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首次解密还原多重人格真实故事》
第5节

作者: 谭琼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东海满脑袋里都是碎片,太多太多的事想要被记起,可都像裂了缝,无法成型。他想把碎片拼凑起来,但始终无法达成所愿。
  汽车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爬行,像蜗牛一样。安东海的心也像蜗牛,顶着厚厚的壳子,壳子下面是一副冷冰冰的躯壳。他睁开眼,目光再次落到前面满脸冰霜的女售票员脸上。
  我有买票吗?难道没有?安东海在看售票员时,意识到自己被售票员盯住,变得浑身不自在,明明不想回应那双眼睛,想装作非常自然的样子。他这样做,其实更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买票,但又不好主动开口问询,情愿那个女人能亲口跟他说话。
  他开始在口袋里摸索。没有找到票根,所以他还是不敢确定自己到底买票没有。但他摸到了钥匙,还有一部手机,另外就是个钱夹子,里面应该没剩下多少钱。他掂量着肩上不轻不重的袋子,在心里暗自忖度这些东西到底花了他多少钱。
  小镇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野中。镇上的房屋普遍不高,顶多两三层楼,错乱地排列在山坳的雪地里。目光掠过小镇,远处是崇山峻岭,再往更远的地方看,则是黑压压的云层,云层和山峦融在一起,没有清晰的界线。
  轰——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声惊醒。
  这声巨响,源于汽车的突然失控,车轮紧贴在路面,试图停下来,但仍然摇摇晃晃地滑向路边,撞上立在田坎边的一棵大树,戛然而止。
  雪花从树上哗啦啦地落下,天女散花般翩翩起舞,但有几块积雪落在车顶,像砸下的硬石,发出重重的声音。
  谁也没料到快到达目的地前会发生变故,受到惊吓的乘客东倒西歪,闹嚷声此起彼伏。
  日期:2017-06-22 10:19:21
  安东海先前被撞的脑袋余痛未消,再次受到撞击,身体紧贴在门上,像块狗皮膏药。
  车门开了,站在门口的安东海,被惊魂未定的乘客们挤出门外,酿跄着差点没摔倒。他脱离了车体,转身看着受伤后正在冒烟的绿皮车,怅然若失。
  受到惊吓的司机,瞪眼看着碎裂的车前挡风玻璃,久久没回过神,以至于都忘了熄火。

  安东海看着冒烟的车头,耳边充斥着汽车的马达声,怅然若失。
  他的思维很奇怪,虽然也受了惊吓,但总算没有被人追问买票的事,所以他松了口气,变得有了底气。
  他的奇怪的思维和逻辑,像极了一位心理医生跟一位洁癖患者的对话。医生问病人为什么每晚睡觉之前都无比担心房门锁好没有,难道是害怕小偷登门去入室?
  病人回答:“不,我并非害怕东西被偷,而是担心小偷进屋后会把我的房间弄脏。”

  看吧,多么怪异的思维。
  安东海最近正是被这种怪异的思维搞的心烦意乱,魂不守舍。
  此时的他,站在雪地里,望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明白自己总算是顺顺利利地回到了六道镇。不远处有一座尖形屋顶的的房子,据说是教堂,当年还有外国传教士,不过现在荒废了。教堂是安东海的参照物,每次回来,看到教堂,便知道自己没有迷路。只是安东海从来没有进去看过,虽然就在小镇的另一头,而且离他的修理店并不远。
  他背着袋子,高一脚底一脚地踩在雪地上,脚底传来有节奏的声音。从车站离开,再没有别的交通工具。两条腿不听使唤,就像脚下的积雪,软绵绵的。他再次抬头望向教堂,那就是家的方向。
  安东海路过包子铺时,闻到香味儿,才感觉有点饿了,他不记得自己多久前吃过东西,但饥肠辘辘的感觉是最为真实的,所以停下来买了个包子。他以前经常关顾这家包子店,只是很少跟老板搭讪。他摸出皱巴巴的钱递了过去,接过包子,谁知老板有事没事的主动问他:“这次怎么去了这么久?”
  他拿着包子,正要往嘴里送去,突然听见这话,不得不停了下来,匪夷所思地看着老板,思绪翻江倒海,但随即装作讶异地说:“哪有好久,这才两天呢。”

  “两天?你记错了吧,四天前我从县城回来,看到你上了去县城的车,本来想叫你,但你没看到我。”老板神经质地说完这番话,就接着转身做生意去了。
  安东海抡着眼睛,像个傻子一样转过身去,愣愣地回想着老板的话,终于确定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而且是大问题。没错,老板的话明明是在说四天前见过他,也就是说,他四天前就已经离开六道镇去了县城,可为什么自己只记得在一家旅馆住过一夜,其他的所有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包括到底有没有结账,怎么去的车站等等,全都从记忆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啦,我这是怎么了!他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当然,除了恐惧,更多的则是担心,无比的担心。他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安东海原本害怕的是找不到答案,而现在更为可怕的是,他知道了真相。
  四天!安东海无法正视这个数字。
  这么说,他整整迷失了四天!
  日期:2017-06-22 16:59:37

  “喂,想什么呢?”龙飞打了个响指,又问他大概什么时候回家的。
  安东海想了想,不敢肯定地说:“大概六点多钟吧。”
  龙飞取下眼镜擦了擦镜片,重新戴上,再次抬头盯着安东海的眼睛,似乎想从那双眼睛里找到点什么,但结果却令他失望了。
  安东海眼神游离,来回闪烁,似有难言之隐,但突然跪下,浑身颤抖,摸着女人的脸庞,大张着嘴,却哭不出声。

  龙飞捏了捏干涩的鼻子,使劲吸了吸,重重地吐出几个字:“从现场初步掌握情况来看,你老婆是被杀的。”
  安东海忽地站了起来,迎着龙飞的眼睛,带着哀求的口吻喊道:“帮帮我,求你帮我找到凶手,我老婆没有得罪什么人,她死得太冤了。”他说完这话,突然又冲龙飞跪下,头深深地埋在地上,任凭龙飞怎样拉拽都不起身。
  “安东海,你到底还想不想抓到杀人凶手,想的话就立刻给我站起来。”龙飞这声怒吼果然凑效。安东海想起身,脚下却似有千钧之重,直到龙飞再次拽了他一把,他才端端正正地站稳脚跟。
  龙飞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看着地上的尸体,叹息道:“好好配合我,把你知道的,猜测的,想告诉我的全都说出来,我相信,只要你配合,很快就能抓到凶手。”
  安东海眉头紧锁,再次陷入无尽的遐思。

  “导致你妻子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后脑勺受到猛烈撞击。”龙飞抽了抽鼻子,眼神瞥见了堆在不远处的几个酒瓶,其中一个酒瓶已只剩下不到一半的酒,其他酒瓶都是空的。他收回目光,突然又附下身去,隐约发现墙角的桌子下有块破碎的玻璃,伸手想掏出来,但又够不着,直到整个人趴在地上,使出了浑身力气,几乎让手臂伸长到极限,才终于摸到了冰冷、锋利的碎片。
  安东海眼巴巴看着龙飞的动作,突然想到了什么,瞳孔瞬间放大了数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