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2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咬着牙站了起来,男子冲旁边的人递了个眼色,又拿过一瓶酒放到我面前。疾言厉色道:“不是让你喝酒,真把自己当客人了,跪下道歉!”
  赵泽霖趁机和稀泥道:“好了好了,辛一刀了就行,让他走吧。”
  这时候,叶雯雯闻声冲了上来,看到这一幕跑上前怒气指着道:“赵泽霖,你是没完没了是吗?”
  赵泽霖面部表情变得扭曲,慢悠悠站起来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不过是曹如诚身边的一条狗而已。”
  叶雯雯同样是吃轮不吃硬的人,哼了一声道:“谁是狗还不一定呢,若不是韩董看着你可怜,估计现在混得还不如落水狗吧。”
  叶雯雯的话彻底激怒了赵泽霖,眼见无法收场,我拦着她道:“不是让你在下面等着吗,上来干嘛,快走。。。”
  叶雯雯环视一周蔑视道:“个个把自己当人物了,告诉你们,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曹总马上就来。”
  听到曹如诚要来,刚才飞扬跋扈的男子不在不可一世,赵泽霖更为惧怕,沉默片刻恼怒地一挥手道:“都撤了,真他妈的扫兴。”
  说着,走到我跟前道:“今晚先放过你一马,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慢着!”
  走出去的赵泽霖停止脚步,回头一脸不快道:“怎么,还打算挑战我的底线?”
  我慢条斯理道:“赵泽霖,你贵为百业集团的副董事长我敬重你,但不能作为践踏别人尊严的理由。现如今的我是弱小,不见得以后一直弱下去,待人还是友善为好。另外,乔菲是我的女人,请你以后远离。”
  赵泽霖返回来道:“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就实话实说吧。不可否认我喜欢乔菲,自打第一面就爱上了她。但凡是男人,应该用魅力征服女人,而不是在这里撒泼耍野。有本事我们正面竞争,敢吗?”

  我冷笑道:“再说一遍,乔菲是我的女人,谁要敢动她的心思,拼命。”
  赵泽霖没再说话,转身离去。
  我和叶雯雯匆忙下楼,打开车门看到乔菲正安静地熟睡,顿时松了口气。钻进车里抱起她的头放到腿上,着脸颊呢喃道:“菲儿,我们回家。”
  看到这一幕,叶雯雯心里不是滋味,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趁着夜色擦掉眼泪发动了车急速驶离。
  “徐朗,你是不是傻,动手干什么,你以为赵泽霖是好惹的吗?”
  我满不在乎道:“我不管他是谁,敢动乔菲就是不行,大不了命一条。”
  叶雯雯心里堵得慌,强忍着哽噎道:“她对你就那么重要吗?”
  我意识到她的情绪,探手拍拍肩膀哄道:“在我心里你和她一样重要,都是为最爱的女人。”
  叶雯雯扭捏着身体弄掉我的手,擦了擦眼泪道:“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我不稀罕。”
  “好啦,安心开车吧。”
  过了片刻,我好奇地问道:“对了,今晚酒桌上的人你认识吗?”
  叶雯雯摇摇头道:“你都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除了赵泽霖,姜超,其他的不知。”
  “姜超是谁?”
  “董办的人,赵泽霖身边的一条狗。”
  “哦,那那个男的呢?”
  “不清楚,第一次见。”
  “那你了解赵泽霖吗?”
  “知道一点点,目前是韩万山身边的得力干将,外界一直传他是未来百业集团的。此人也相当嚣张,完全不把曹总放在眼里,而且韩万山大有架空曹总的意图。”

  我吃惊地道:“有可能吗?”
  叶雯雯不屑地道:“曹如诚是什么人,当年也是混黑道的,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且看得上羽翼未的赵泽霖。何况他控制着百业20的股权,如果加上他姐姐的,超过30,已经逼近韩万山,所以,没人敢对他怎么样。在这个时候选择休假,只不过是避开一些是非而已,一旦对方留下把柄,立马来个措手不及。”
  没想到百业的情况比蓝天还复杂,但共同点是,董事长和总裁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我道:“他姐姐是谁?”
  “这个……我也是听说的。他姐姐当年嫁给了韩万山,关系没维持几年就离婚了,然后带着儿子去了意大利,一直没回来过,每年公司的分红足够她潇洒生活一辈子。现如今,她儿子也就是韩旭东已经回来百业,或许不久的将来也会归来,曹家的势力不可小觑。”
  豪门恩怨向来是外界津津乐道的逸闻,都是有钱惹的祸。韩万山连娶四任妻子,就此埋下祸根。有朝一日他仙去,真正的。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韩万山不培养自己的亲儿子,反而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女婿赵泽霖身上,着实让人捉摸不透,难道不是亲生的?我庆幸没百业,若不然卷入纷繁复杂的战争中,说不定就成了牺牲品。不过在蓝天的处境也好不到那里去。
  赵泽霖果然盯上了乔菲,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以我的力量与其抗衡,简直是鸡蛋碰石头。即便如此,我丝毫不会退让,拼尽全力也要保护好她。
  我是努力了,那乔菲的想法呢。她一直很欣赏有事业心的成功人士,赵泽霖显然符合她的品位。反观自己,要什么没什么,事业才刚刚起步,与其简直没有可比性。赵泽霖的出现让我俩本来不牢靠的关系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霜。
  我想过了,一切尊重乔菲的意见。如果她跟赵泽霖走,绝对不会拦着。即便极力挽留,能留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就当做了一场梦。
  “你想什么呢?”
  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摇摇头道:“没想什么。”
  叶雯雯从后视镜看着我道:“你有没有发现,自从乔菲出现后你的生活从来没太平过,昨晚你爸的店子被砸与她没关系吗?”
  “这个真的没关系,应该和我有关。”
  叶雯雯加重语气道:“别替她开脱,她就是你的灾星。我觉得你在爱情面前特别,甚至不理智。在不了解她家庭真实情况下敢为其还债,你是大款吗,若是就当泡妞了,可你不是,欠了一债还屁颠屁颠追在别人后面,总有一天你会被伤的遍体鳞伤的。”
  “别这么说她,我乐意。”
  叶雯雯一脚刹车停住车回头愤怒地道:“徐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明明知道我爱你,却一次次在伤害我,难道我在你眼里就一文不值吗?”
  话题又回到了起点,我无奈地道:“咱能别再探讨这个问题吗,我已经很认真地回答你了。”
  “我不管,你只属于我一个人。我允许你和她暂时在一起,等你玩腻了或者她抛弃你了还是回到我身边,我等你,会一直等下去。”
  女人的直线型思维和波浪形情绪是男人永远无法捉摸不透的,对待情感往往比男人更为专一。可男人的情感又是女人无法体会的,尤其在爱情上,远远比女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