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95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14 10:18:00
  第265章:这才是牛逼!
  许端午一愣,脱口而出道:“东子,你真打算就这么全交给唐振藩?这样我们可就什么依仗的都没有了。”
  楚震东一点头道:“师父说的对,民不与官斗,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要想还能在泽城在站得住,就一定得靠上唐振藩这棵大树,起码在他没走之前,我们得躲在他的树下!”

  “何况,回来的路上,我琢磨了一下,也许,咱们这事做的有点过了,对于唐振藩来说,能容忍我们到现在,可能并不是我们自以为是的那样,我想挽回点我们之间的关系,希望这能是个突破口。”
  说到这里,楚震东又说道:“我们手里现金有多少?”
  许端午说道:“除掉必须留下周转的钱,几十万随时能拿得出来,如果再要多,得将我们的老本变现。”
  楚震东一摇头道:“不需要,老本先别动,不到万不得己就当没有的,而且暂时也用不了这么多,你不是答应了我出来后,给他二十万吗?取四十万出来,用个袋子装好,我等会亲自给唐振藩送过去。”
  许端午一听就眉头一皱,显然是有点心疼,楚震东拍了他的肩头一下道:“别心疼,舍不得孩子,是套不着狼的,只有让狼吃足了肉,才会将我们当成同伴!”
  许端午苦笑了一下道:“狼是永远吃不足的!”楚震东淡淡的一笑,让他去办了,许端午虽然肉疼,可还是照着楚震东的意思去做了,至于其他兄弟几个,根本问都没问。

  不一会,许端午提着两个密码箱回来了,一个大一点,一个小一点,楚震东在里面呆久了,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觉得密码箱这玩意挺好,上档次,不像以前旅行包土不拉叽的。
  随后许端午教他怎么开箱子,一个箱子东西很少,十几张照片,几卷胶卷,另一个里面则塞了大半箱子的钱,全是一百的蓝票子,一沓一沓的码的整整齐齐,楚震东进去之前,这种一百面额的已经开始流通了,只是用的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一百的码在箱子里,第一次看见,楚震东也有点震撼。
  随即楚震东将箱子锁好,设置好密码,让许端午先打个电话给唐振藩,说会送照片去,随后让许端午提了两个密码箱,两人开车直奔县办公楼。
  这个时候泽城的县办公还是老楼,看着已经很陈旧了,门口设了岗亭,刚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许端午比楚震东要熟悉很多,当下上前,说和唐振藩约了时间,岗亭里面的人立即拨了个电话。
  没一会,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就出现在了二楼走廊上,远远的对着他们一招手喊道:“许老板,这呢?”
  许端午头一转,对楚震东说道:“就他了,杜致远!”

  楚震东一听,转头看了一眼,长的确实不错,斯斯文文的带个眼镜,不过路佳佳已经是他的人了,他也不在乎了就是,当下兄弟俩开车进了院子,停车提了箱子上楼,许端午向杜致远介绍楚震东的时候,那个杜致远也多打量了楚震东两眼,应该也知道这个情敌的存在,当然,他不知道从昨天开始,他已经被踢出局了。
  随后杜致远带着两人到了唐振藩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那个杜致远就识趣的退了出去,将门关上了。
  门这边一关上,唐振藩就笑道:“东子,恭喜你啊!终于出来,以后可要注意点了,千万别再乱来了,现在社会条件好了,怎么都赚钱,你看小许,这两年发了多少财。”
  楚震东却没有笑,立即就深深的给唐振藩鞠了一躬,随即说道:“唐叔,谢谢你!我心里有数,这次我能出来,全是因为你的关照,这也让我实在有点羞愧,本来没脸来见唐叔的,可一想到唐叔如果真的和我生气了,也不会放我出来了,所以我还是来了,听候唐叔责罚!”
  说着话,对许端午一递眼色,许端午就将两个箱子放到了办公桌上,先后打开了。
  楚震东又继续说道:“唐叔,以前是我做的不对,还请唐叔看在我父亲和路叔的面子上,不要计较晚辈,这里是晚辈的一点心意,算是对唐叔的赔礼道歉。东子用命跟唐叔保证,所有的照片、胶卷都在这里,绝对没有留一张。”

