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84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炎炎,你还在担心那个杀手吗?放心吧,算他被你接好了胳膊,短时间内也不能剧烈运动的!”赵嘉曦笑着,模仿着范炎炎刚才的语气对他说。
  范炎炎心也有点无奈,起刚才那个杀手,他现在更担心自己的处境,他试探性的问:“我把他的胳膊接好了,你是不是觉得不爽?觉得我的行为很愚蠢?”
  赵嘉曦无所谓的笑了笑:“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
  范炎炎沉默不语,寓言故事他当然听说过了,但现在是法治社会,他相信这个社会不会有像寓言的“蛇”那样的人存在,而且他帮助那个杀手也不完全是因为同情,更重要的是,他怕那个杀手那样死在那里,他必须让自己免责才行,不然那个杀手死了,他也是帮凶!

  过了不久,他们才从这条深深的小巷之走了出来,映入范炎炎眼帘的,是一处有着相当规模的城乡结合部,各处都是只有两三层高的平房,有不少房屋的窗户还透着灯光,借着微弱的灯光和月光还能看到土路仍未回家的行人。虽然这里地处偏僻,范炎炎却是不能完全放心,因为那个执着的杀手在他们遮挡号牌乘车逃离的情况下都追来了,他觉得这个城乡结合部也不安全。
  赵嘉曦带着范炎炎进入了城乡结合部,一路左弯右拐,不知道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去了。本来范炎炎对方向不敏感,有些路痴,赵嘉曦这样一搞,让他在这城乡结合部完全失去了方向,而且这一路他还看到了不少居住在这里的人,这些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让他有种异族人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像是被赵嘉曦给拐卖了一样。
  终于,范炎炎跟着赵嘉曦来到了一座平房跟前,赵嘉曦笑着说:“范炎炎,我们到了!这是我在这里租的房子,怎么样,还看得过眼吧?”
  范炎炎点了点头,他看着赵嘉曦的这座平房,发现这真的是平房,只有矮矮的一层,装修得也是非常LOW,跟城乡结合部的其它平房起来,LOW了不止一星半点,感觉其它的房子都是结婚时的新房,而赵嘉曦的这个房子本来是用来养猪的,后来改造一下租给了赵嘉曦。
  “范炎炎,快进来吧!”
  赵嘉曦打开了门,转过身来笑着对范炎炎招呼。

  范炎炎一时愣在原地,脚下挪不出步子,心感到十分不安,难道今晚要我住这里?在这么LOW的地方睡觉,真的不会得病吗?
  “哎呀,快进来吧!我一个妹子,难道你还怕我对你做什么不成?”赵嘉曦笑着走前来,连推带搡的把范炎炎送进了屋子。
  本来范炎炎心里还不怎么慌的,可是听到赵嘉曦说的最后一句话,他顿时慌了,赵嘉曦刚才把那个杀手的两条胳膊都拽断了,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简直杀手更加恐怖,跟这样的妹子呆在一起,范炎炎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凉了几分。
  然而,当范炎炎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内心的想法却是被颠覆了,屋子的内部看起来可从外面来看要美观多了,屋子虽然面积不大,各类家具和生活用品却是被摆放得整整齐齐,收拾得井井有条,看来这个赵嘉曦虽然心狠手辣,但也是一个爱干净爱整洁的人。
  “范炎炎,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赵嘉曦让范炎炎坐在客厅里的桌前,她自己则是转身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夜宵。看着赵嘉曦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范炎炎忍不住感叹,如果不是刚才看到她虐打那个杀手的暴力场面,恐怕我会以为她是一个质朴贤惠的普通女生。

  话说回来,赵嘉曦把我带到她这里来,是为了干什么?是为了通过我拿到夏侯武的名单吧?还有别人也在想拿到夏侯武的名单,他们找不到名单,肯定会第一时间想到作为夏侯武的学生的我,赵嘉曦应该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想把我保护起来,只要保护了我,相当于保护了名单……
  总之,得想个办法逃离这里才行,这个赵嘉曦喜怒无常,跟她待在一起,总觉得很危险!
  范炎炎心这样想着,他的手不经意间碰到了口袋,硬硬的质感传了过来,这是他在夏侯武家的天花板里发现的纸盒,里面装着什么,到现在他也没来得及确认,他慢慢将这纸盒拿了出来,棕色的纸盒外表呈现在了他的面前,虽然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纸盒,但整个盒子却是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让他有种拆开的冲动。
  突然,一股气息从身后传了过来,范炎炎下意识的抬头一看,赵嘉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一双好的眼睛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这一瞬间,范炎炎内心非常复杂,她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她已经看到了吗?我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吗?她会杀了我吧?
  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却让范炎炎感到十分的漫长,他呆呆的看着赵嘉曦,与她对视着,一时感到手足无措,手也仍然拿着那个纸盒,一动不动。
  半晌,赵嘉曦才缓缓开口:“范炎炎,这是夏侯武的名单吗?”
  范炎炎心非常紧张,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冷静的说:“这是我爸妈给我的纪念品。”
  赵嘉曦点了点头,说:“也对,怎么会是名单呢,名单大概都是纸质件之类的吧,这个小盒子里面也只能装纪念品一类的东西……哈哈,我这几天想名单想疯了,看到什么都觉得是名单,别介意啊!”
  范炎炎心有余悸的看着赵嘉曦,缓缓将手的纸盒放回了口袋里,他本以为赵嘉曦会要求他打开这个纸盒,刚才也是不抱希望的随便糊弄了一句,没想到她还真的相信了,这让他很是意外。
  赵嘉曦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范炎炎的情绪,她从厨房端出来了几盘热气腾腾的小炒,一一端了桌,送到范炎炎的跟前。范炎炎本来是有点饿的,但是经历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他已经食欲全无,不过为了尊重赵嘉曦的劳动成果,他还是拿起筷子勉强夹了几个菜品尝了一番。

  刚一入口,范炎炎的食欲再次被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赵嘉曦的性格和她的厨艺形成的巨大反差,还是因为他是真的饿了,他觉得这饭菜异常可口,一吃根本停不下来。
  突然,范炎炎发现赵嘉曦自己并没有动筷子,而是坐在桌旁自顾自的玩手机,他心不禁“咯噔”一下,“罂粟粉”这三个字无端的闯进了他的大脑,让他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是的,罂粟粉,深谙医学和生物学的范炎炎对此也有一定的了解,这是罂粟花的花粉,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精炼成为能让人产生强烈依赖性的药品,也是丨毒丨品!而如果单单把罂粟粉放入饭菜之当调料的话,虽然不如丨毒丨品那么致命,但长期食用仍然会让人成瘾!这赵嘉曦干嘛只让我吃,她自己不吃?难道是在饭菜里下了什么东西,想害我吗?想到这里,范炎炎立即放下了筷子,可他的目光却是再也无法从桌的饭菜移开了。

  赵嘉曦看到范炎炎突然不吃了,疑惑的问:“怎么了?不好吃吗?”
  不……不是不好吃,是太好吃了,好吃得让人感到恐惧!范炎炎咽了口唾沫,问:“你为什么不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