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3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衣方士回头看去,就见已经几百年没见的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出来。这个老家伙走到了一个白发男子的身边,冲着自己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看见了老人家我,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白衣方士何冲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归不归。迟愣了片刻之后,冲着老家伙苦笑了一声。随后他冲着归不归行礼说道:“何冲见过归不归师叔。几百年不见,师叔您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这个时候,早已经被人扶到后面的方师章则听到了归不归三个字之后,差点给了自己一个嘴巴。这样的大人物自己竟然没有认出来,天底下这么老都没死的人除了那位归不归还能有谁?而且何冲他听着也是耳熟,只不过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看到何冲对自己行礼,归不归却没有搭理他。反而是陪着笑脸对身边的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来介绍一下,这个小娃娃是广字辈当中一位已经轮回之人的弟子。徐福老家伙见他刚刚入门便没有了师尊可怜,就把这个小家伙带在身边。我老人家在刘玄大营的那几年,看过徐福带出海的童子名册。这个何冲是方士门中少有被带出海的方士之一。”
  何冲入方士一门的时候,被徐福指派拜在了广字辈中广智的门下。不过转过年之后,广智在服用长生不老药之时,受不住药力而轮回。徐福看着何冲刚刚入门便没了师尊可怜,便将这个小徒孙带在身边,教授广仁、广义他们术法的时候,也不避讳何冲。最后就算渡海,广字辈的四个人一个没带,也带上了这个小家伙。

  介绍了何冲之后,归不归却没有向他介绍吴勉、百无求他们。老家伙嘿嘿的一笑,冲着还在低着头的何冲说道:“小娃娃,说说你回来做什么?不会真的被徐福哪个来家伙赶回来的吧?”
  何冲不卑不亢的冲着归不归笑了一声,随后回答道:“徐福大方师虽然久居海上,不过一些日常用度还需要派人回来采办。我本来就是替徐福大方师跑腿的,这次受命回来采办一些日常所要消耗之物。”
  “原来你是回来给徐福那个老家伙采买日常用度的。”归不归嘿嘿地笑了一声,随后盯着何冲的眼睛说道:“回来之前,徐福就没有和你说过,见到老人家我要实话实说吗?小何冲,你和其他的人不一样,你是靠着徐福给你续命才能活到这么久的。他舍得让你出来做这么琐碎的事情吗?说吧,是邱芳,还是纲元……”
  听了归不归的话,何冲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张绢帛。将绢帛打开之后,双手递给了老家伙。归不归并没有接过绢帛,只是扫了一眼,就是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诸如大号船钉七百枚。中、小船钉各三千枚。千斤船锚两只,船帆、缆绳若干等等……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何冲说道:“这是做什么?快收起来,老人家我也是从小看你到大的,信不过谁还信不过娃娃你吗?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东西都置办齐了吗?去见过广仁、火山那俩大方师没有?”
  “归师叔您本来就是师长,您看自然没有什么大不了。”何冲一边将绢帛收好,一边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我是十天前从琅琊码头上岸的,这些东西需要定制,别的好说,船锚这样的物件需要三个月才能打造好。我也只能慢慢的等着了。”
  “我们家老家伙问你见过广仁和火山没有?这个你怎么不说?”刚刚挨了何冲的戏耍,虽然归不归并没有如何疼痛。不过百无求也对这个叫做何冲的方士一肚子的怨气。现在看着老家伙和这个方士认识,估计是打不起来了,只是从何冲的话里面找点麻烦。
  “何冲临走之前。徐福大方师曾经亲口叮嘱,陆地上已经物是人非。让我办好正事,不必再去见谁。”何冲不卑不亢的说完之后,又冲着百无求点了点头,对着这个二愣子继续说道:“方才不知道兄台是归师叔的贵戚,多有冒犯,还请兄台不要怪罪。”
  百无求是个没心机了,虽然刚刚被何冲连戏带打的折腾了一翻。不过现在又被他这几句话说的消了气,刚才那一番戏耍已经大半不记在心上了。只不过他的那位小爷叔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吴勉用他独有的笑声笑了一下之后,冲着对面的何冲说道:“你不是以为说句话,刚才戏耍小绵羊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吧?”
  “如果何冲没有认错的话。您就是吴勉先生吧?”听着白发男人带着寒气的话之后,何冲又对着吴勉行礼,随后继续说道:“这几次邱芳回来的时候。听他多次说起过先生。如果不是徐福大方师交代过,何冲还想过去找吴勉先生交个朋友。”
  看着皱起眉头闭上了嘴巴的吴勉,一旁的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这个小娃娃当年就是有名的滴水不漏,要不宗门那么多人,徐福那个老家伙也不会只把他带在身边。”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将目光又转到了何冲的身上。对着他说道:“既然娃娃你说是来置办东西的,那老人家我就当你是来置办的。不过有件事情也是巧了,我老人家正好有件事想要去见见徐福大方师。就不去便宜别人了,跟着你的船一起回去吧。”
  这个时候,何冲那处变不惊的表情终于消失了。他先是怔了一下,最后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师叔,何冲这次回来,徐福大方师甚至都没准我去见过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更别说见您老人家了。您是知道的,没有大方师的法旨,何冲是万不敢带着外人回去的。”
  “你说老人家我是外人……”这个时候。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脸色突然沉了下来。随后盯着何冲说道:“娃娃你终于说实话了,现在只有你们和徐福是一伙的,老人家我、广仁和火山他们都是外人了是吗?那我老人家更要去徐福那里问问了,自己人和外人是怎么分的。”
  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何冲叹了口气。随后闭上了嘴巴不再接归不归的话。这个时候,刚刚挨了他戏耍的百无求竟然替何冲说了话:“老家伙,你差不多得了。看看你把人家气的都说不出话了。那个谁,你别往心里去。该去买什么就是买,带的钱够不够?不够就问这个老家伙要点。反正你也叫了他这么多年师叔了。当叔叔的给侄子点钱花应当应分的……老家伙你看老子做什么?舍不得那点钱了是不是?从你给老子的遗产金里面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