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3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着急?”我本意是想告诉了他之后,看他能够帮我斩除这两种蛊术,毕竟天师境界是我一直梦想所在,但有一线可能,就不想这么拖着。
  此时听他这么说,我顿时有些着急,以为他没听到我之前从杨仕龙那里听到的方法,便又跟他讲了一遍。
  等我说完之后,祭祀恶灵却又摇了摇头,“斩除之法的确可以一试,但这蛊术是福是祸却还不一定,你暂莫着急,等我回头调查之后,再做决议。”
  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这蛊术是福是祸还不一定?莫非当初那老姑婆给我中下这蛊术,还是送给我了一份好处?

  我思索了一下,此时我已经有媲美天师的实力,再加上蛇灵和瞳瞳也一直寄居在我身上,真要有事,以我三人之力。足以应对。若遇到集合我三人之力还无法应对的情况,就算我进阶到天师,也没什么用。
  如此一想,我便点了点头,同意的祭祀恶灵的话,暂时不着急进阶。
  说定这件事之后,我又问起祭祀恶灵接下来的打算。
  我跟祭祀恶灵之间的关系很奇怪,仿佛极为陌生,又仿佛极为熟悉。他至今没确切的说出他的身份,但对我却掏心掏肺,甚至可以说是唯命是从。
  或许一开始我对他还有些质疑,但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早就对他非常信赖,甚至可以说有些依赖,所以此时才会主动问询他的意见。
  祭祀恶灵听到我的话,微微沉吟了一下,才告诉我说,他体内吸收的太岁肉身之力,不能长期储存,必须得尽快消化吸收,另外他还要去调查一下我身上两种蛊术,所以,接下来他要我离开一段时间,让我自由行事便是。
  闻言我张了张口,却并未说话。原本我心里在想,祭祀恶灵如今恢复到了阳神天师修为,以他的见识和手段,怕是世间所有的阳神天师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既有如此实力,再加上我和蛇灵、瞳瞳一道,或许能上龙虎山上问天师教讨个公道。
  当初被那群天师冤枉,继而一路血腥追杀之事,我至今恨意犹存,无法释怀。当时那一路,若不是有墨易珠,若不是想起了尸阴宗,怕是我早就被天师教的人取了性命回去。
  只是此时祭祀恶灵着急消化力量,此时倒也不急,待他回来之后,再上龙虎山也不迟。而且就算没有祭祀恶灵在,以我此时的实力,也不怕龙虎山的人再来找麻烦。就算面对阳神天师。我打不过也能轻易跑掉,不会再有性命之忧。
  如此一想,我也便释怀了,心里按下此事,转头把瘫倒在一旁,此时早已昏迷过去的蒋东成抱了起来,连着他手里的方天扇。和那书生模样的大师兄的尸体一起带上,沿着先前被太岁巨尸趟出来的那条路,起身离开了这里。
  至于徐应瞿和那胖大酒徒的尸体,我原本也想收敛,但搜寻一番之后,却发现这两人的尸体早已被先前那些藤蔓绞的粉碎,根本找不出一片完整肉块,这才作罢。
  出去的路上,我还没走出去几步,脚下“叮当”一声响,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我忙低头一看,却是早先尸阴宗那“老祖宗”从太岁巨尸身体内出来时,寄身的那四个小鼎。
  这种模样的小鼎。我此前已经见过两个,一个是在梅州玄学会,一个是在深圳那果园地窖中。
  梅州玄学会发现的那个小鼎,我至今还带在身上,而深圳那枚却是被公丨安丨部门收走做了物证。
  当初第一次发现这种小鼎的诡异之处时,我就曾研究过,后来还曾大胆猜测这小鼎是传说中的九州鼎,此时又遇到四枚同样模样的小鼎,我自然没有放过之理,连忙全部捡了起来。
  拿到手里仔细一看,这四枚小鼎的确跟之前的“冀州鼎”一模一样,唯有上面的篆体字不同,这四枚分别是,“徐州鼎”、“扬州鼎”、“荆州鼎”和“雍州鼎”。
  此时有祭祀恶灵在。我自然不用自己胡乱猜测,而是将这小鼎拿给祭祀恶灵,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祭祀恶灵根本没接,只是扫了一眼,便开口道,“这是仿制的九州鼎,本就是你的东西,你且收着,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要把其他的几枚全部找到,方便以后行事。”

  他这话又是没头没脑的,不过此时我早已经习惯了,根本没再问什么,只是把我之前曾见过两枚这样小鼎的事告诉了他,祭祀恶灵也不以为意,交代我保管好已有的五枚,回头把深圳警局那一枚也拿到,至于剩下的三枚小鼎,有机会也一定要拿到,但也不急,无需强行寻找。
  起码从他的表情上,我能看出来这不是坏事,于是我点点头,没再多问,随着他一起离开了尸阴宗。
  八百里太行山稍逊巍峨,但却不缺绵长,以我和祭祀恶灵的脚程,走了许久才彻底从尸阴宗所在的山脉走了出来。正要沿着山路继续往外走,祭祀恶灵却忽然一摆手,示意我停了下来。
  我还未开口询问,抬头一看,便发现前方不远处,三个人影从半空中飘摇而至,观其面容。竟是先前追杀我们的那三个龙虎山天师。
  我在尸阴宗内足足数月时间,不想他们却是有耐性,硬生生等到了现在。
  我们驻足后不久,那三人便落到我们跟前,当先的还是当初那庞大天师,他盯着我,脸上满满都是笑意,出口道,“踏破铁鞋无觅处,昨日尸阴宗似有变故,我还没来得及去查看,不想便在这里遇到了你……周易,这次你无路可逃了吧?”
  他脸上的笑容压抑不住一般,笑的一张胖脸都几乎变形了,但他肯定不知道,此时我也止不住心里的喜悦。本以为祭祀恶灵着急闭关,无法找龙虎山的人报仇,却不曾想,他们先自己送上门来了。
  他们既然敢死,那我自然敢埋,当初那千里追杀的血仇,今日定要百倍奉还!

  我冷冷看着那胖大天师,嘴角露出一股笑意,开口应道,“你们龙虎山的人既然如此有耐性,我自然是无路可逃……呵呵,还为请教阁下名讳?”
  胖大天师显然也不着急动手,点头道,“也罢,好叫你做个明白鬼,贫道乃嗣汉天师府东隐院院主李窿乾。”
  东隐院?听说那是天师府内现存的唯一道院,院主身份非比寻常,在天师府内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也怪不得同为天师修为,这胖大天师却俨然是另两个天师的上司一般。
  至于“李窿乾”这个名字,从正一教的三山滴血字辈来看,“穹窿扬妙法”,他显然比陈扬庭还要高出一辈。
  我点点头,“原来是东隐院李院主。怪不得好大的威风,不过我有一事不明,当初殷商王陵之事,我已尽数告知于你,这数月以来,你们为何还苦苦追着我不放?”

  这件事的确是我心头疑惑所在。我和龙虎山之间有仇没错,但对龙虎山来说,更重要的显然是那个女人,就算他们不相信我的话,也应该做多方面的准备才对,可他们倒好,当初追杀我的是这三个人,现在守着我的还是这三个人,看样子这几个月,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这里,似乎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到了我身上。
  日期:2017-02-1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