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82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09 06:56:00
  第255章:这里可是监狱!
  很多事,在没有发生之前,都不知道后悔,可等知道后悔的时候,已经迟了,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后悔药卖,那些所谓大哥,表面风光,可哪一个人不是几进宫,有的在外面的时间,甚至都没有在里面的时间长,大好年华,有多少时光又是在监狱里苦苦熬过的,隐藏在风光背后的腥风血雨和辛酸苦楚,又有几人知道?
  这都还是轻的,有很多混的,进去了之后,再出来直接就和社会脱节了,还有一辈子都出不来的,更有直接被枪毙正法了的,自己的命丢了不说,丢下一家老小,受尽仇家欺辱,苦不堪言。
  这也是楚震东之后决心洗手上岸的主要原因。
  当楚震东被法警带出法庭之时,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哭成了泪人的路佳佳,终于眼圈一红,流下几滴英雄泪来,陡然喊了一句:“别等我了!”
  路佳佳立即撕心裂肺的喊道:“震东,我会等着你!一定等着你,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

  楚震东将头一低,被押解出了法庭,在他身后,留下的全是路佳佳的啼哭声。
  当天楚震东就被送到了泽城农场,分配在了第三监区,第三监舍,编号3311,二级严管。
  什么叫二级严管呢?就是对犯人管制力度的分级,分为一级严管、二级严管、一级普管,二级普管,三级普管、宽管等,这是有标准来衡量的,主要是由服刑的时间、服刑期间的表现和减刑分来决定,还有特级严管,主要针对判刑时间特别长,一般都是死缓、无期或者十五年以上,具有暴力倾向,有一定威胁性的罪犯,
  另外还有高度、中度和低度级别的戒备,同样是以刑期、危险性以及逃脱意向等等因素决定。
  楚震东这种刚进来服刑的,又是社会大哥,而且还没有减刑分,本来应该是一级严管,但他是自首的,认罪态度良好,事先又有打点,所以从轻处理,降到了二级严管,但相对来说,也并不好受,管制的力度,仅次于一级严管。

  至于排到这个号,并不是说监狱里就有三千多人,泽城一个小地方,那时候人口并不算多,但因为地处三省交界,反而建了一座监狱,不过就连附近地区犯罪分子都算上,估计蹲劳改的也就七至八百人,为什么排到3311号呢?第三监区,第三监舍的十一号而已。
  在我写这本书之前,也看过一些关于监狱的小说,每回看到对监狱里的描述,我就呵呵,一看就是胡编乱造,很多对里面的编制、制度一点都不熟悉,完全乱写一通,有写监狱里有一万多号人的,还有写一个老大在监狱里开赌场喝酒玩女人的,这种事情,不可能在中国的监狱里出现,监狱就是监狱,你在外面混的再牛逼,进去了就得识相点,不然治你没商量。
  实际上我也没进去过,可我却知道问一下进去过的人,即使不齐全,却最大程度的贴近真实,创作是一种态度,你认真对待你的作品,你的读者才会认真对待你!
  里面有些啥呢?香烟有,而且比较普遍化,几乎每个监舍里都有,狱警一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酒极其极其稀罕,主要怕喝大了生事,得相当牛逼的人才能弄进去,弄进去了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喝,一发现立即没收,而且扣分,扑克牌有,但不许赌博,罪犯在一起,最多赌赌香烟,有书、有明星海报,其他的像管制刀具基本没有,女人更不用谈。

  要不怎么叫监狱呢!在里面没有自由可言,如果和在外面一样,还不知道多少人想进去呢!
  很多进去过的老大,提起监狱的时候,都会选择沉默,这并不是故作高深,而是在监狱里的经历,对他们而言,就是一场噩梦,我在为这本书准备素材的时候,曾经咨询过一个算可以的混子,谈及以前的岁月,什么都不避讳,威风事以及被人打的糗事都说,就是一提及在监狱里的事,他就会选择逃避,要不就是转移话题,要不就是苦笑不语。
  失去自由的岁月,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那种被世界抛弃的孤独感,甚至可以让一个在外面牛逼轰天的大混子,为了一分减刑分,能去给一个小小的狱警擦皮鞋!
  所以说,犯罪的成本非常巨大,有想犯法的趁早灭了那心!
  监区长是个高高瘦瘦不苟言笑的黑瘦汉子,大概也收到了招呼,楚震东也配合,并没有为难楚震东,说了几句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回归社会之类的场面话,就让另一个黑瘦狱警带他去了监舍。
  一进监舍,楚震东就愣住了,里面的人一个都不认识,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和大狗熊分在一个监舍的,这样一来,这个希望可就破灭了。

  随着这个希望破灭的,还有自己可以在监狱里安安稳稳的希望!
  从楚震东一进监舍,狱警还在门口的时候,里面的人就一个个全都盯着他看了,没一个的眼神是怀有善意的,有的是嘲弄、有的是凶狠,有的是冷漠,更多的是有好戏看了的幸灾乐祸。
  楚震东立即意识到了不对劲,特别是坐在中间那张铺位上铺的那个汉子,四十来岁,一脸横肉,淡眉毛三角眼,正啧着牙花,由于都剃着光头,看起来有点像少林寺里的那个秃鹰,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竟然还透露出一丝敌视来。
  随即那狱警交代了两句,意思是不要生事,不要欺负新犯人之类的,可能这已经是场面话了,监舍里的犯人都听的习惯了,并没人真当一回事,甚至看向楚震东的眼神,更加的不友善了。
  楚震东立即打量了一下,这个监舍看上去还不小,有六张上下铺,分左右各三张,中间是过道,空着两个靠里面的下铺,里面靠墙一排是洗漱池子,洗漱池子边上放了一排塑料盆、里面放着毛巾、牙刷和白色的塑料牙缸,和自己抱进来的玩意一样。
  在洗漱池子的另一头,就是厕所,只是用一个隔断和床铺区隔开的,目光被隔断阻碍了,看不见里面啥样,不过没什么味,清洁的应该还算干净。
  里面连自己在内,一共就十一个,很明显自己是最后一个,除了那个在上铺满脸横肉的汉子,在他旁边的左右上铺,还有两个汉子,都在三十岁左右,一个比较结实,圆脸大眼,大鼻子大嘴,粗短脖子,看上去孔武有力,另一个则削瘦一点,大脑门细长眼,蒜头鼻子薄嘴唇儿,看自己的眼神里,就透着一股子坏水。
  其余三个上铺,也被人占了,都是小年轻,看上去和楚震东差不多大,也就二十露头,一个个横眉毛竖眼睛的,看着就带着股暴戾,而且眉宇之间,都有点痞气,在外面应该也是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