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1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么一句话而已,彻底让孟非放弃了对那边的惟命是从。虽然张清扬口中说的是争取,但孟非明白以张清扬的背景,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说的。当时他并没有表态,免得让市长觉得自己是墙头草,随风摇摆,见利望义。
  孟非告辞回家以后,连夜修改明年的财政预算报告,又通过这几天的努力,终于在按照张清扬的意识下,又加入了不少自己新的想法,重新做出了一套财政预算。

  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孟非感觉心头轻松,脚步也轻快了许多。好像压在头顶多年的那块大山在无形中消失了,他再也不用看方少刚、伍丽萍等人的嘴脸了,再也不用听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了。
  他就是他,他是人民的干部,他是财政局局长孟非事实证明,他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工作这一刻,孟非终于发现,坐在财政局长的位子上可以如此快乐
  自由,原来如此的美好
  下班后,彭翔照例把张清扬送到自家楼下,可是他今天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对张清扬说:“领导,你让我查的那个人已经查到了,他叫张军,是百利集团幕后老板。”
  “百利集团”张清扬冷笑一声:“有点意思碍”
  那天在农家乐饭庄吃完饭以后,张清扬事后便给彭翔看了手机中的相片,让他查一查与崔向前在一起的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份。以彭翔的能力,办这么点事情自然很容易。

  见张清扬的目光有些发呆,彭翔小心地问道:“领导,用不用我查查百利集团的背景”
  张清扬忙摆手道:“不用了,心里有数就好。”
  “好的,我明白了。”彭翔点点头。
  张清扬推开车门,已经迈出去了一条腿,突然又想起一事,问道:“志国他们哥几个还好吧”
  彭翔点点头:“挺好的,昨天还通过电话。”

  “那就好,”张清扬下车,脑海中飘荡着一丝回忆,仿佛又回到了在辽河的时候。对于辽河的一切,他总有很多的不舍。
  张清扬推开房门,正赶上舒吉塔端着一盘红烧牛肉放在餐桌上。见到他回来了,舒吉塔忙小跑过来,摆上拖鞋,恭恭敬敬地问候一声:“大叔,您回来啦1
  “嗯,”张清扬穿上拖鞋,把手中的西装交给她,不知道为何,每次听到她叫自己“大叔”,心里都不太对劲儿。
  今天的舒吉塔给他的感觉越发不同,小丫头虽然穿着围裙,可是周身上下的衣服明显是新买的,紧身的黄色薄毛衫,低腰牛仔裤,把她青春靓丽的身材显得淋淋尽致。
  张清扬皱了下眉头,不禁想到当初见到舒吉塔时的狼狈样,可现在看看,她哪有半分落魄少女的味道,整个人就像是千金小姐似的。看来女人啊都一样,无论什么样的都爱美,只是有些人苦于没有条件而已。
  舒吉塔挂好西装,便又跑进厨房里忙活起来。厨房里香飘四溢,通过白灵点拔以后,舒吉塔的厨艺有了质的飞越。
  客厅的沙发上,陈雅正与儿子看电视,两人看得津津有味,张清扬侧头一瞧,忍俊不禁,原来这对母子正在看动物世界。
  张清扬笑道:“老婆,你怎么喜欢看这种东西碍”
  陈雅淡淡地说:“涵涵喜欢看,我陪他。”

  张清扬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搂着她的香肩,美美地叹息一声:“唉,每天回家看到老婆真好。”
  在儿子面前,陈雅并没有觉得害羞,靠在张清扬怀中,娇声道:“我也是呢
  。”
  张清扬一阵愕然,到是没想到她能直接表白。涵涵跳下沙发,跑到张清扬的另一边坐好,说:“爸爸,你和妈妈再给我生一个妹妹吧。”
  张清扬笑着问道:“为什么呀”
  涵涵天真地说:“如果我有一个妹妹,一定会像彤彤一样可爱的,可可是彤彤不是我的亲生妹妹。”

  张清扬捏着他的鼻子,说:“涵涵,那你问妈妈要不要啊”
  涵涵扭头道:“妈妈说了,她不要。”
  张清扬望向陈雅,捏着她的脸颊,柔声道:“老婆,要不要”
  陈雅俏脸一红,推开张清扬说:“吃饭了。”
  张清扬大感无趣,搂着儿子去洗手,有心想把妞妞的事情讲出来,可他还没有那个胆子。张清扬怕的不是陈雅,而是担心万一陈家知道自己和张耀东的女儿有了私生女,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吃饭的时候,张清扬才想通今天儿子为什么会提到彤彤,他问陈雅:“老婆,你们今天又去见了伊凡”
  张清扬哦了一声,不再问什么。只听陈雅接着说:“涵涵喜欢和彤彤在一起。”
  “那有空就出去转转吧,涵涵也需要朋友。”张清扬淡淡地说,却不是很熱衷。扭头望见脱下围裙的舒吉塔,瞧着她那活力的打扮,张清扬便皱着眉头道:“小舒,你什么时候买的衣服”
  舒吉塔脸色一红,吱唔道:“是是今天我陪小白姐姐逛街,她她说,我穿的衣服太土,就就送给我了。”

  “她买的”张清扬的不悦很明显,没想到私下里白灵与舒吉塔也有接触。
  “嗯,”舒吉塔点头,“大叔,我我是不是错了”
  陈雅抬头望了张清扬一眼,桌下捏着他的手,轻声道:“她穿这身衣服挺好看。”
  张清扬马上换上一幅笑脸,点头称是,自然明白陈雅是在为舒吉塔开脱。他缓和了语气,对舒吉塔说:“小舒,你的身份特别,以后不要平白无顾接受别人的礼物,知道吗”
  “我我知道了,以后不敢了。”舒吉塔垂下头,眼珠里含着泪水。
  张清扬瞧她这样,不敢再说,无奈地叹息一声。这丫头哪点都好,就是脸皮太薄,一批评就要哭。

  吃过晚饭,心情大好的张清扬对舒吉塔说:“小舒啊,今天早点睡吧。”
  舒吉塔怔怔地点点头,不明白大叔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好了。
  随后,张清扬又对儿子说:“涵涵,你也早点回房睡觉吧。”
  涵涵自然听老爸的,洗了脚,换上睡衣就钻进了属于他的小房间。客厅里只剩下张清扬两人,他对陈雅挤挤眼睛,说:“老婆,我们去洗澡吧”
  陈雅早就看出来不对,知道他让别人早点睡肯定对自己不怀好意。小脸一红,推他道:“你你先去”
  张清扬拉着她的手,坏笑道:“一起吧,那个洗鸳鸯浴好不好”
  陈雅不高兴地推开他,理也没理便回

  房了。张清扬一阵无趣,老婆哪点都好,就是这古怪的脾气有时候大伤情趣。不过生气归生气,当张清扬洗完澡出来,搂着陈雅上床时,她半推半拒的也没有完全的拒绝。
  中国经济专家团在缅南金角的访问,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了世界著名经济学者章春华院士在金角的谈话。谈话的主旨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希望金角能够改变现行的政治、经济结构,成立拥有高度自治权,高度对外开放的经济特区。
  日期:2017-02-18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