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747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到重组完金海路派出所,胡海专门请王功名吃饭,席间,便是问起下一步的事情,让他多在陈功面前帮他美言,问他陈功有什么爱好,他好为领导多做点事情。
  胡海是吴良在的时候当上的公丨安丨局长,其思维当然还是原来的思维,然而却不知现在陈功当了公丨安丨局长,情况发生了变化,和原来不一样了,别说是他,就是王功名本人都不好说陈功的爱好是什么,如何伺候好陈功,他心里头整天都担心着呢,现在胡海如果还想用简单粗暴的做法来迎合陈功,恐怕会碰壁。
  “胡局,我们是老相识了,既然你问起这个事情,我就告诉你吧,陈局这个人不看别的,就看工作,如果能把工作干好,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要考虑,你看我,不就是一个例子吗?我与陈局原来毫不相识,而且我在吴良身边工作那么多年,陈局来到后,一样信任我,重用我,你觉得是我投其所好的缘故吗?绝不是这个样子,所以如果胡局想向陈局靠拢,就想法把工作干好,其他的就不要想了。”王功名看着胡海向他求助的样子,心里想了一想,如果能让胡海取得陈功的信任,对他也有好处,因为他现在是政治部主任,胡海如果留保住位子,肯定会感激他,这对他也是有好处的。

  听了王功名的话,胡海微微点头道:“王主任,话虽这样说,可是如果我只是把工作做好了,却是与陈局的个人关系搞不好,不也是不行吗?个人关系也很重要吧?”
  胡海听了王功名的话他只是信一半,工作做好当然很重要,但是不是充分条件,而如果与陈功的个人关系搞好了,那可是充分条件,个人关系搞好了,工作做不好照样能受到信任,不会有什么担心,可是如果只是工作搞好了,个人关系搞不好,到时候工作干的再好也有可能被挑出毛病来,这是吴良在担任公丨安丨局长时,他得出的经验,现在王功名这样对他讲,他觉得王功名有所保留,不愿意全力帮助他。

  “我的话胡局是不是不信?与领导的个人关系是最难相处的,你与领导走的太近,领导反而会觉得不舒服,你不能拿吴良的情况与陈局相比,吴良喜欢与下属称兄道弟,走的很近,但是他的目的是什么,你还不知道吗?那叫小圈子,小团伙,背后的目的是想违法违纪,你我都没有太陷入进去吴良的圈子,所以现在我们没事,你应当抓住现在的机会,不要再想着用过去的那种方法去取得领导的信任了,把工作做好才是最重要的。”

  王功名自感自己只所以能得到陈功的信任,主要还是工作的原因,否则的话,他早就靠边站了,有了这个经验,他便是对陈功非常佩服,因而在胡海面前也是介绍这个经验,可是在胡海看来,他就是有所保留,他觉得领导不可能只看你的工作,还要看你的立场和态度,与领导的个人关系,这些搞不好,只讲工作就有些扯淡。
  “王主任,那你看我现在的工作能不能取得陈局的信任?”虽然心里那般想,可是王功名老是这样说,他只好问了一句。
  王功名微笑道:“胡局,你感觉呢?如果没有金海路派出所的事情,我不好说什么,但是现在金海路派出所是那个样子,你觉得陈局会满意吗?”
  胡海一时哑语了,他可是让金海路派出所给害惨了,现在连弥补的方法都没有了,想到这里,他又连忙向王功名求助道:“王主任,你是政治部主任,你在陈局面前说话管用,你帮我多讲几句好话,如果得不到陈局的信任,我也想有一个好的去处。”
  看了胡海一眼,王功名淡淡地道:“看一看吧,只要有机会我会为你讲话的,但是你知道,陈局来了,各方面要大换血,你想有好去处,别人也想,竞争很激烈的,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王功名虽然在陈功面前也说不上什么话,因为陈功从来不是那种为他人所左右的人,但是在胡海面前,他要表现出很受陈功信任的样子,所以他模糊地答应了胡海的要求,同时又留下口子,如果他说不上话的话,好向胡海解释。
  胡海一听这话,便忙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努力表现的,如果有什么信息,王主任告诉我一声。”
  王功名点了点头,很享受这种受人求助的感觉,胡海是分局的局长了,位子不低了,现在还要在他面前这般恭敬,这是在以前可是没有的事情,这便是他作为政治部主任,相当于是组织部长的好处。
  “没问题,陈局最近先搞市局的中层干部调整,等调整完中层,才会轮到你们各县区的局长,这还有一段时间,你在局里头弄出一点动静,让陈局看一看,到那个时候,我才好为你说话,不然,谁说也没有用。”王功名最后向胡海建议道。
  第八百六十五章 后顾之忧
  范龙正式被花河区公丨安丨分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拘了,原来只是行政拘留,可是后来变成了刑事拘留,当范龙看到通知书上说他被刑事拘留的时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他只是打了邵强几下,就成了寻衅滋事,要被押进看守所了,看守所与拘留所不同,拘留拘几天就出来了,而一进看守所,则是不知何时能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杨虎怎么对他下了这么狠的手,他送了杨虎一百万呢,还有录音,难道搞不倒杨虎?
  律师又来见他,把情况向他作了通报,得知录音都没有搞倒杨虎,范龙感到情况不妙了,想了想又问他妈现在什么情况,还有没有办法让他出来,律师就告诉他,他妈正在活动,具体情况不知,他妈也没有跟他讲,只是讲让他在里面不要担心,一定会能搞定这事的。
  范龙听了之后,心里略是放了放心,但是现在他呆在看守所里头可是不好受啊,虽然有人照顾着他,但是毕竟不是在外面,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在里面什么也不能干。
  “律师,我的事情如果从法律角度上来讲,是一个什么情况?”范龙想了一想,问了律师这样一个问题。
  律师想了想道:“如果从法律上讲,你这个寻衅滋事是构不到的,但是现在的事情很难讲,如果起诉到法院,或许也能判,就看最后法院怎么把握了。”
  听到律师这样讲,范龙感到不满意,律师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看来最后还得看他妈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不然,他可能就出不去了。
  “你回去告诉我妈,无论花多少钱,花多少代价,都要把我给弄出去,我不相信有人就能把我给治死了。”范龙恶狠狠地对律师说道,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必须要花大价钱想办法把他给弄出来了。
  “这个没有问题,范主席现在也在想着办法,我回头告诉她是了。”律师答应道。
  “那就好,除了我之外,公丨安丨有没有抓其他人?”范龙抬头看了律师一眼,又问道。
  “没有,寻衅滋事的人只有你自己,没有抓其他人。”律师回答道。
  看了律师一眼,范龙没有再说什么话,原来刚进来的时候,他情绪很烦燥,因为他没有面对现实,可是现在他开始面对现实了,不面对现实也不行了。
  日期:2018-02-0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