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首次解密还原多重人格真实故事》
第6节

作者: 谭琼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见过你。”安东海的声音在背后传来。
  龙飞没停下手里的动作,只是斜眼向后看去,然后将玻璃碎片捡起来,吹了吹,又拿到他眼前晃了晃,这才问:“你说你见过我,在什么地方?”
  安东海好像不大敢确定,但试着说:“昨天,街上死了三个人,你也在吗?”
  日期:2017-06-23 10:11:56
  安东海是个奇怪的人,不是他自认为奇怪,而是在外人眼里,他也确实很奇怪。他经营的这家电脑维修店,生意不好不坏,只能说勉强糊口。
  六道镇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安东海就是这五脏之一,在镇上以这门营生存活了多年,倒也没想过大富大贵。当然了,都是老顾客照顾生意。说起老顾客,这就是他最为奇怪的地方,很多生意人对待老顾客都如同对待上帝。安东海不一样,即使是老顾客,在他眼里也往往是过目就忘,下次来也似乎毫无印象。
  所以安东海没什么朋友,这是最重要原因之一。
  在这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是否自己的记忆系统出了问题,直到最近才有所警觉。
  安东海的老婆是个哑巴,这跟他很搭。他很少讲话,一天到晚也说不上三两句。那些老顾客中,不少人因而也真把他当成了哑巴,很多时候都是用笑容和简单的动作,去完成整个交易的过程。
  按照安东海所言,前一天冒着大雪出门去县城扫货,第二天坐班车回到镇上。到达镇上时,时间尚早,大约九点左右的样子。他习惯性在肩上挂着个袋子,袋子里是电脑和其他一些电子元件,右手插在口袋,步履沉稳。偶尔换一下手,但很快又换回来。他眼里全是白色的世界,脚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有节奏的声响,每走一步都会在身后留下深深浅浅的坑,很快又被雪淹没。

  他还记得,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个场景:他走过街头的时候,突然有个女子从楼上落下,轻飘飘的,像雪花一样。
  安东海一开始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直到耳边传来惊恐的喧嚣。
  不多时,丨警丨察赶到现场,正在忙活的时候,安东海被挤到了人群外。他眼巴巴看着从尸体下流出的殷红的血,血在他眼球上无限泛滥,最后全世界都好像被染红了。他的内心无比失落,甚至有点疼痛。那些死去的人跟他毫不相识,记忆中也好像根本没去过他店里修电脑。
  幸好我不认识他们,要不然也许会更加心塞,或者伤心。不过即使这样,他终于还是感觉呼吸困难,就像有无数双手正掐着他脖子,不仅痛,而且快要窒息。

  他很怕血,看到血流出来,越来越多,像莲花一样绽放。他的瞳孔不断放大,脑袋也嗡嗡作响。他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甚至折磨得他无法站立,不得不蹲下身来。他不敢再看尸体,巨大的痛苦侵蚀着他的内心。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他再次起身的时候,看到了龙飞。那会儿,龙飞的目光正在朝他这边看,也许正在人群中搜索什么。他慌忙垂下眼皮,生怕被人看透自己内心的紧张和惶恐。可他发现那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站立的方向,不禁担心地想,他是在看我吗,他看到我了吗?
  日期:2017-06-23 16:17:59
  “当然,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会在现场一点也不奇怪!”龙飞走出门时,又驻足瞟了一眼尸体,突然问,“你当时也在现场?你为什么会在哪里?”安东海忐忑不安地跟在后面,牛头不对马嘴地说:“我真的看到你了。”
  “第一次遇到那种事吧,什么感觉?”龙飞出了门。安东海听懂了他的意思,摇摇头说:“太惨了,三条人命啊,转眼就没了。”
  龙飞赞同地笑了笑,追问道:“你认识死者?”安东海眼里似乎射出一道光,但随即熄灭,紧接着反问:“如果我认识死者,你会不会把我当成嫌疑人了?”
  龙飞哑然失笑,又转身看着地上的死者说:“家里出了这种事,我很抱歉,节哀顺变。相信我,会抓到凶手的。”
  “你有看到我吗?”安东海再一次答非所问。

  “什么?”龙飞很奇怪地看着他,他发现自己这个问题很傻,也许龙飞当时根本就没在意现场每个人,只是在思考问题罢了。
  “我先走一步,待会儿会有同事来将你老婆的遗体带回去。”龙飞说,“不过出于保护现场的需要,得麻烦你暂时回避。去外面住一晚,或者去亲戚家住一晚。”
  安东海送龙飞离开后,提着酒瓶走到死者面前,猛灌了两口,双目失神地看着远处,眼角滚落两行热泪。
  龙飞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总浮现着血案现场,以及那些已经不能言语的尸体。就在他从安东海那儿离开时,已经当面打电话向所长汇报现场情况。
  房间里的摆放很整齐,整齐的完全不像是个单身男人的家了。
  龙飞从某些意义上来说,是个居家好男人,除了爱干净之外,行为做事还特别守时,在这方面,甚至有点强迫症,约好的时间做什么事,就算迟到一分钟也不行。

  一个男人有洁癖,还有强迫症,就像《火柴人》中的男主角罗伊,很多时候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实他们很烦自己,却又无法摆脱那如影随形的控制。龙飞就是这样一个人,经常会把自己锁在屋里,宁愿独自睡觉也不愿出去走走。其实他在洁癖这一点上还好,作为一个丨警丨察,与罪犯打交道,经常会见血,或者比血还要肮脏的东西,他必须面对,必须克服恐惧心理,顶多回家后多洗几遍手,多洗几次澡。

  他最烦自己的还在于强迫症,那种不想听大脑使唤,却又不得不按照中枢神经的指挥去做某件事的时候,那会让他很崩溃。比如出门这个动作,简单的关门,然后离开。再复杂点,关门、反锁,再离开。可是他每次都会把关门、反锁,再离开这个过程重复好多遍,一遍又一遍查看,一遍又一遍检查,直到终于说服大脑,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不过有很多次,龙飞都没能心满意足的离开,因为走到中途,他会突然想起关门的那一套程序,感觉哪里似乎出了问题,于是又转身回去,重新检查一遍锁好的门,然后才终于放心地走开。
  日期:2017-06-24 10:34:09
  既然睡不着,干脆起床,从简陋的书架上随意取下一本书翻阅起来。他有看书的习惯,尤其是睡不着的时候,经常会看会儿书。他的书架上有不少书,但总体就两大类,探案的和心理学方面的。这些书他基本都看过,还有些书甚至不止看过一遍。
  随手翻了几页,好像没什么想看书的心情,他明明记得不久前刚刚看过这本书的,这时候再次拿起,却觉得了然无趣。书的扉页上写着几行字: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究竟哪样更高贵,去忍受那狂暴的命运无情的摧残,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把它扫一个干净。面对不完美的自己,面对不堪重负的自己,继续生存下去的不二法则就是伪装自己,欣欣向荣的繁华景象下是一颗颗疲惫不堪的心,自我分裂下的自我毁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