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1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章春华院士的话不但在金角掀起了风浪,就连在国外都吸引了相当一部人人的关注。西方社会的媒体纷纷评论,这是我国在政治上的一次进攻,目的自然是为了改变金角的社会结构等等,自然全是贬义。
  众所周知,缅南是美国布属在东南亚国家中的一枚针对我国的重要棋子,可是从种种迹象表明,缅南已经与美国撕破了脸皮,并且向我国示好,这也难怪西方媒体会大肆批评这是我国政治和主权的扩张了。
  不过从金角当地媒体反应出的情况来看,他们并没有反感章春华的讲话,各种报纸中都提到,金角临时政府的长官蒙真对章春华表达出了崇高的敬意,并且还希望聘请他为金角重建工作的总顾问。
  张清扬缓缓放下报纸,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金角能否成立经济特区,下一步只能看金角当地官员、经济学者们的态度了。
  “蓬勃”张清扬对外间喊道。
  “市长,您有什么事”郑蓬勃小跑进来。
  “你联系一下秘书长,告诉他一声,等章老回国时,让他陪我一起去迎接。”

  “好的,我明白了。”郑蓬勃转身离开。
  张清扬的心里很感谢章老,不单因为他这次出访金角帮了自己大忙,还因为几乎很少有人知道,章春华院士是刘老当年亲自选择的张清扬经济学业的导师。
  张清扬坐在盘龙山庄静谧的茶室中,鲜花盛开,茶香四溢,一侧的屏风上秀着龙腾虎跃,暗红色的茶桌,深色的陶瓷茶碗,一切都给人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
  一身锦缎旗袍的丰挺身材的少女笑盈盈地端着茶具跪在张清扬面前,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以后,张清扬伸出手来接过小茶壶,轻声道:“你下去休息吧,给我。”
  少女点点头,露齿一笑,起身时旗裙开岔处露出的白润如玉的大腿分明耀眼。张清扬也只是欣赏地望了一眼,便扭转回头。现在的他自然不是几年前的毛头小伙,对美女人已经有了一定的忍耐力。而何况面对着他面前的老人,他不敢思想溜号。老人头发早已花白,看起来年紀不小了,但脸色红润,双眼锐利,稳稳当当地盘坐在那里挺直了腰板,真可谓是鹤发童颜。
  老者正是在国际经济届都很有权威的经济学专家章春华,是此次出访金角经济考察团的领队。

  张清扬倒了两碗茶水,端起一碗恭恭敬敬地摆在章春华面前,轻声道:“老师,您偿偿南海的清茶。”
  章春华微微颔首,满是皱纹仿佛是用刀削出来的严肃面孔难得地露出一抹微笑:“清扬啊,还不错,不骄不躁,我还以为凭你现在的地位,心性早就上天了呢”
  张清扬扭头,寻找着宣传部长陈政道的身影,当陈政道的目光望过来时,他便点头说:“节目安排得不错。”
  陈政道马上伏过来,笑着点头:“这都是汉生的功劳,由他一手抓,我没怎么管。”
  陈政道嘴上的汉生便是宣传部副部长孙汉生,听说是市委那边有意培养的陈政道的接班人,也许等陈政道退居政协以后,便会推荐孙汉生接他的班。张清扬笑笑了,也没有吱声。
  看了会儿节目,张清扬发现陈雅好像挺无趣的,便轻声对她说:“我们回家”
  陈雅马上露出欢喜的笑容,轻微点了下头。
  张清扬扭身的方少刚说:“我先走了。”
  不料方少刚也起身道:“我也有事,回去了。”
  张清扬怔住,有些不悦。他的想法是希望方少刚在这里继续盯下去,没想到他会不给自己面子。两位领导都走,其余的干部自然也离场相送。

  “老婆我们到外面逛逛”坐上车,捏着陈雅的小手,张清扬意犹未尽地问道。
  “听你的。”陈雅的目光柔和地望向张清扬。
  张清扬便对开车的彭翔说:“到文化广场转转吧。”
  彭翔依言,马上发动起车子。等张清扬与方少刚的小车都离开以后,其余干部才纷纷上车离开。

  彭翔在停车场把车停下,张清扬便拉着陈雅下车。文化广场上人流熙熙攘攘,这里有闪烁着霓虹的露天酒吧,还有海鲜大排档,是江洲市有名的夜市。另一侧是摆着地摊卖小百的小商小贩。文化广场对面是江洲市娱乐一条街,餐饮、桑拿、酒吧、迪厅应有尽有。霓虹灯的招牌设计都各有特色,有时七彩灯光交替,有时候又像焰火一般突然全部点亮,闪闪发亮永不停息。
  彭翔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保护着领导的安全。张清扬望了一眼身边的陈雅,柔声道:“老婆,和我在一起,真的开心吗”
  “嗯,开心。”陈雅老实地点头,又疑惑地望向张清扬:“你怎么了”
  张清扬笑了笑,用力抓着她的手说:“没什么。”
  “你也要开心”陈雅的头依在张清扬的身上,慢悠悠地说道:“清扬,最近很累吧”
  张清扬点点头,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住她的眼睛。他说:“妮妮,你知道的,这个月”
  “我相信你的,没问题。”陈雅开心地笑着,然后若有所思地说:“你好久没有叫过我妮妮了。”
  这句话,就像一声闷雷敲在张清扬的心房,他突然怔着,呆呆地盯着陈雅,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柔声道:“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就这么叫你。”
  “你这样叫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心情不好,可能有话要对我说。”陈雅抬头望着夜空,“你看,那颗星星真亮,就像你的眼睛。你知道吗,你的眼睛最漂亮”
  张清扬傻傻地望向夜天,又低头望着身边的娇人,温柔地笑道:“老婆,谁说你不懂谈情说爱谁
  说你不懂男人我觉得你最会安慰我了。”
  陈雅点点头,又补充一句:“清扬,我只懂你一个男人”

  听到这话,张清扬心里竟然产生一丝愧疚,虽然他明白陈雅的意思并不是要挖苦自己,可是却触动了他的心病。他捏紧她的手,说:“妮妮,我不是一个好丈夫。”
  “我说是就是1陈雅笑嫣如花,语气强硬。
  张清扬不再说什么,抬手捏在她的脸上,轻声道:“元旦假期以后,你就带着涵涵回京城吧。这个月我很忙,怕没时间照顾你们。”
  “嗯,听你的,我懂。”陈雅自然明白张清扬在这新年的一月份将面临着什么。
  “那我们现在回家去”张清扬一想到与陈雅还要分离,心里不禁想到了别的地方去。
  陈雅又如何不懂他的含意,她今天出奇的乖巧,略微羞涩地说:“嗯,回家。”
  元旦休息在家,张清扬便把手机交给了舒吉塔拿着,并且告诉她如果是下属打来的便推掉,如果是市领导级别的干部打来的,千万不能漏掉。舒吉塔手上拿着一个市领导电话的小册子,紧张地与手机上的号码一一对照,以免忘记谁是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