  唐振藩一眼就看出来钱起码多了一倍,又看到小箱子里的照片和胶卷,一颗心顿时就放了下来,他虽然不怕,可毕竟楚震东后面还有个路家,如果这事要是捅到路忠国手上去,那就麻烦了,这也是唐振藩为什么将楚震东放出来的原因,只是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会做人。
  当下就将两个箱子一盖,随手提放到了办工桌下面,笑道:“你明白了就好,坐吧!”
  楚震东一听,心头顿时一松,唐振藩收下了这个钱,那就说明事情有转机了,当下和许端午坐到了唐振藩对面。
  唐振藩的脸上,这时已经笑容满面了,笑道:“东子,不是你唐叔说你,你还是嫩啊!就你在监狱里玩的那套把戏,能瞒得过谁啊?而且你做事,太露锋芒了,泽城监狱里的混子,大部分都听你的,你让监狱长的脸往哪放?这几年要不是我一直在打点着,你别说多次减刑了,不找个借口给你加刑就不错了。”

  “另外,你导演的那出戏,也太明显了,早不乱晚不乱,就等我去了才乱,不摆明了是想搞事情吗?要不是我暗中打点,你真以为就凭你那点小聪明能出得来?未免也太不把我们的公检法当回事了吧!我也就看在老楚和老路的面子上,才不计较你,放你出来,也是不想让老朋友伤心。”
  “还好,你这孩子还算是明白人,能知错就改,还是不错的,以后可要规规矩矩的,我就算和老楚、老路的关系再好,也不能一直偏袒着你吧!”
  楚震东听的一脊背都是冷汗,什么是牛逼?人家说捞就给你捞出来,这才是牛逼!
  他一直觉得自己小聪明耍的不错,可现在一听,才知道自己还嫩的很,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虽然他在江湖争斗中,日益成熟,可走的全是野路子,对章法制度一点也不了解,用现在话说,就是个法盲,对官场更没有涉及过,所以才会觉得在江湖中那一套,在监狱里也行得通。
  实际上,那一代的混子,基本上都是法盲,别说混子了,很多百姓都是如此,这种现象并非个人,在八十年代的偏远县城,几乎是普遍现象。
  但正因为这件事,导致了楚震东后来对法律的重视,九十年代的法制,实际上仍旧不健全,直接让他钻了许多空子。
  楚震东当然也清楚,唐振藩口口声声说是看在自己父亲和老丈人的份上,实际上他看的是路忠国的面子,当下连连点头道:“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会向父亲和路家转达唐叔对我的关照。”

  这话回的也有水平,他没说向路忠良转告,而是说向路家转告,路家自然也包括路忠国,唐振藩在乎的根本就不是路忠良,他只想让路忠国知道,自己是怎么照顾他这个侄女婿的。
  他这么一说,唐振藩就更满意了,心中暗想,要早知道这小子这么懂事,应该早将他捞出来的,别看唐振藩只是一个小小县城的一把手,可在这偏远地区,他就是一手遮天,要想再早点将楚震东捞出来,也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但唐振藩也清楚,楚震东或许会因为自己将他捞了出来,心怀感恩将自己的把柄交出来了,可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送自己这么多钱,这里面只怕还要有事。
  可楚震东目前才出来第二天,连自己父母都没来得及回去见上一面,根本摸不清泽城的情况,他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何况唐振藩已经将钱收下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他为自己办事。
  这家伙能精明到什么程度呢?并没有提任何的要求,立即就起身笑道:“唐叔,我知道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你给我个电话,只要是你吩咐的,我东子就算砸锅卖铁,也一定为你办到。”

  唐振藩一愣,他没想到楚震东竟然一个要求都不提,随即就点了点头,等楚震东离开办公室之后,他反而心里嘀咕了起来,到了最后,下了一个定论,这家伙绝不可能白送自己这么多钱,现在不提,以后一定会提,而且他如此沉稳,分明是背后有人撑腰,还能有谁呢?路忠国呗!看样子自己还真得多琢磨琢磨。
  实际上,楚震东和路忠国根本就没有联系了,很多事情,明明都是很简单的事,却都被自己搞复杂了,唐振藩就是个例子。
  楚震东和许端午开车回了建材市场,两人一进办公室,顿时全都一愣,在办公室里不仅仅是兄弟几个,还有一个他们的老熟人,而且楚震东爷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出狱两天,他就找上门来了!
  日期:2017-03-14 10:20:00
  第266章:人善被人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