微一笑,眼中似有醉意,露出这种神态,勾引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一个弱女子,家里装摄像头当然是为了安全,难道是为了留念回味吗?”
  留念回味这个词用的好,欲盖弥彰的解释。
  我说:“童姐姐,你拿这个来威胁我,逼我就范?”
  童香笑笑,说:“对的,我都准备好了。”
  说完,童香褪去了外边的大衣,我很喜欢褪这个字,让人很有想象,也很有意境,脱的轻柔脱的小心脱的诱惑才能称之为褪。
  大衣被扔在了床上,我眼珠子快要蹦出来了,心脏也不争气的狂跳。

  童香大衣之下。诱人至极,脸上的一抹微笑,更是催情的药,她右手支着头,左手抬起,一根手指轻轻的勾了勾。好像有在我耳边说,你来,快来。
  耳朵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许久压抑的欲望如波浪,后浪推着前浪,不停的拍打着我。
  心里知道不行,可身体是诚实的,童香的眼睛盯着某一点,露出满意的微笑。

  “董宁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吗?”
  “难道我比不上那个白子惠?”
  “我就不信还有这样的男人,不接受诱惑的男人。”
  “董宁,你迟早会成为我的玩物。”
  童香的心。不让我意外,对于她来说,我只是一个挑战,是无聊日子中的刺激,是平静生活中的挑战,有的人赚钱可以满足。有的人事业成功可以满足,有的人征服异性会得到满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