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6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贵松心里苦啊,他也不想左摇右晃啊,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那好像布满了全身神经末梢的痛感,是他尝过的前所未有的痛苦!
  李明涛走过来站在刘贵松侧面,不管枪里有没有子丨弹丨,任何人都不允许站在枪口前面。
  打量着刘贵松,李明涛说,“你练了多久,怎么还是这样?枪都端不稳了。”
  没错,刘贵松手里的95式自动步枪在颤抖,这种情况能打中目标那才叫怪了。前面的卧姿有依托精度射击,刘贵松的成绩是优秀的,但是看他这个跪姿射击训练的情况,这个科目妥妥完蛋了。

  “还有三天就打射击了,你要有点紧迫感。”
  李明涛说着,就过去从他身上取出水壶来,嗯,没打折扣,装满了水,然后……把水壶挂在了枪管末端,然后说,“这样是不是稳了一点。”
  刘贵松心里说:“我草拟大爷。”
  过去同样把顾九的水壶取出来,一样挂在枪管末端上,给他俩增加了难度,说,“这还算好的,你们挂水壶,我们以前挂的是砖头,足足三块火烧的砖头。”
  刘贵松再一次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恨不得马上站起来然后像疯了一般去跑两圈,浑身关节似乎被灌了混凝土一样难受,他宁愿跑上十趟五公里跑废在路上也不想受这样的罪,太难受了!
  五班新兵算多的,有俩,有些班就一个新兵,班长亲自带训,其他老兵自然有他们的训练项目,等新兵们熟练掌握了基本的作战技能,这才合作一处进行训练。
  李明涛就站在他们身后盯着他们,时不时的纠正他们的动作,提醒着:“别糊弄我,也别糊弄你自己,确确实实的保证准星在靶子上。三天后打射击要是不及格,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刘贵松快要崩溃了。
  当李明涛说,“刘贵松,尤其是你,咬牙坚持住,晚上给你开个小灶。”
  还要开小灶?

  刘贵松赶紧自己快要触碰到深渊的底部了,他突然猛地站起来同时爆发出凄惨的吼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
  李明涛愣神的时候了,刘贵松就端着枪冲了出去,冲上跑道就跟疯了一般一个劲儿的狂奔,跑的时候还啊啊啊啊的狂叫着,仿佛心中有万般的悲曲要用架子鼓敲击出来。
  李牧在徐岩的陪同下正好走过来看兵们搞训练,看见这一幕,李牧愕然:“这个兵疯了么?”
  “那个兵那个兵,过来!”
  刘贵松跑第二圈的时候,在最近的地方,被李牧招手喊过来。刘贵松还沉浸在崩溃中没出来,有些傻愣。
  徐岩就吼了一句,他的嗓门洪亮非常,震醒了刘贵松,刘贵松赶紧的跑过来。远远的李明涛瞅见副团长和参谋长都过来了,又恰好看见刘贵松“被狗咬”的一幕,一下子心就提了起来,连忙飞奔过来,在李牧和徐岩面前站定,余光看着刘贵松,恨不得把他给撕成了若干块碎片然后烤着吃。
  李牧这才认出来是刘贵松,他从幸福县带过来的兵,哪一个都不会记不住。只不过,小四个多月过去了,经过高强度的训练,这些人的变化是很多的,起码有些脸上的脂肪是不见了的,变得有棱角起来,有棱角的则显得更加消瘦,但精神头却是非常好,双目炯炯有神,而不是以前那副一个晚上打了十几炮的浮肿无神。
  “刘贵松,又犯什么错误了。”李牧直觉他犯了错误这才被班长罚跑圈。
  只是这个“又”字,让刘贵松心里一阵突突,暗暗委屈道,团座啊,我不就是跑五公里的时候把屎拉裤裆里面了么,这叫错误吗,什么叫又犯错误啊。
  刘贵松看向李明涛,李明涛赶紧报告说,“报告副团长,刘贵松正在进行跪姿射击定型,突然的就冲出去跑圈,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
  李牧和徐岩都糊涂了,看着刘贵松。
  低着脑袋,刘贵松低声说,“报告副团长,我这,我这实在是受不了跪姿定型了,宁愿跑十圈八圈也不想跪姿定型。”
  这话一说,徐岩表情就严肃起来,瞪着眼睛训斥,“跪姿射击训练,是你不想搞就不搞的吗!”
  看着刘贵松训斥,目光却飘向李明涛。参谋长和底下的大头兵隔着十层八层的级别,轮不到参谋长去教训大头兵,就当前这种情况,参谋长就是要训班长,也是有保留的。
  这要是他们的营连长在场,参谋长是可以放心的训的,只要参谋长不打算给营连干部面子。
  李牧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也是有切身体验的。
  跪姿射击定型训练被兵们简称为跪姿定型,除了训练,智慧的大头兵们成长为班长副班长之后,在严禁打骂体罚的规定之下,这个办法成了惩戒大头兵的恐怖利器。
  姿势不变,两手放两膝,腰板挺直,就那么单膝跪着,在低落的情绪之下,不出十分钟你就要叫苦连天爹娘不应。
  李牧还是新兵那会儿就经历过这样一件事情,原因很简单,连队干部在对排房进行卫生检查的时候,发现他们的排房门口有两颗小石子,和鼻屎一般大,在灰色的纹路地板砖上,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又是在靠近门框的位置,进出门很难踩到,踩不到就发现不了。
  连队干部检查卫生肯定不会随便走走看看,通常戴着白手套而来,边边角角的地方踩踩摸摸,一下子就发现了那两颗小石子。
  上午操课回来,吃饭的时候连队干部向排值班员通报了上午的卫生检查情况,排值班员直接就把这事告诉了排里的三名副班长。大头兵们吃完午饭会到排房,就被三名冷着脸的副班长集合起来,在排房里进行跪姿定型。

  负责那块区域卫生的兵要挨批,整个排的兵也要受到处罚,一人发错全体受罚,一直跪到大家汗流浃背咬牙切齿,从此就长了记性,往后是恨不得用舌头去把地板给舔干净的。
  的确有些兵能在三十分钟之内跑完十公里,但是却承受不住区区五分钟的跪姿定型。可能这是个体生理或者躯体架构上的区别,但确是事实。因此李牧可以表示理解。
  但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跪姿射击这个科目怎么过?
  因此,李牧问,“三天后跪姿射击考核,你这个样子,有把握吗?”

  谁知,刘贵松挺着胸脯就立下了军令状:“报告副团长!如果我考不及格,我天天跪一个小时!”
  李牧就呵呵笑,指了指李明涛,“你可就记住了。”
  说完就摆摆手。
  李明涛敬礼,就拽着刘贵松走了,走远了一些,回头看见副团长和参谋长转身走,他就气得一脚踹在了刘贵松的屁股上。刘贵松一个刺溜滑,捂着屁股委屈地低着脑袋老老实实回到了跪姿定型为位置。顾九看了个一清二楚,裂开嘴,有些暴的门牙闪着阳光。
  其他新兵对刘贵松是有些嫉妒的,自从上次喷屎拿了一个五公里第一,他的五公里成绩居然就稳定下来了,每次只要是计算单兵成绩,他都是一营的第一名,碾压了所有的老兵,以至于他在老兵那里是有较高地位的。
  日期:2017-02-15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