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1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她这样,张清扬便抽出一支烟,缓缓吸了几口,然后才说:“还好,这件事没有传扬出去。”
  陈静也想离开这里,可有些话又不得不说,她想提醒张清扬几句。大着胆子抬起头,说:“市长,那我再去与孟局长接触接触”
  “你去说什么”张清扬的脸上突然间露出了笑容。
  陈静调整了一下情绪,看了眼张清扬的脸色,说道:“市长,瞧孟局长的意思,他也挺矛盾的,既不想得罪您,又又不能不听市委那边的意见,所以我想开导开导他。”
  “呵呵”张清扬满意地点头:“这就对了嘛”

  陈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明白市长还有话要说。
  果然,张清扬掐灭烟蒂,慢条斯理地说:“陈姐,不要逼他,你就向他详细地讲讲我对明年市政建设、城市规划的构思,让他明白财政投入的重要性。当然,我们要尊重财政局局长的意见,你就告诉他,我不想搅乱财政局的工作,财政局的工作还是他孟非说了算。他做了什么,我心里有数。”
  陈静呆呆地望着张清扬,等他说完好久才反应过来,问道:“就这些”
  张清扬微笑点头:“老实人有时候可以办大事。陈姐,通过接触,难道你还不了解孟非的为人吗”

  陈静怔怔地点头:“了解是了解,但”
  张清扬摆手:“陈姐啊,我想问你,如果换作是你,听了这些话,你会怎么办你想想看刚才对我的建议,我们为什么不反着来呢”
  陈静皱眉想了想,突然间像明白了领导的用意,有些不可思议地说:“市长,你确信孟非会”
  “我相信会的。”张清扬又点燃了一支烟,挥手道:“你去吧,去见见他,表明我的态度,这件事我不想再扩大影响了。”
  陈静不再多说话,可心里仍然没有底,怀着一颗沉重的心离开张清扬的办公室。
  陈静刚走,张清扬拿起怀中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这个号码,自他来到江洲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但真正的朋友并不需要天天的联系,以张清扬的级别和身份,一年当中见上一面,打上两三个电话就不错了。
  手机响了好久才接听,对方好像有些不敢相信似的说道:“清扬”
  张清扬笑道:“怎么,连兄弟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呵呵,是碍我真要把你的声音忘了1女人咯咯笑着,娇媚无比地说:“我算一算啊,你小子有几个月没联系我了”
  “楠姐,你也知道,我来江洲太忙了,真可谓是机关算尽啊”张清扬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他早就想过向郝楠楠求助,只是不到最后关头,他还不想用出这一招。
  郝楠楠陪着笑,长叹一声道:“我明白,当然明白,不说你那个副省级城市吧,就是我们的辽河,事情也很多,我现在忙得一天只睡几个小时。“
  “是啊,那是我们的辽河”一提到辽河,张清扬不由得振奋起来。必竟算起来,辽河是他在政治上展露头脚的地方,正是在辽河的工作,让他吸引了高层的目光。
  “清扬,说吧,是不是碰到难题了”郝楠楠痴痴笑起来:“我就知道你小子找我,肯定是要我帮忙吧”
  张清扬不想多说废话,开门见山道:“楠姐,你在中组部还能说得上话不”
  “嗯,这个”郝楠楠想了一会儿,笑道:“那要看多大的事情了,除了高层领导直接管辖的部分,我的那些朋友,以及党校的同学们还是能有些发言权的。”
  “那就好,有件事我想和你聊聊”
  不料郝楠楠打断张清扬的话:“我说你小子没必要找我吧,组织部还不是你家说了算你家刘部长”
  张清扬嘿嘿笑道:“小事,小事,不能劳动我家老人出马”
  “那你说吧,什么事”郝楠楠的声音十分柔媚,

  在张清扬面前她永远表现出女人柔軟的一面来,如果辽河市的干部此刻看到一定会大跌眼镜的,谁能想到这个在辽河市干部面前一言九鼎的黑面女神,此刻会笑靥如花,手握电话像与情人煲电话粥似的。
  等张清扬说完了自己的全盘计划,郝楠楠笑道:“清扬,其实这事好办,你听我说”
  听完了郝楠楠的解释,张清扬猛地拍了下脑袋,脑子里又想到了一个人。叹息道:“你说得对啊,我怎么没这么想过看来碍我脑子也有生锈的时候。“
  “呵呵,那边你有关系吧要不我帮你联系几个朋友”郝楠楠美滋滋地笑着,瞧见张清扬也有算计失误的时候,她就有些得意。
  张清扬也知道郝楠楠当年在京城党校,在中组部工作时结交了不少朋友,但眼下已经无需她的帮助了,便说:“楠姐,我也有朋友,就不用你帮忙了。我挂了”

  “喂,你小子怎么这样啊,用完了就跑,你”郝楠楠说着说着,突然感觉不太对,脸颊一阵火熱。
  手机里,传出了张清扬的笑声:“楠姐,你可没用过你。”
  “行了,不打扰你了”郝楠楠挺不好意思地说:“清扬,你今天可是有些失常,怎么这么点小事就让你大脑混乱了,这可不像你”
  张清扬点点头:“楠姐提醒得对,我会注意的。”
  放下手机,张清扬思量着郝楠楠的话,想好说词以后直接把电话打给了苏伟。他记得苏伟在那个部门,曾经可是帮过自己的忙。
  孟非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中,脸色还是那么的不好看。老伴迎过来接下他的西装,忧心道:“老孟,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哎,我啊真后悔坐到这个位子上,早知道如此,我就提前病退了”
  老伴不解地说:“你傻啊,你现在退下去,以后谁能理你要是能混到正厅,那样以后我们退了也不至于受冷落”
  “哼”孟非赌气地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冰冷的苦茶,闷声闷气地说:“我现在是没受冷落,可是却被人放在了火上烤”
  瞧见孟非脸色不悦,老伴不敢多说什么,上前站在他的身上捏着肩膀说:“行了,你要真的不想干了,我们就退休,回老家过日子去,反正那点工资也够我们活了1
  “可是我不甘心啊”孟非的手重重拍在茶几上,起身道:“我回书房了,来电话不接”

  “喂,你不吃饭了”
  “不吃了”孟非重重地关上书房的门,没有开灯。
  书房内很黑,当孟非把窗帘拉上的时候,更显得黑暗了,他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吸烟,没多久,封闭的空间里烟雾弥漫孟非的脑中还在回想着今天下班前,市长助理陈静和自己的谈话。
  “孟局长,市长的意思很清楚,他不想过多的参与你们财政系统的工作,但是他对于你的工作心里有数,他说相信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