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3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再次踏出一脚,身形再度暴起。
  威力越大的功法,消耗自然也越大。接连使用步罡之法已经让我的道炁和巫炁消耗有些力有不逮,可是最终结局,却仍旧如前!
  似乎我和姽婳都没有动,她依旧跟我保持这同样的距离。这短短的距离仔细丈量起来,怕是一丈都不到,可偏偏这一丈距离,便是天堑!
  我的心里彻底慌乱了,我不能失去姽婳!

  喘着粗气,我再次鼓足气力,咬紧牙关,双眼紧紧看着不远处姽婳那痛苦模糊的表情,拼命调动浑身所有的巫炁和道炁!
  我强行踏出了第九步!
  九星天罡的口诀我早就烂熟于胸,但之前因为境界不够,只是摸到了这第九步的门槛,却始终不敢踏出去,因为修为不够强行踏入,只会让我弄伤自己,得不偿失。
  而此时此刻。我哪里还会顾得那么多,管他会不会弄伤自己,管他是不是得不偿失。我只知道,我需要更快的速度,我需要踏出这一步,去追上我的姽婳!

  据《死人经》载,九九归一,这第九步天罡的威力相当于是前八步天罡的总和!
  第八步“洞明”便已有天师之力,这第九步的威力可想而知。哪怕真刀真枪的应对起来,我自信对付那些普通的印章天师都是手到擒来!
  这一步踏出之后,我的速度快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脚下重重一踏,连火神庙内坚硬的地面,都被踩出道道裂痕。待得身体飞射出去之后,双足之下,更是仿佛与空气摩擦一般,金光四射。
  那金光犹如一道道光柱向四周发散过去,甚至将这深幽的火神庙照的一阵通透!而我的速度。更是几乎冲破音障,堪比御剑飞行!
  可姽婳依旧在我身前不足一丈处,距离依旧没变!我能看见的,依旧还是两行清泪和更加模糊的身影……

  巨大的消耗让我额头上流下豆大汗珠,姽婳似是看的心疼,拼命的想要说些什么,可任凭她如何张大嘴巴,却都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情绪或许能让人爆发,却无法真正给人力量……连番消耗之下,尽管心里不甘,尽管几欲发狂,可终究,随着我的力竭,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我本以为我快时姽婳更快,我慢时,她自然会更慢,却不曾想,此时姽婳的身影非但没有变慢,反而更加迅速。
  姽婳的身影朝那大殿飘出,越来越虚幻,越来越虚幻,直到最终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姽婳!”
  我凄然的又惨叫一声,隐约间,似乎又听到当初姽婳的那句“夫君珍重”。
  我喘着大气,顾不得身上的疲倦,发疯一样的在大殿里寻找,可是我连一丝姽婳的气息也感受不到了!
  她去哪了?
  我不死心,四下又找了一遍,仍旧一无所获。
  我心中涌起一种无尽的惶恐。
  人最害怕的不是强横的力量,不是残酷的搏杀,而是不可知的事物。一直到现在,我心里都还无尽茫然,姽婳为什么消失?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操控着一切?
  找遍了这个大殿的每一个角落之后,我颓然的瘫坐在地上,回想着方才的情形,心里越来越无助。哪怕是面对祭祀恶灵。我也只会觉得他很厉害,根本不会产生像刚才看着姽婳永远距离我一丈距离那种无助。
  那仿佛是一道天地意志,根本不容我有任何反抗一般。

  “父皇。”
  忽然,身后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不知何时,那银瞳人突兀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心里涌出了一点希望,忙从地上爬起来,冲他急急问道,“姽婳呢?你可有看到我的妻子?”
  银瞳人躬身而立。“父皇不必找了,要想见她也容易,只需半年之后再来这火神庙便是。”

  “半年?”我心里猛然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这个时间不长,而是因为银瞳人的话,证明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转而我便又涌生出一股怒气,我才刚生了要和姽婳长相厮守的想法,为何有人又要如此捉弄我?
  我咬咬牙,冰冷的继续问道,“带走我妻的是何人?”
  “不是人。”银瞳人的态度更加恭敬,躬身又道,“父皇,带走她的,是天,乃是天道。”
  “天道?”我一怔,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银瞳人却是又道,“父皇如今巫道双修,距离那天师均已一步之遥。天道有制,巫炁天师需得太岁本源之力,同源同体;而道炁则需摘得星辰之力,引星辰之力于本源!如今父皇已经是准天师,巫道两炁已突破天障,已经有违天道,天道又如何能允你与那阴神姌和?”
  之前似乎听南宫提过一嘴,说巫炁的天师需要跟太岁建立某种联系,当初南宫就做过,跟如今银瞳人说的如出一辙。

  可是当今世界怕是已经没有活着的太岁了,我的巫炁又如何才能达到天师?
  当初吸收了尸阴宗那个太岁身上的庞大巫炁,原本我的境界早已可以突破天师,甚至已经隐隐能看到身上就要突破那层避障了,可就是迟迟没有动静,原来我还担心突破天师之后化身麒麟蛊,如今听这银瞳人的说法,却好似忤逆了天道,莫非我这辈子都突破无望吗?
  可既然如此,祭祀恶灵还说我要自己撞开那层门?
  天道不要我达到天师,给我设置了一层又一层的避障,如今又要把姽婳从我身边剥夺?
  我不由悲从中来,“既如此,那你告诉我,这劳什子天道,他是什么?他又想要什么?”
  我咬着牙,恶狠狠的说着,心里坚定到了极点,没人能拆散我和姽婳!
  我想起了当初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姽婳每天在我的床头静静的看着我,帮我揉腿;想起了姽婳在这活死人墓里每日静静等我回来;想到了姽婳的种种过往,难不成我就要和她永别了?
  就因为这该死的天道?
  “父皇不要过激,你与那女子也不是不能相见。”

  “奥?有什么办法,快说。”
  “办法说来也简单,从今后起,你和那女子能半年见一次,一次见一天,这是天道之规。
  原本父皇突破避障已经是有违天道,不过世间万物相生相克,纵使那天道仲裁,却也不见得那么不见人情,由此你与那阴神女子还是有相见机会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您能羽化成仙,这便能改了这天道!”
  羽化成仙!改了天道!

  道玄两家都有羽化一说,我自然明白什么意思,让我惊骇的是他那句“改了天道”。
  我隐约想起了先前祭祀恶灵和那太岁口中的“变天”,莫非他们说的,便是改了天道?
  可天道是什么?我一直以为天道只是一种概念,一种天地规则,可在这银瞳人的口中,甚至在祭祀恶灵和那太岁的口中,这天道都似乎是一个人一般!
  我沉默了一下,对银瞳人开口问道,“天道是什么?是人吗?”
  银瞳人也沉默了下来,稍许之后,才咧嘴笑了一下。
  “天道便是天道……说是人也没错。但能掌控天地意志的人,也不能称之为人,或许,用‘神’这个字来形容更为合适。”
  日期:2017-02-18 1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