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9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尊严?”方少刚轻蔑地哼了一声,“尊严……自从上面有人以后,我们就都已经没有了尊严……”
  伍丽萍一怔,无奈地垂下头。
  下班以后,张清扬先是乔装打扮一翻,随后拿着梅子婷送给他的特别金卡住进了江洲市梦想之旅酒店的豪华套房。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静静地想着梅子婷。
  套房的装饰颇显奢华之气,落地的阳台玻璃窗使客厅在夜色中显得很有情调。墙面的装潢色调以乳白和金黄色为主,气氛柔和高雅,松軟的几组沙发、水晶立体灯柱和欧式古典油画。整个客厅高雅而不落俗套。这是江洲最贵的总统套房,3万八千元一晚,自然入住着少之又少,对外顶多也只是一种高贵的象证而已。
  直到八点钟,梅子婷还是没有来,心焦的张清扬只好先进浴室洗澡,泡在浴缸里,脑中想着这些年的感情经历。特别是回忆起了与梅子婷的第一个晚上,他还记得那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感情受骗的梅子婷一个人到延春游玩,结果被灌了药,最后自己无奈之下与她发生了关系。
  好像自从与梅子婷发生关系以后,自己便接二连三地遇到感情挣扎,一次次的思想斗争,以往种种仿佛都成了过眼云烟。张清扬已经不想再内疚,事已至此,这些年与身边的红颜们过得还算快乐。
  想想刘梦婷、张素玉、贺楚涵,在与她们有过欢爱以前,不都是因为那份无奈的爱,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多情了。可现在也不能去怪了,只能把那份内疚压在心底最深处,他只希望身边的女人今后能够快乐的生活,就算这种快乐不够完美,自己无法送给她们一个美好的家庭,但只要自己真心实意地对待她们,给她们足够的关怀,相信她们就会满足的。

  张清扬披着浴袍刚刚走出来,却见梅子婷拎着坤包就想从自己身边挤进洗漱间,看情形也是刚到。张清扬一笑,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笑道:“宝贝,你怎么来这么晚啊?”
  梅子婷娇媚地笑笑,伸手拉着张清扬说:“本来能早点来的,临时处理了点公司事情。”
  梅子婷穿着一身深色的小西装,里面是小翻领的小白衬衫,脚上是一双五厘米高的深红色高跟鞋,把两条笔直的腿显得修长而俏丽。整个人看起来精致而干炼,一看就有些身份地位。张清扬很少看见梅子婷这身打扮,初见之下,感觉心旷神怡。
  迎接着他火辣的目光,梅子婷拉着他的手轻轻一捏,说:“我先去洗洗澡……”
  张清扬忍不住紧了紧胳膊,笑道:“不用洗了,我喜欢你这样……”
  梅子婷小白眼乱翻,已经被张清扬拦腰抱起,向席梦思大床走去,梅子婷红着脸,想说什么,“你……”又忍住,大眼睛狠狠地瞪着张清扬。一想到自己还没有洗澡,便一阵害羞。
  卧室中传出了低低的挣扎声,然而没多久,挣扎声渐渐消失,紧随而来的便是衣衫簌簌声“吧嗒”梅子婷小脚上的高跟皮鞋掉在地上……

  梅子婷无力地缩在他的怀中,无奈地叹息一声:“我这辈子,什么丢人的事情全被你看到了……”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所以在我面前就不会有隐私!”
  听到张清扬大男子主义的说法,梅子婷不满地用头顶着他的胸口:“喂,你什么意思啊,我有隐私怎么了?以后……我就是不告诉你1抬头看了眼时间,不情愿地说:“太晚了,你回去吧。”语气有些失落。
  张清扬抱紧,说:“今晚不回去了,留下陪你,好不好?”
  “不怕大姐收拾你?”
  张清扬大窘,摇摇头:“她回京城了。”
  “哦,怪不得呢1梅子婷恍然大悟地说,“你小子是不是好些天没碰女人了?刚才纯粹是把我当成泄慾的工具了吧?”

  张清扬老脸一红,讪讪地笑道:“怎么会呢,走……我让你明白我是真的爱你……”
  也不等梅子婷反应,张清扬又把她抱起,刚进卧室,就听梅子婷一声娇呼:“你干嘛碍…”
  没多久,女人端着一杯熱腾腾的咖啡回到卧室。她爬上床,把郑蓬勃扶起,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体贴的把咖啡一匙匙送进他口中。
  一杯咖啡喝完,女人搂着郑蓬勃躺下,温柔的小手在他身上撫摸,问道:“什么时候娶我?”
  郑蓬勃心头一颤,微笑道:“别急,慢慢来。”
  “慢慢来是多久?蓬勃,你要抓紧,女人不满地摇着他的身体,我都五十了,你还想让我等多久?再过几年就是真正的老太太了。”
  “姐,你就是真正的老太太,我也爱你!”郑蓬勃强颜欢笑,拍了拍女人的背。

  “蓬勃,我真害怕会有那么一天你离开我,你说你真的会爱我一辈子吗?”
  “会的……”
  “如果你真的爱我,那你就光明正大的娶我,好不好?蓬勃,姐要成为你的老婆,你不想天天和我在一起生活吗?”
  郑蓬勃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坏笑道:“当然想啊,可是我也好害怕,怕被你吸干……”

  “讨厌,坏小子1女人咯咯笑起来:“姐对你这么疯狂,那是因为好久也见不到你,如果天天和你在一起,是不会这样的。”
  见话题终于从婚姻上转移,郑蓬勃松了一口气。
  不料女人却旧话重提,捧着他的头说:“蓬勃,明年……明年你一定要娶我,知道吗?你要是再不娶我,我就和你老婆摊牌,我不怕把事情闹大。“
  郑蓬勃吓了一跳,推开她,气愤地喊道:“你怎么能这样,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你难道不怕丢人?”
  “丢人?我哪里丢人了?和我在一起很丢人吗?”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你想说什么?郑蓬勃,你是不是觉得我人老珠黄,给你丢脸了?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以后想靠上市长?我告诉你小子,别做梦了,你要是敢骗我,我……我让你不得好死。”女人发起狂来,指着郑蓬勃破口大骂。
  “你胡说什么,萍姐,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不讲理了!”郑蓬勃伸身把她推开。
  “你敢打我?”不料女人误会了他的意思,扑上来与他撕打在一起。
  郑蓬勃也在气头上,一时气愤难耐,不小心抬腿踢到她的小腹处,把她从床上踢了下去。丰满的身体掉在地板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女人痛叫一声,郑蓬勃吓了一跳,如果真把她摔个好歹,自己真要吃不了兜着走。
  郑蓬勃忙跳下床把她抱上来,轻轻撫摸着她摔红的臀部,问道:“萍姐,摔疼没有?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刚才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日期:2017-02-13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