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3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方师广仁!还有广义、广悌那两位师叔祖也都是这样的白头发……一瞬间,章则已经想起来这白头发自己是在哪里见过了。当下他马上变了一副面孔,回头冲着已经被人扶起来的弟子孙登骂道:“混账!为师的是怎么和你说的?我们方士是吃供奉的,每位香客都是你我的衣食父母!你在家里就这么和爹妈说话吗?你看为师的我做什么?你是得罪我吗?你得罪的是你我的衣食父母,还不快快的向衣食父母们道歉、赔不是吗?”

  孙登也是一个机灵的,听到自己师尊怎么说话。当下马上也跟着换了一副嘴脸。哭丧着脸一瘸一拐的跑到了百无求身前三四丈的距离。随后他扑通的一声跪在了这里,先正反给了自己两个嘴巴,随后这才带着哭腔说道:“几位老爷,方士我刚才是猪油糊住眼睛。泥巴蒙住了心。得罪了老爷们,还请老爷们看在这漫天神佛的份上。放过小方士这一次,这位老爷(百无求)你就是方士我的亲爹……”

  “滚!老子没你这么不要脸的儿子……”百无求骂了一句之后,还要过来打他,吓得孙登急忙跑回到了自己世尊,这位方师章则的身后。
  谁让你过来的,你倒是远点跑……章则心里骂了一句,看着百无求瞪着眼睛过来,只能陪着笑脸对着对面还有点人模样的几个人说道:“方师章则见过几位,小徒顽劣气恼了几位,都是他的不是。不过看在我方士一门两位大方师的份上,还是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吧……”
  “广仁、火山……好,老人家我就看他们俩的面子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叫住自己的便宜儿子:“傻小子,算了。人家已经认错了,一会让他们多少赔点金子什么不值钱的东西就算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旁若无人的向着道场纵深的位置走了过去。老家伙干笑了一声之后,带着小任叁跟在了白发男人的身后。
  这个时候章则也看出来谁才是正主,当下一溜小跑过来,陪着笑脸冲吴勉说道:“这位贵客,章则的师尊正是火山大方师。看样子您应该认为我家师尊……”
  “百无求,让他闭嘴……”吴勉没有理会这个小方士的意思,一句话过后,黑旋风一样的百无求已经冲了过来。还没等这位方师反应过来,他已经被高高的举了起来,随后和他的弟子一样,被二愣子远远的扔了出去。
  章则被扔出去之后,他的徒子徒孙们便一拥而上。不过百无求对他们来说,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二愣子的风格是连打带骂,在它的一通乱骂当中。地上已经趴满了骨断筋折、动弹不得的小方士了。
  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已经进到了道场里面。这里和吴勉当初第一次见到徐福那会已经大不一样,现在的道场金碧辉煌,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皇帝在外的行宫。
  转了一大圈之后,他们三个才到了二百多年前,吴勉和徐福初次见面的所在。虽然这里被重新装潢过,不过当初的布局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在这里,徐福三次试探了当时的丞相李斯。可惜李斯最后没有坚持住。将继承徐福术法和种子的位置让给了那个小小试药方士的吴勉。
  想起来当时的种种,就连冷面的吴勉都多少有些唏嘘。小任叁的好奇心起来。拉着白发男人问东问西的打听当时的情况。吴勉也难得的将当初自己是怎么见到的徐福,又是怎么被那位大方师看中的,都和这个小家伙说了一遍。
  继续往里面走,就是徐福想吴勉传授那九幅地图的内室了。经由归不归的介绍,白发男人这才知道那里是徐福修炼术法的私室,也是整个道场的中心。不经那位大方师的同意,就算是他的弟子例如广仁之流的都不可以进入。

  现在这里也是章则唯一没有改造过的地方,如果说这座道场是方士一门圣地的话。那么这间小小的私室就是圣地当中的圣地了。章则每天都要过来打扫一遍,似乎这已经成了他方师独享的一种荣耀了。
  “这里就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向你传授六幅地图的所在?”从吴勉的口中确定了这里之后。归不归开始到处翻找着,想要从这里找到可以解开他封印的法门。可惜老家伙忙乎了半天。也没有从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虽然没有找到什么,不过归不归还是有些不甘心。当下他找到了几张绢帛和笔墨,想让吴勉将当初的几幅地图重新画一遍出来。这件事老家伙已经对白发男人提了多次,不过吴勉都没有搭理他。现在归不归想趁着白发男人触景生情的时候,勾引他将当初的九幅地图画出来。
  眼看着吴勉多少有些动心,已经有了准备动笔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百无求扯着嗓子的咒骂声:“老子揍了一辈子人了。凭什么你说停手就停手?什么方士一门的圣地不许唐突?有本事你让徐福回来跟老子说,站住了不许躲……谁教你的穷毛病。竟然还敢还手……”

  百无求怎么说也跟了归不归百十来年,老家伙的心眼他也多少学了一点。刚才揍章则那些小方士的时候。二愣子可没有这么大的动静。现在这么扯着嗓子明显就是说给吴勉、归不归听的,二愣子话外之音就是来硬茬子,老子可有点顶不住了……
  当下吴勉将已经触到毛笔的手又撤了回来,皱了皱眉头之后。起身便向着百无求喊话的位置走去。功亏一篑的归不归当下直翻白眼,想要拉住吴勉。想了想自己现在的情况,还是没敢伸出手。
  吴勉走到门口的时候。就见遍地都是已经倒在地上的方士了。一些闻讯赶来的小方士见到这个场景之后,都远远的躲了起来。只有一个身穿白衣四十来岁的方士和百无求纠缠再一起,二愣子好像疯了一样向这个方士扑去。不过每次就是眼见要打到白衣方士的时候,都被他诡异的躲闪开。
  只是躲开还不算,白衣方士闪身的时候都会在百无求的身上留下点记号。或者踢它一脚,或者反手给二愣子一个小嘴巴。看着都没有多大的力气。不过已经将百无求气的哇哇大叫。看这架势,不用白衣方士将二愣子打倒。再过一会它能自己把自己活活气死。
  眼见着白衣方士再一次躲到了百无求的身后,已经抬起了脚正要对着它的后腰踹过去的时候。白衣方士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当下他也顾不上吴勉,正在回身的时候。腰后突然一疼。随后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踢飞了出去。
  “你打死它我不管,戏耍它——不行……”白衣方士落地的时候,听到这个带着刻薄强调的声音对着百无求说道:“你真的是妖物?小绵羊变的?”
  这个人到底是哪头的?白衣方士有点搞不清状况。明明踢飞了自己救了那只妖物,不过说起话来又不给妖物留颜面。就在白衣方士疑惑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几百年都没有听到的声音:“呃?这不是何冲小娃娃吗?听说你跟着徐福那个老家伙出海了,怎么?你也被他赶回来了?”
  日期:2017-03-1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