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2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修行唯谨慎。这一路走来,我曾遭受过无数磨难,费尽无数心血,经历过无数性命攸关的时刻,历尽如此艰辛才走到这一步,我岂能大意?
  念及至此,我深吸了口气。双手离开巨门,干脆的转身离开了。
  才刚离开巨门处,我眼前的景色便发生了剧变,脚下的浓密白雾不见踪影,四周和煦暖阳也消失了踪迹,我缓缓睁开眼,眼前依旧是尸阴宗那被摧毁之后的断壁残垣。
  我身体四周依然包裹着无数巫炁,但却并未再像先前那般使劲朝我体内涌入,尽管方才没有推开那道大门,但我能感觉到,此时的我,距离天师境界只是一线之隔。只要我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踏过那条界限,成就天师大道。
  修为无限接近天师,这些巫炁再也无法给我造成困惑,于是我深吸口气,长身而起。
  见我起身。不远处的祭祀恶灵第一时间将目光投了上来,略微审视片刻,他目光之中便出现了疑惑。张口问道,“你……为何没有修成天师?”
  祭祀恶灵修为惊人,苗疆祖蛊之事或许他能给我一个答案,但此时却不是询问这些事情的好时机。吸收了巨尸散步出来的巫炁之后。我能感应到,身后的巨尸此刻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要不了多久,恐怕就会气绝身亡。
  在他死之前,我心里有个问题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我对着祭祀恶灵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转头看着眼前的巨尸,沉声对他问道,“你可知这世间还有多少活着的太岁?”
  太岁乃是巫炁源头,即便我踏入了天师境界,以后想要修行,也只能从太岁身上获取力量。所以,这件事我必须得问清楚。
  巨尸这时的反应已经变的非常迟缓,慢慢的俯下头看着我,沉默了数秒钟之后,才虚弱的笑道,“活着的太岁?我太岁一族为天道不容。早就湮灭一空,哪还有活着的太岁?即便是我,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算不得活着……世间根本没有活着的太岁!”
  “不可能!”
  别的不知道,但小金却是活生生的例子,怎么可能没有活着的太岁?
  我沉默了一下才继续道,“我之前便见过一个活着的太岁。”
  巨尸的声音更加虚弱了,缓缓的继续摇头,“哪有什么活着的太岁,就算像我这般苟延残喘拖到现在,只要一见天日,依旧为天道不容,立刻便要被诛灭……天道不容,岂有苟活之理……就算你见过活着的太岁,此刻恐怕也已经死了吧。呵呵……我太岁一族,也该到寿终正寝的时候了。”
  我心里突突跳了两下,脑海中忍不住回想起小金。
  他当初为什么忽然离开了我?若这巨尸说的都是真的,那小金岂不是……
  我脑海中混乱的想着,眼前的巨尸却终于撑不下去了,硕大的双目缓缓闭合,如山一般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软倒在那一堆残尸之中。

  待他彻底倒下后,那小山一般的残碎石块轰的一下紧跟着倒塌下来,将他的身体彻底埋没进去,远远看过去,恰似一座血肉堆积而成的坟丘。
  良久之后,那轰然倒塌的尸堆才彻底平静下来,将巨尸的身体完全埋没。
  祭祀恶灵走了过来,没再追问我为何没有晋升天师的事,而是继续走到尸堆那边,一阵忙活,把巨尸的头颅从尸堆里扒了出来,然后他盘膝坐下,双手捏诀,迅速在巨尸的头颅上敲点几下。
  只见巨尸的七窍之中迅速冒出大团灰色雾气,朝着祭祀恶灵涌了过来。
  祭祀恶灵没有张口,只是鼻头微动,那灰雾气团便化作一分为二,通过他的双臂迅速被吸进体内。
  我这才想起,方才祭祀恶灵说要吞噬巨尸尸身的话,看起来用的还是那种诡秘的饕餮术。
  这种术法着实不凡,竟连这太岁巨尸都能吞噬!
  这太岁巨尸一身修为极其骇人,哪怕被困在这里,一身巫炁化作阴气供给尸阴宗吸收上千年,残留的巫炁却依然远超天师,真不知道他的肉身之内又会蕴藏多少力量。

  祭祀恶灵若是全部吞噬。怕是修为全部恢复也不一定。
  我静悄悄的没有说话,盘膝坐下,一边梳理体内方才吸收的巨量巫炁,一边等待着祭祀恶灵。
  这一等就是足足一天一夜,这中间巨尸身上散发出来的灰色雾气根本就没有断过,而我还记得,当初祭祀恶灵吞噬那识曜中期尸傀时。不过吸收了短短几十秒罢了。
  若这灰色雾气便代表着能量,巨尸肉身的能量,怕是比那尸傀大出成千上万倍。

  一天一夜之后,那巨尸七窍内的灰雾逐渐开始断断续续,露在尸堆外面的头颅变得干瘪异常,而祭祀恶灵也终于睁开了眼睛,微微吐出一口浊气。想来吞噬过程已经结束。
  我心里微微有些激动,走过去对他询问道,“怎么样了?吞了这太岁巨尸的一身肉体之力,足够你修为恢复了吧?”
  祭祀恶灵没有回话,而是双手又捏了个法决,继续调息一阵子之后,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缓缓道,“这太岁之力的确够我恢复修为,但以我现在的能力,却无法完全消化他的力量,此时我吸收的大概只有一成,勉强够我恢复到约莫阳神天师的修为吧。”
  一成之力就够祭祀恶灵恢复到阳神天师的修为,这太岁之力果然霸道!
  说完之后,祭祀恶灵摇摇头又道,“先不说我,据我估算,先前那些巫炁足够你进入天师之境,为何你吸收完毕之后还停留在地师境界,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似乎把我的修为看的比他更重,说完之后,他直盯盯的看着我,目光之中带着微微一丝凝重。

  我也跟着摇了摇头,把自己先前所中蛊术,以及身上这两大苗疆祖蛊的情况告诉了他。
  事实上就算他不问,我肯定也是要向他求助的,当初杨仕龙说过,麒麟蛊并非无药可解,只要能有天师境界之人,帮我将其斩除即可。祭祀恶灵修为早已超过天师,而且又见识广博,这件事交给他做,自然是再好不过。
  谁知祭祀恶灵听了之后,眉头一皱,冲我问道,“蛊术……是什么?”
  听到他这个问题,我有些傻眼,蛊术这种东西,莫说是修行界之人,就算是个普通人,说起来也能杂七杂八的侃半天,祭祀恶灵居然不知道?
  我带着疑惑。足足反问了好几遍,这才终于确定,祭祀恶灵不是跟我开玩笑,也不是我们对蛊术的定义不同,而是他真的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我连说带比划,把这种带有浓重少数民族气息的术法跟他详细讲述了一遍,包括蛊术的来源、分类、形式等。讲的十分仔细。当初我中了麒麟蛊之后,特意搜罗了许多蛊术的资料来看,时至今日都还记在脑海之中。
  好一番口舌之后,祭祀恶灵非但没有露出了然表情,反而眉头皱的更紧了。我以为他没听明白,准备再跟他讲一遍,谁知刚一开口。他便打断了我,摇摇头道,“我大概已经知道蛊术的意思了,只是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
  “熟悉?”我没听明白祭祀恶灵的意思,刚要再问,他却摆手打断了我,又道,“既然如此,你先不用着急进阶天师。”
  日期:2017-02-13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