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363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我是一个即将死亡的人,要是我临死之前还将勾陈老人给弄死了的话,那勾陈老人岂不是也太亏了?
  所以刚才勾陈老人面对我的攻击也只能连连退让,直到现在才找到机会松了一口气。

  而一旁的蒋晴晴脸色则渐渐的冰冷了下来,她能够感受得到,此时我的状态便是上一次我对她动手的状态。
  如果不是这样的我的话,现在恐怕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吧?
  勾陈老人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呢,此时的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持着蝴蝶刀再次疯狂的朝着勾陈老人冲了过来。
  勾陈老人心里再次暗骂了好几句,现在的我完全就是一个疯子,勾陈老人心里竟然对我产生了一丝惧意。

  有时候,疯子的确是让人感觉到恐怖无比啊。
  勾陈老人连连后退,不敢与我硬拼。
  当勾陈老人看到不远处地上的一件物品的时候,勾陈老人不由得脸色一喜,再次发动了自己的速度躲避了我的一刀,直直的朝着前方扑去,随后此时的勾陈老人手里便多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便是乌恩其一直视其如生命的蒙古短刀,做工精致,乌恩其一直将其当做自己的情人。
  勾陈老人手里有了武器,也不再怕我,面对我砍向他的一刀的时候,勾陈老人将手里的蒙古刀横在了自己的胸口。
  叮!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蒙古刀安然无恙,而我手里的蝴蝶刀却裂成了两半。

  断了,这把蝴蝶刀跟随我出生入死了多年,就在这一刻断了。
  蝴蝶刀折断了,这似乎在象征着我的性命。
  用了这么多年,它估计也累了吧?
  此时的我目光之中没有太多的悲痛,因为我已经被悲痛给填满了整个身体,无法再增加什么别的情绪。
  大黑死了,蝴蝶刀也断了,或许我的性命也会了结在此地。
  但是无论如何,在我死之前,也要将面前这个人给拖下水!
  勾陈老人此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我手里的武器断掉了,我估计要安静一点了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勾陈老人竟然觉得刚才的我恐怕不已,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潜能,竟然短时间能够爆发出如此让人心悸的能力,就连勾陈老人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现在我总算是失去了对勾陈老人来说最有威胁的东西,没有了蝴蝶刀的我,就算是发狂又能够怎么样?难道自己还用怕我这样的一个毛头小子吗?
  而此时的我再次出手,用已经没有了刀刃的刀柄狠狠的朝着勾陈老人的腰部击了过去。
  我这样的攻击在勾陈老人的眼里不屑一顾,没有了利器的我,就算是打在勾陈老人的身上,估计也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吧?
  勾陈老人甚至都不想管我这一击,他要做的便是将面前的我给彻底击杀,让我下去与那条死去的大黑狗团聚。
  砰!

  我这一下狠狠的击打在了勾陈老人腰间的某个部位,勾陈老人也没有躲开,他甚至还想要开口嘲讽我一番。
  在勾陈老人的眼里,我这样的一个动作跟挠痒痒差不多,在勾陈老人的眼里根本起不了任何的威胁。
  “现在该我了吧?”勾陈老人残忍的笑了笑,看着我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怜悯。
  又一条鲜活的生命要消失了,勾陈老人此时心里竟然还生出了一些感慨。
  看着我没有说话,勾陈老人再次冷笑,开口道:“不过我还不想让你就这么死了,要不我先砍掉你的四肢?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勾陈老人笑眯眯的说道,而我还是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愤怒。
  勾陈老人此时有些疑惑,刚才的我确实有些可怕,尤其是那双眼睛。
  目光之中没有丝毫属于人类的感情,就只有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狠劲,勾陈老人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什么样的阵状没有见过?但是触碰到我之前的那双眼睛的时候,勾陈老人也感觉浑身一激灵。
  这哪里是人的目光啊?这完全是那些凶猛野兽才会拥有的目光!
  然而此时的我却没有了之前那样的目光,就如同清醒了过来一般,眼睛清澈不已,跟之前判若两人。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还能有两种人格不成?
  勾陈老人有些想不明白,不过也没有再想太多,准备开始动刀将我的手臂给砍下来,用乌恩其的那把蒙古短刀。
  然而此时的勾陈老人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勾陈老人此时只觉得自己身体内的力气就如同被谁掏空了一般,根本使不出来。
  勾陈老人心里一惊,这是什么怪事?
  以前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难道自己身体有什么隐疾不成?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被勾陈老人给否定了,勾陈老人很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虽然年事已高,但是勾陈老人很明白身体还硬郎得很。
  毕竟到了勾陈老人这样的年纪,对自己剩下的性命都会越来越看重,而勾陈老人也是如此。
  平时的勾陈老人生活规律极好,勾陈老人也不可能让自己的身体出现什么毛病,如果有毛病的话勾陈老人早就发现了,怎么可能会等到今天,或者说恰好等到现在才发作?

  勾陈老人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我。
  难道……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是因为我?
  “别想了,现在的你不可能动得了,至少十分钟之内不可能!”我冷漠的开口道,说出来的话就如同从地狱之中发出来的一般。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勾陈老人惊惧的看着我询问道。
  他很清楚自己如果十分钟之内都动不了的话,他会有着什么样的下场。

  十分钟,看上去很短的一个时间段,不过要是杀人的话,足够我杀他好几个来回了!
  我一脸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勾陈老人,并没有对其解释什么。
  如果让他在疑惑与恐惧中死去,岂不是更好的选择?
  其实我刚才的那一下击打在了勾陈老人腰间上的一个穴位,这个穴位很隐蔽,甚至都很难让人发现。
  我是从蓝皮书上看到的,上面甚至都没有给这个穴位命名,上面只记载了它在什么位置以及功效是什么,我跟小点点在家里试过,我也确定了蓝皮书上的记载是正确的。
  这个穴位的主要功能便是能够使人暂时性的失去所以力气,正常行动除了软绵绵之外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影响,但是想要用力气那是不可能的。

  我才刚学会这个穴位的使用,没想到现在就被我给用上了。
  其实我是没想到我会成功的,只是面前这个老头子太过大意,估计他也被我刚才的那就如同野兽般的表现给迷惑了吧?这样的勾陈老人哪里会想得到我还有着这样的心机?
  其实刚才我确实进入了那种恐怖的状态,大黑被面前这个勾陈老人活生生的掐死,让我内心的那股戾气攻心,占据了我的大脑。
  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我竟然很清醒,也很明白当时的我是什么样的状态,不过我还是依旧想要将这个勾陈老人给杀死。
  在蝴蝶刀断掉的时候,我也完全清醒了过来,而这个时候我的神智清醒,自然想到了这一招,没想到还真的被我给用成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