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82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古怪的声音很是低沉,有点儿像是腹腔共鸣的那种声音,又带着某种古怪的口音,显得更是奇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声音总让我感觉到无端的恐惧,就仿佛是鬼片里面那诡异的配乐一样,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威慑力。
  我们所处的位置,已经很接近祭坛顶端了,我心中好奇,忍不住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往上挪动,终于出现在了祭坛顶端的一根石柱后面,探头往上望去。

  我终于瞧见了说话的那人。
  那是一个十分奇怪的男人,身高最多只有一米三,穿着一件拖在地上的柔软麻衣,拄着拐杖,与瘦小的身子不对称的,是硕大的脑袋——这脑袋才是最为奇怪的,虽然与普通人一样,同样有着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但他那光溜溜的脑袋,后脑勺的位置,却显得硕大许多,比正常的头颅要大上一倍。
  这样的结果,使得他整体的头颅并非圆形,而是长条椭圆,整张老态龙钟的脸孔也被拉伸得厉害,如同好莱坞电影里面的外星人一样。
  这人是……
  没等我打量明白,就给王明猛然一拽,拉扯下来,而这个时候,那矮子说道:“怎么会这么久?”
  三十四层剑主回答道:“老道士有点儿棘手,居然进入了地仙境地,而且还是忘我之态,多少也花了一些功夫,而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能够将其轰杀,只有将他给打落深渊了去……”
  矮子有些不满,说你让我真的有些失望啊……
  这话儿很是尖锐,而就在这时,另外一个方向,却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愚者,三十四也只不过是赶时间而已,你以为他真的奈何不了一个地仙?”
  我听到这话儿,莫名赶到有几分熟悉,下意识地朝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顿时就给惊呆了。
  这、这个人……
  二宝蛋?
  哦,错了,陆恪,这不是我老家的一个远方亲戚么?
  我还记得,他曾经在我们镇子那儿开了一家养鸡场,对,就是我当初遇见朵朵之时的那个养鸡场。
  虎皮猫大人遗失的蛋,就是在那个养鸡场丢的。
  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整个人都懵了,紧接着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我操,我操,这个龟儿子,居然就是小佛爷?
  或者说,他才是小佛爷的真身。
  我缩回了石柱之下去,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各种信息纷纷涌现出脑海之中,这才终于将一切的线索捋顺——小佛爷并不是那个游先生,她或许只是小佛爷其中的一缕意识,但真正的幕后之人,应该就是这位养鸡专业户。
  也只有真身,才能够参与到这样级别的谈话之中来。
  而我同时也发现了一件事情,我与王明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而没有被三人发觉,最主要的原因,则是祭坛之上的三人,都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了祭坛的中心处。

  因为角度的原因,我们没有办法瞧清楚祭坛中心到底是什么,只有躲在石柱后面,竖着一对耳朵聆听着。
  而对话还在继续,愚者很不满地说道:“赶时间?只怕是保存实力吧?”
  面对着愚者持续的质疑,三十四层剑主终于有点儿耐不住了,冷冷说道:“愚者,又或者我应该叫你帝释天、释迦提桓因陀罗,还是你原本的秘名,蒂亚思多罗?你我之前,的确是死对头,但那都是上一个纪元的事情了,你我现在既然都是曾经的失败者,又都选择了合作,未来还有许多的路要走,就不要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你的朋友了,好么?”
  愚者笑了,说朋友?抱歉,我们只是短暂的合作而已,完成了计划之后,我们终究还是要分道扬镳的,这一点,你我都应该清楚。
  听到这毫不留情面的话语,三十四层剑主的语气变了,显得无比的孤傲,大笑了数声,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是觉得我占了你的便宜,不过蒂亚思多罗,就在你一次又一次地避过世界意识,转世重生的时候,我却凭借着一己之力,掀翻了我们曾经的敌人,引发了众神黄昏,如果没有我,你觉得就凭着你的那些阴谋诡计,能够成事么?”
  愚者冷声说道:“我卧薪尝胆,筹谋三百年,掌控能够左右这个世界的庞大势力,如何不能够成事?”
  三十四层剑主无情地嘲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何会选择与我们合作?”

  愚者一时语塞,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若不是担心你们两人坏了我的好事,我又如何能够与你们同行?”
  听到这话儿,一直独立于外的养鸡专业户终于开口了。
  他啪啪啪拍了三下手掌,然后开口说道:“好了,三十四,你就别挑衅愚者了,而愚者,你刚才的话语,严重地伤害了我和三十四的感情,甚至让我都怀疑你到底还是不是那个创建了三十三国王团的男人——你无数岁月的蛰伏,三百年的隐忍和筹谋,并不是用来跟三十四斗气的。龙脉最核心之处即将开启,请两位放下心中那老掉牙的私人恩怨,放到你们面前的事情来,好么?”
  尽管我不知道养鸡专业户在这里其中,到底占据了什么样的地位,但他的这话儿一出,两个原本火药味十足的家伙,终于是停歇了争斗。

  而随后,他们都平伸出了双手,推向了前方处。
  三人分别站在祭坛的三个方向,从他们的手中,有澎湃的气息传递出去,落到了祭坛中央,而这个时候,山丘下方的那数百人,诵念之声越发的响亮起来,仿佛天堂之声,回荡不休,将整个世间都给充斥了去。
  我很难理解这里面到底在筹划着什么事情,却知晓一点,那就是这儿,应该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别人我不知道,三十四层剑主可是与我有过交手的。
  仅仅凭借着意念,他都能够在虚空之中将我给困死,那等的力量,是何其庞大,然而此时此刻,我们相距不到二十多米,他却没有能够发现我和王明,即便是有遁世环的隐藏气息,我也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祭坛中央处去,没有分出多一点儿的心神来关注别处。
  而祭坛之中,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我满心疑惑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愚者朗声喊道:“上祭物。”
  话音刚落,却有一人被某种无形之力衬托着,从山丘下方的某一处地方凭空而去,越过了对面的石柱,落到了祭坛中央来。
  当他的身子悬停在了平台五米高的半空中时,那人突然间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打量一番,立刻就破口大骂:“你们这帮言而不信的鬼佬,我帮你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背弃了祖国和同伴,甚至将与自己意见相左的老婆给毒杀了去,贴心贴肺,鞠躬尽瘁,你们居然要拿我来当做祭品?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你们还讲不讲信用……”
  日期:2017-06-25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