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86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震东猜的没错,唐振藩正是因为提前得到了新的风向,才开始逐渐疏远兄弟几个,利益事小,前途事大,他作为一个县城的一把手,如果被查出和楚震东团伙存在太多纠缠不清的事情时,很有可能会连累到他的前途,所以他选择了和楚震东团伙撇清关系,可惜,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他已经有太多的把柄,落在了楚震东的手里,楚震东已经从一把刀,变成了握刀的人。

  什么事情让唐振藩也不得不做出如此退步呢?
  严打!全国范围内的严打!
  其实严打早就已经开始了,只是由于泽城地处偏僻,当时的势力又是红桃k等人,在市里一些强有力的干预下,严打风暴始终没有卷到泽城来,像百里外的老山,原先也没有被波及,但随着老山蜂王的倒台,孙明亮将势力彻底给毁了,老山失去了控制之后,严打就迅速的开始了,整得老山的混子都没法混下去了。
  而现在,泽城的势力大权已经彻底转移,在泽城一手遮天的是楚震东,楚震东根本不买他们的账,红桃k等人完全失去了影响力,上头对泽城,也就不再眷顾了,这半年的时间,还是当初路忠国的要求。
  路忠国为什么会要求拖延半年了,就是想替楚震东撇清关系,严打期间,判的可都是比较重的,半年后再开始,就和楚震东扯不上多大关系了,人家都蹲半年了,你总不能再将人拉出来再判一回吧!
  唐振藩视察监狱之行还没成行,这股风暴,已经在泽城刮了起来。
  从许端午得知消息的第一天起,就立即带着兄弟几个逼着王朗离开泽城去市里父母处,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王朗无论如何也不肯丢下兄弟们自己走,后来还是大着肚子的周小琪又哭又闹,硬是将王朗逼上了车。
  送走了王朗,许端午就松了一口气,可没多久,风暴就将兄弟几个都卷了进去,黑皮老李被逮了,金牙旭和王建军跑了,就剩一个许端午,因为参与的事情相对少点,现在又是城北建材市场的负责人,身份从混子变成了生意人,而且手里还抓着唐振藩的把柄,才没有被卷进去。
  即使这样,他们的资金还是被冰结了,存放在合作社的钱,由于和黑皮老六、楚震东、金牙旭等人的牵连,全部被查扣,要不是楚震东提前就安排许端午将资金分流,这一下,就直接斩断了楚震东团伙的命脉。
  至于手下的兄弟,则实在顾不上了,老刀、刚子、大牯牛都进去了,就剩一个大黄跑了,在当时的大环境之中,个人的能力,几乎微不足道,路忠良也不敢太过参与,整个泽城的混子,被抓了十之六七,泽城监狱一度人满为患,像冯默然、马三这样服刑期快到了的犯人,竟然都被提前减刑释放了,腾出监舍来重新装人。(前面我有一段数据说明了这次严打抓了多少人,这里就不再详细描述了。)

  这直接导致局面完全失控,当然,即使如此,泽城的地下势力,仍旧被许端午牢牢的控制在手里,为什么呢?风头一不对,许端午就将老山来的那六十个混子,送回了老山,他有十辆大卡车呢!真需要了,或者风头过去了,再拉回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手下还有六十个混子可以调用的,除了许端午也就没别人了,何况还有其余的一些侥幸逃脱的混子,也都聚集在许端午手下。
  怎么说呢!许端午守家的本事,一向都是一等一的。
  由于建材市场里的混子提前撤到了另外的三条街上,建材市场也没有被牵连进去,兄弟几个的基业,仍旧保留了下来,但其他的地盘,却无法顾及了,城东、城西和中街的地盘,全都丢了,随即各个国家部门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冒了出来,各行各业,都有了法规制度,可以说,整个泽城都换天了。
  遭受同样惨重的,还有城南的癞皮老李和码头宋,癞皮老李由于长期经营色-情场所,也被抓起来判了,烟花巷全部强制解散,烟花女都被抓了起来,至此,烟花巷算是正式退出了舞台,原先因为烟花巷繁衍出来的附带品大夜市,却保留了下来,还成为了城南的经济支撑。
  至于癞皮老李的手下,损失的更加惨重,老嫖被抓了,大老黑被抓了,就剩一个小白龙,由于这家伙躲回了乡下,倒躲了一劫,其余的手下更是被抓的差不多了。

  至于码头宋和海子,都没有被抓,也许是因为码头宋比较配合的原因,但码头上再也不是他说了算了,成立了新的管理部门,码头上的人则抓的抓,散的散,曾经的泽城第一势力,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烟消云散。
  海子当真值得敬佩,码头宋一直都在码头上,除此之外,别无家院,被赶出码头后,没有去处,他将码头宋接回了家,当老子侍奉着,爷俩又有不少积余,盖了三间大瓦房,就这么生活着,虽然威风不在,可却也算清闲。
  一直影响着泽城各行各业的地下势力,在一阵狂风暴雨之后,几乎被扫了个干净,叫得响字号的,仅剩一个提刀军师许端午,还只能以生意人的面目出现了。
  至此,可以说,一个旧的时代彻底画上了句话,一个新的时代,悄然来临了。
  在此次严打之中,收益最大的,不是唐振藩,也不是周局长,而是高玉林!高玉林一向都有整治泽城的心,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施展拳脚,这次严打可让他逮着机会了,经他手亲自抓的,只怕不少于五十个,泽城和四邻八乡的都有,每天晚上,他家门口都聚集一堆人求情的。
  可高玉林这家伙,软硬不吃,天王老子来求情也没用,你犯法我就抓你,最后实在被烦不过,干脆直接搬到派出所宿舍去住了,最后老百姓自发给他送了面锦旗,称他为白面青天!
  最高兴的,是民间的老百姓,以及各种各样的商铺,全都欢欣鼓舞,认为再也没有地下势力向他们收取份子钱了,悲催的是,随后就发现,那些接管了所有大街小巷的各个部门,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好运。
  就以城东菜场为例,原先在楚震东手中,原先每个摊位每天只需要交几毛钱,在楚震东涨价之后,每天也就一两块,水产肉类交的多点,也就三块,有时候丢包香烟,打个招呼,不交也无所谓,可自从某局接手之后,一个卖菜的摊位,一个月得交上百了,这且不说,还得办这个证那个证的,一堆证办下来,够卖几个月菜才能赚回来的。
  更搞笑的是,证有期限,今年办过了,明年还得交钱!这些上交的钱,是原先交份子钱的几倍!
  想想也是他妈的滑稽!
  楚震东在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之后,也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十分清楚,这可不是能硬来的,当下立即吩咐许端午,保持现状,维护住建材市场,将一切有可能违法的事情全部停掉。
  他清楚,一切的希望,都在许端午身上,他再一倒,兄弟几个豁出命去打下来的基业,就他妈全没了。
  而许端午也听从楚震东的吩咐,更加的低调了,除了建材市场的生意,其他的一律不插手,这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一部分的实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