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39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轻舟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可惜他完全来不及阻止,这个计划就这么形成了,而且刘轻舟明白的时候已经在实施之中。
  刘轻舟心里着实很慌,如果真的被刘香兰给成功了的话,那么刘家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刘香兰能够轻易调动刘家隐藏着的巨大能量,而这些东西刘轻舟甚至见都没有见到过,所以刘香兰想要刘轻舟的命很容易,要是等刘香兰真正成功之后,她想要刘轻舟的命将会更加的容易。
  如果不是担心暴露并且会被刘家人给直接逐出刘家的话,刘轻舟甚至都想要提前将他们的计划告诉我了,这样至少能够保证刘香兰不会成功不是?
  刘轻舟确实如此想过,不过他却没有这个胆子,所以这个计划还是成功实施了。

  然而让刘轻舟喜出望外的是,这个计划完全就是一个计谋,一个将刘家给坑了一把的计谋。
  刘家高调出马,完全没有以往的风格,剑指魔都,结果却什么都没有捞到,估计家里的老不死都能气吐血吧?
  想到这里,刘轻舟内心也不由得喜悦了起来。
  当然,这种喜悦刘轻舟是不能轻易表现出来的,否则的话这对他来说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刘轻舟端起自己手里的茶杯缓慢的喝着,想要用茶杯来挡住自己面部的表情,不过刘轻舟却发现自己杯中的茶水已经见底了。
  刘轻舟正想给自己添一些茶水呢,才想起来现在茶桌都被刘香兰这个暴脾气给扔在了地上,哪里还有什么茶?
  刘轻舟耸了耸肩,将茶杯握在手里,淡然的开口道:“这种事情有什么可急的?反正都已经发生了,至少我们取得了该取得的胜利,不是吗?”
  刘香兰嚯的一声转过头,一脸凌厉的看着刘轻舟,丝毫不将自己的这个堂兄放在眼里。
  刘轻舟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心里很不喜刘香兰的态度,不过也并没有发作。

  “该取得的胜利?”刘香兰开口道。
  “我想知道,你所说的我们该取得的胜利是什么?要知道现在的刘家什么都没有得到,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准备了那么长的时间,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们还能有什么胜利?”
  在宴会上公孙蓝兰与颜麝出现的时候,刘香兰心里就预感到了有大问题会出现。
  果然刘香兰的预感并没有错,刘香兰才到家便得到了消息,凤凰集团被公孙家的东旗集团疯狂吞噬,什么都没有给别人留下,刘家付出的那么多也只能是打水漂了!
  最关键的是,如此高调的行为,却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东西,刘家的野心也完全暴露在了众人的眼皮底下,以后恐怕谁跟刘家打交道都会多一个心眼,以后刘家的计划还怎么进行?
  想到这里,刘香兰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不顺畅了,心里也更加愤怒了起来。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盟友都会出问题,公孙蓝兰那个女人果然不能相信!
  更让刘香兰生气的是,蒋晴晴那个女人看起来柔弱到不行,表现得完完全全就如同一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人,刘香兰从一开始就没有对蒋晴晴高看一眼,认为蒋晴晴会坐上这个位置完全是因为蒋家老爷子对她的愧疚。
  现在刘香兰才明白,隐藏得最深演戏演得最好的就是这个蒋晴晴了,如果说蒋晴晴在最开始没有提前料到这样的情况,刘香兰是不可能相信的。
  以现在蒋家疯狂的扩张速度,显然是准备良久的,这像是临时起的主意吗?

  刘香兰不确定蒋家与公孙家是不是私底下有勾当,不过刘香兰能够确定的是,蒋家也有着自己的野心。
  蒋晴晴很明显是一开始就了解到这样的结果有可能会发生,才会让鱼玄机准备好各种扩张的准备。
  果然,公孙蓝兰反水了,蒋家直接展开了疯狂的扩张行为,一点渣都没有给刘家与夏家留下,这场战争之中,蒋家才是最大的赢家。
  如果蒋家提前能够将这个预料到的结果说出来的话,那么现在刘家不至于什么都收获不了吧?夏家也不会那么惨,连大地集团都直接被人给抢走了。
  想到蒋晴晴之前的那副表现,刘香兰就恨得压根痒痒。
  这个女人,还真会演戏啊。
  刘香兰甚至觉得,蒋晴晴比公孙蓝兰还会演戏,至少刘香兰一直在防备着公孙蓝兰,而刘香兰则始终被蒋晴晴这个女人给迷惑着。
  都是一群阴谋家!
  感受到刘香兰的愤怒,刘轻舟哪能不知道刘香兰心里在想些什么?
  “至少张成现在已经死了不是吗?”刘轻舟微微笑了笑开口道。
  “这对我们刘家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了吧?”
  “这算是什么好事?”刘香兰瞥了刘轻舟一眼。
  “张成的命一点都不值钱,比得上凤凰集团的庞大产业?”
  “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为什么要费心费力的要张成的命呢?”刘轻舟微微笑了笑开口道。
  “蒋家与夏家我能够想明白,毕竟这两个家族与张家是死敌,如果张成都死了的话,除了张鸿才之外他们将不会存在任何的威胁,而公孙蓝兰之前我有些想不太明白,现在也能够明白了,毕竟这个女人是想要通过张成的死来完成自己的吞噬,现在她成功了,公孙家等消化完这次的胜利成果,实力将会再进一步,真是个可怕的女人。但是你我就不明白了,你跟张成有什么大仇恨,为什么要参与到将张成给杀死的局中呢?”

  刘轻舟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堂妹的俏脸看着,就如同想要从刘香兰的表情之中看出什么来一般。
  而刘香兰则表情不变,就如同刘轻舟所说的事情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怎么?不愿意回答我一下吗?好歹我也是一个刘家人,不过你们有时候的动作,让我感觉我完完全全是一个外人,因为我什么都不了解,这样的一个刘家人,估计说出去都能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吧?”刘轻舟对着刘香兰开口道。
  刘香兰瞥了刘轻舟一眼,这才缓缓开口:“你觉得我对张成没有什么仇恨?”

  “有什么仇恨?我倒是很想了解了解。”刘轻舟笑着说道。
  “在羊城的时候,我差点死在他的手上!”刘香兰冷漠的开口道。
  刘轻舟轻笑了一声,眯着眼开口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时是你对张成出手吧?你想要他的命,而你却被自己的心腹背叛,所以你才差点死在张成的手里。不过张成可并没有对你动手,而是将你给放走了,这就是你所说的你对他的仇恨?”
  刘香兰的表情渐渐的变得冷漠了起来,盯着刘香兰的眸子里就如同结了冰一般。
  日期:2017-03-1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