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4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在云阳开着五家健身连锁俱乐部。会员都是各行各业的津英,普通人根本进不来。一年的会费就在十万以上,像咱们那能消费得起。她本身就会赚钱,而且有个有钱的老爸,袁野有钱吧,在她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她父亲是干什么的?”
  “知道远江集团吗,海东省赫赫有名的国有企业,她爸是老总。”
  乔菲不解地道:“什么是国企?”
  见她如此孤陋寡闻,我耐心解释道:“谈到国企就得说中国的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国家掌控着经济命脉,国企运用而生。简单地说,就是国家出钱投资,聘请职业经理人负责运营,按时上交税款。就和原来的1258厂一样,是为国家服务的。如果经营不善亏损了,经理人不必承担责任,全部由国家买单。这就是与民企最大的不同。”
  乔菲似懂非懂颌首道:“那他不过是职业经理人,国家为他开工资,为什么很有钱?”
  “他们的工资很高。另外,其中还涉及到一些权钱交易,这是国情。因为中国到处是讲人情的,你在蓝天也能看得出来。”
  乔菲凝重地道:“蓝天的管理确实很混乱,职权不明,分工不明,分配不明,这在日本是不可能出现的。”

  “日本是日本,既然回来了就要适应国内环境。很多事情不是靠规章制度,而是人情管理。想要改变,几乎不可能。不过,这些年随着外企的大量涌入,一些民企也在寻租思变,但地产业的发展模式和轨迹是很难破冰的,因为高额的经济利益政府不会放手。”
  “就好比这次百业和蓝天的土地之争,都是赤裸裸地为了利益。”
  乔菲认同我的观点,道:“这点我早看出来了,甚至怀疑百业是不是为了圈钱洗钱。中国的股市监管管理太宽松了,很多企业都在找漏洞钻空子,一个项目的投资失败企业不用承担责任,反而全都转嫁到股民身上。而股民炒股失败后大多忍气吞声自认倒霉,没有一个站出来质问。”
  聊得有些深奥了,我不敢再往下谈,笑着道:“国人喜欢短线投资,从不看企业的发展前景和市场动向,就盯着走势图看谁涨就投谁,如果赚了钱立马撤资转向另一个绩优股。如此不稳定很容易造成股市动荡,企业的不自信只好把津力放到如何套钱上。套的越多越眼红,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公司挤破脑袋就想着上市。”

  “而国外的投资者相对理性,习惯于中长线投资。这不仅有完善的证券交易制度,还有对企业强大的自信和风险值。而且企业也有良知,每年都会为忠诚的投资者分红,但在国内鲜有。捞钱还来不及呢,还想分红,门都没有。所以,我不会去炒股,即便买股票,我会选国外的一些大公司玩玩票。”
  乔菲看着我道:“没想到你对股市如此有研究,干嘛不去做投资顾问?”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其实我也是略懂皮毛而已,因为牛魔王喜欢炒股,我俩经常在一起研究,慢慢地就了解了。投资顾问更是骗钱的,他所知道的还不如证券交易所的员工,那才是真正的行家。”
  “那什么不是骗钱的?”
  我不忍心在她面前揭露社会的黑暗面,道:“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你慢慢就知道了。”
  回到家,她要准备去洗澡,我拉着她兴奋地道:“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乔菲看着茶几上的盒子道:“你又乱花钱,我不需要什么礼物。”
  “我靠,别这么没情调嘛,我大老远背回来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乔菲不想让我扫兴,看了看道:“衣服吗?”
  “接近于答案,再猜。”
  她又猜了一遍,还是没猜着,急切地道:“别卖关子了,告诉我吧。”
  “噔噔蹬蹬……”
  我打开盒子递上去道:“送给你的,提前预祝你生日快乐。”
  乔菲一愣,脑海中盘算着时间,半天道:“还有半个多月呢,急什么。这是啥?”
  当她打开包装不由得脸红了,扭头跑进了卧室。

  我追上去道:“怎么,不喜欢啊?”
  “你也太……送什么不好,偏偏送这个,知道我的……”
  我知道她要说什么,道:“放心好了,关于尺码我是经过多方论证的,绝对合身,要不你现在试试?”
  “哎呀!”
  乔菲捂着脸把我推出去道:“我要洗澡了,出去吧。”
  我喜欢看她害羞的样子,得意一笑吹着口哨洗澡去了。
  本来还想和她聊一聊,洗完澡直接进了卧室关上了门。我失落地躺在库上辗转反侧,无心睡眠。想起方佳佳今晚的电话,不由得替她捏一把汗。一千多万啊,按照我现在的工资水平,三十多年后才能赚够。我怀疑是不是高利贷,如果是,利滚利还要继续往上涨,简直是个无底洞啊。
  她父亲也真是的,以死的方式解脱了自己,却留下一屁股债让后人还,而且还把家庭给毁了,死得多不值。
  这事和我无关,完全不必去管。可如今和乔菲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一起,能坐视不管吗,可我又去哪里弄钱呢。

  想想头都大,干脆不去想了。
  这时候,乔菲敲门进来了。怯怯地道:“你睡了吗?”
  我坐起来道:“没有啊,你要陪我睡?”
  “滚,我想和你商量件事。”
  我打开台灯用被子遮着下身道:“来,上库,商量到明天都没问题。”
  乔菲挨着库边坐下,吞吞吐吐道:“你手里还有钱吗?”
  “有啊,前段时间把车卖了,还有不到23万。”

  “哦,我能再借你五万吗?”
  “可以啊,你要用都拿去,我反正留着也没用。”
  她连忙摆手道:“不不,我只要五万。”
  “没问题,要现金还是转账,转账的话我立马转给你。”
  她不好意思地道:“那就转账吧。”

  “好。”
  我立马拿起手机转给她。她有些感动地道:“你不问我用钱干什么吗?”
  “爱干嘛干嘛,我无权干涉。”
  乔菲叹了口气道:“佳佳姐走得时候身上只有不到一千块,她没和我说,但我偷偷地查过了,卡里是空的。她这次回老家,身上没有钱怎么行,哪怕是给家人买点礼物也不过分,要是空着手回去,指不定别人怎么戳她脊梁骨呢。”

  我一拍大腿道:“怎么不早说,这点钱那够啊,再给她转五万。让她敞开了花,如果不够我们再打。”
  乔菲动情地不停点头道:“够了,足够了。”
  我没有听她的,立马又转过去五万。
  乔菲显然有些情绪激动,淡然苦笑道:“我们俩混得够惨吧,身无分文,逼入绝境,若不是遇到你,真的不知该如何办。你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每笔账清清楚楚地记着,等将来有钱了双倍偿还。”
  “别这么说,我也是尽最大努力了。有时候痛恨自己没本事,要是出生在像袁野那样的家庭,或许这根本不叫事。你能把难以启齿的事情告诉我,说明把我当成了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那我们共同面对,而不是一个人扛着,明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