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53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发了,女魃要弄死我,被后卿带回青冥界了,我对后卿有恩。”叶少阳风轻云淡地装了个逼。
  “对后卿有恩……难以想象啊!”紫昆道人眼中露出仰慕至极的神情。
  叶少阳耸了耸肩,“这有什么,后卿穿的衣服还是我女朋友给买的。”
  本来说这句话是想装个逼,结果发现几人都在用异样的目光望着自己,这才意会到这句话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干咳两声,摆手说道:“好了越说越远了,说正事,我拿后卿来举例,只是觉得他跟凤兮前辈形容的大祭司的形态很像。”
  凤兮说道:“叶掌教,不必这么客气,叫我的名字就可以。”

  “哦,那就叫你凤兮姑娘。嗯……我刚说什么来着,假如真的是这样,那么只有一种解释:这个大祭司,不是人,也不是妖,更不是别的什么形态的邪物。”
  两人陷入沉默。凤兮试探着说道:“叶掌教是说,他是先天生灵?”
  “没错。先天生灵,本命不在三界之中,自然不能用普通生灵的形态来衡量。”
  就像后卿和女魃一样,虽然是尸王,但上古时期就已经出现,并非胎生、卵生、湿生和化生,至于最早是怎么出生的,谁也不知道。只有这样的生灵才能跳出三届,人间的监测类法术,针对的都是三届内的生灵,用在先天生灵身上,检测不出结果,也是正常的了。
  除了女魃、后卿,自己早先对付过的那只化蛇,也一样是先天生灵。想到化蛇,叶少阳思绪顺带过去了一下,这家伙当初被山河社稷图所收,被血菩提和小九联手赶走,就此失去行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叶少阳冥冥中有一种感觉:他们之间,早晚还会相见。
  紫昆道人道:“我听说,先天生灵中有十二祖巫、洪荒异兽……不管是什么,都不是人力可以对付的,这个大祭司难道真是其中之一,凤兮姑娘,不是我贬低你和令夫君,你之前说大祭司是设计擒拿了你们,这说明你们之前实力相差不多,如果真是先天生灵,对付你们何必这么费事?”
  叶少阳道:“不是每个先天生灵都是你想的那么强大。当然了,里头最菜的我也打不过。”
  毕竟是洪荒时期的生灵,几千上万的修为,就算是一块榆木疙瘩,也给堆成精了。
  凤兮说道:“我之前也是想过,大祭司或许真的是先天生灵,他当时的力量确实没有强大到可以瞬间击杀我们。不过,这恰恰更是提供了一个例证,据我所知,他不够强大,只因他失却了一部分力量,这也是他建造这座古墓的原因。”

  叶少阳忙问道:“等等,你是说,他建造古墓,是为了寻找失去的力量?”
  “是这样,他当时为了让我乖乖听话,除了威逼我,还用这股力量来引诱我,尽管我不稀罕,但也本着查证真相的心思,问过他一些……他说,那股力量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却是被封印在湖底,他无法直接取得,因此只有建造古墓,这座名义上是古墓,其实是一座祭坛。叶天师你们应该也发现了,这座古墓,是一个漏洞的形状……”
  叶少阳心中一动,回想这一路而来,墓道都是盘旋往下,逐渐到达深处,仔细想来还真是一个漏斗的形状。
  这个念头一旦打开,叶少阳心中豁然开朗,回想一些细节,便是明白了这座古墓用意。
  在风水学的说法中:弧形托阳,漏斗聚阴。有一个很常见的问题,几乎没有人认真思考过:为什么古往今来,人死之后的坟包要修建成现在这个样子?
  其实这就是一个反向的漏斗,只是因为是地面往上,所以轴心小的一端才在上面。这其实也不是华夏的独创,就连埃及的金字塔,形状也跟华夏的坟包差不多,大概是古埃及人不懂风水,却也是发现了一些气息走向的规律。

  而自己现在身在的这座古墓,因为是在平原上,地面上一马平川,没有风水可以借助,这才将古墓修成相反的形状,也就是一个小头朝下的漏斗,内部建造各种阵法,也都是为了营造出一个风水局,将湖泊的水精之气汇聚到“漏斗”底部,进行滋养……至于滋养什么,叶少阳就不清楚了。
  风水风水,其实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水字,将古墓建在湖泊下面,引起一湖水汽,简直就是绝佳的风水,至于古墓为什么能建在湖泊下面,这一点叶少阳也早就想明白了:湖虽然大,但是并不深,而且从罗布泊湖干涸这一点看来,这片湖依托的不是地下水系,而是上游的河水。
  另外一方面,这片湖在沙漠之中,能保持千年不干,说明地下一定有坚固的岩石结构,如果真的只是流沙,湖水早就渗透下去了,只要找到岩石结构,利用岩洞的走向,在湖下修墓完全是能够做到的,只要在修筑的时候,把入口开在湖泊的边上,避免被湖水渗透进去就可以。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在那个时代,靠着当时的机械水平,建造出这么大规模的一座地下宫殿,所付出的人力代价一定十分惨重。
  想到这,叶少阳脑海中产生一个大胆的假设,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对不对,这些所谓的光明教徒,有可能是被利用了。假如那个大祭司是先天生灵,就不肯是这个族群的祖先,很可能是混到他们中间……具体手段没法猜到,不过他这么做,很有可能是利用他们的信仰,为自己建墓。”
  凤兮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也是这么想。”
  紫昆道人也明白过来,说道:“手段还是可以猜到的,最简单的就是杀了原来的大祭司,变化成他的模样,它不是先天生灵吗,变化之术对他并不困难吧。他利用这些教徒对帝释天的信仰,说什么接引帝释天到人间,用这些鬼话来骗他们心甘情愿为直接修墓……”
  叶少阳赞同紫昆道人的说法,人世间最强大的力量,除了爱与恨,就是信仰,不管是善良的信仰还是盲目的,都会给人一种迷信般的力量,为之献身也不在话下。
  “这么说,这个古墓,跟帝释天没什么关系了?”叶少阳喃喃说道,他想到之前在古墓里看到的帝释天的雕像之类,很有可能只是那位大祭司的障眼法,是用来忽悠那些教徒,让他们以为修墓真的是跟帝释天有关。
  凤兮道:“这就不得而知,也有可能,这股力量真的跟帝释天有关。不过一切只是猜测,因为我也不知道那股力量是什么,水晶门的下面,我没有去看过。”
  叶少阳道:“古墓修成之后,大祭司哪里去了?”
  “大祭司进了水晶门。他在杀了我,把我的魂魄困在血浮屠里面之后,有些嘲弄的告诉我,他不能履行诺言放我走了,因为他自己也要在这里长眠下去,等待苏醒,说是到那一天,他再来带我一起出去……”
  “等待苏醒,那是什么意思?”叶少阳问道。
  “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凤兮说道,“从那以后,我就长眠在这里,中年来过一帮道士,被血浮屠所杀,说来是百年前的事了。”
  日期:2017-02-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