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6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这就是个主次问题,对107团来说,三大任务为主,探索轻型高机动作战部队的建设以及训练之路,试验新型装备的作战效能,为陆院学员提供实战化培训。其他的,就是次要任务。
  李牧当然不会被冲昏头脑枉顾了主次。
  “小李,你是专家,因此我需要你的看法和意见。”詹部长语气变得有些严肃,“我不是情报专业出身,但我搞了二十年的情报工作。战情,特情,都涉及。你看重的是部队战斗力的提升,我要确保的是部队的情报安全以及战场情报系统建设。正所谓,角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取了根烟点上抽了两口,詹部长却是没有继续说,而是打开抽屉取出一个档案袋递给李牧,“你看看这个。”
  李牧接过打开,是一叠红头文件以及更多的战情通报,全军范围的。越往下看李牧越吃惊。概括地说,这些资料很直观地告诉了李牧,当前我军面临的情报安全态势多么的严峻。

  层出不穷的策反方式方法,导致很多现役军人坠入了敌特设下的陷阱,结果就是造成不可估量的军事情报的泄露。
  李牧注意到一个新情况,资料里有好几份关于境外恐怖组织在我国境内从事的犯罪行为,都附带着有窃密,虽然是窃取的是常规的军事机密,但是很多零散的军事机密组合起来经过分析,是可以得到更重要的情报的。
  甚至,李牧还在资料里发现了一件熟悉的案子——沿海某特务村。当年李牧他们在某模拟训练基地训练,就碰到过一次特务窃密案件,当时李牧还擅自带着自己的班去追击。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那里的情况依然没有改观。
  “当前出现的一个全新的情况是,越来越多的犯罪团伙瞄准了针对军队的窃密,他们的特点是高素质化,通常把据点设在周边国家甚至更远,通过各种途径入境,窃取到情报借助互联网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发送出去。单靠地方安全部门,应付起来很费劲。”
  詹部长说,“战情部门准备做这方面的防御,技术方面不存在问题,但是我们没有合适的攻击人员。和大洋飓风行动一样,出动任何编制内的人员都是要冒巨大外交风险,因此……”
  李牧明白了。

  如果说猎人突击队尽管干的都是一些不为人所知的活,但他们的编制好歹还是在军中,尽管是挂在文化宣传队上面。
  但是,如果按照詹部长的说法,要出现的会是一支真正的影子部队。飓风突击队就是这样的部队。如果李牧他们在境外战死,不会得到承认,如果他们立功受奖,也不会以任务的名义,而是会等到合适的机会以其他名义授予。
  别忘了,李牧他们出境干活,他们每一名成员都是处于休假状态!
  当然,现役军人未经批准不得出境这条规定,在这里被选择性地无视了。
  “以后只有口头命令,没有任何纸面上的指示或者命令。”詹部长说,目光炯炯地盯着李牧。
  李牧缓缓地重重点头,“我明白了,回去之后,我马上着手准备。”

  注:弟兄们,对不住啊,步枪晕了,短刀突击队是红色攻略里面的,这里应该是猎人突击队,他-奶-奶-的红色攻略都快成心魔了……
  一连消失了一个多星期,团里的其他领导都觉得奇怪,他们只接到军区司令部的一个通知,说李牧和李凤翔临时被要求参加一个培训。至于解释,那是没有的。
  顾九终于看到副团长了,他被分到了快速作战第2营,也就是二营,五连,五班,他的班长是李明涛,就是他新兵连的时候的李明涛。很巧合的是,他的老乡刘贵松分到了四班,和他在同一个排,班长是原来的新兵连七班长沈明。
  前几天搞了一个内务卫生评比,五连碾压一营二连,获得了第一名。这个第一名意义不一般,因为是建团以来的第一次营级部队之间的对比。而作为二营尖刀连的五连,则和一营的尖刀连二连成了天然的对手。
  我五连要和你一营的比,就只跟你最牛逼的二连比,其他连队不够格。
  同理,我二连要比,就比你二营的五连,其他连队靠边站。
  因此,意义特别重大。
  然而,二营的兵还没高兴两天,前天的第一次武装五公里集团越野比赛中,二连领先了五连七秒钟!
  二连夺得了营级部队第二次比赛的第一名,尽管不是第一个第一名,但是却是军事训练科目上的第一名,比搞卫生的第一名含金量是高多了的。
  昨天开始,就有说法在兵们之间流传了。
  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五连被成为扫把连,二连被成为野牛连。五连的外号着实的不好听,并且带有嘲讽的意味。

  五连的兵们很郁闷,但是因为一营的营长是副团长兼任,包括二营的干部在内,都是打算忍气吞声的。事实如此,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辩解的。辩解什么的,部队是不允许存在理由的地方,干,干出来,大家能看得见,自然有一个公正的评判。
  干脆,五连的兵们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自嘲为铁扫把,目标就是要扫光一营的野牛。野牛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训练场上,兵们正在进行跪姿射击瞄准训练。右膝跪地,右边屁股坐在右脚后跟上,左腿膝盖与地面呈九十度,左手托枪肘部放在左腿膝盖上,右手握握把肩窝抵枪。左手肘部突出的骨头和膝盖上的关节凹处形成合体,成了稳固的支撑。
  这种瞄准姿势十分的痛苦!!!
  用不了一分钟,你就会感觉到被屁股坐着的那只脚痛苦不堪,全身的重心要落在那里,脚掌要承受多大的重量可想而知。那种痛苦不是肉被割了的痛苦,肉被割了,剧痛之后就会开始麻木,因为神经末梢不再反应痛感。但是那种痛苦不一样,那是一种从右脚开始向全身蔓延的犹如蚂蚁在清清楚楚地连爬带咬的痛苦,右小腿,大腿,腹部,屁股,胳膊,肩膀,直击大脑神经反应中枢!
  起初几次,几乎每一名新兵在前面三分钟就开始浑身颤抖额头冒汗。然而,这种跪姿定型瞄准训练,通常一次要跪半个小时以上!
  有些人训练了几次就开始适应过来了,撑过了前面的痛苦,就不会那么痛苦,和跑五公里差不多。
  但是有个别人不一样,比如刘贵松。
  对他来说,这种训练几乎是地狱一般的存在。
  今天又是这样的训练。
  身边游刃有余的顾九注意到刘贵松腮帮子在抖动,咬牙切齿的。
  远远的看见班长李明涛从那边和连队干部说完话走回来,顾九低声说,“老刘,认真点,班长过来了。”
  “你瞎了啊,老子不认真能这样吗?”刘贵松咬牙切齿地迸出来。

  顾九无辜极了,好心还挨骂,保持准星不离开一百米外的胸靶,还是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看你左摇右晃的,哪里有认真的样子。”
  日期:2017-02-14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