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355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长江则脸色铁青,他哪里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在这个时候会开口说话?夏长江可不愿意将这口锅让夏家给背上,现在公孙家要站出来背这口黑锅,夏长江当然是乐意看到的。
  而夏青却突然打断了孤灯和尚的动作,在怎么能让夏长江这个当父亲的不生气?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你现在给我闭嘴!回去我再收拾你!”夏长江一脸阴沉的对着自己身边的儿子开口道。
  夏青心里也着实不想阻止孤灯和尚的动作,夏青自然还是将我给当成他最大的敌人。
  不过悲催的是,现在的夏青性命甚至都跟我挂着勾呢,夏青身上被我种了蛊,只有我才能够接触夏青身上的蛊毒,如果我死了的话,那么夏青岂不是也要陪同我一起殉葬?
  夏青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发生,所以在孤灯和尚即将对我动手的时候,夏青此时也只能出声了。
  “爸,你等我一下。”夏青可不愿意将自己被我给控制的事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如果夏青真的这样干的话,恐怕他的下场会很悲惨。
  夏青说完也没有再看自己的父亲一眼,他可不愿意等到夏长江将心里的问题给问出来。
  夏青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对着我摊开了手掌开口道:“东西呢?交出来!”
  “什么东西?”我就如同没有听懂夏青的话一般询问道。

  夏青心里不由得一气,他可不觉得我这是没有听懂他所说的话,夏青很明白我这是在装疯卖傻呢。
  不过夏青也不愿意将自己内心的愤怒太过表现在自己的脸上,要是被在场那么多人看出来了的话事情可就大条了。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夏青不顾及其他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再次对着我询问道。
  “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冷漠的回答道。
  “你……”夏青不由得一气。
  “哦,我明白了。”我像是这才恍然大悟一般。
  “你说的是那个东西吧?”
  夏青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随后便继续对着我问道:“在哪里?快给我!”
  夏青本来是想要上来搜我的身的,不过我手里的蝴蝶刀却让夏青感觉到惧怕。
  要是我突然对他来上这么一刀,那么自己岂不是真的要与我一同死了?
  夏青可不愿意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即使在问我要东西的时候也是离我站得远远的。
  “我没带。”我耸了耸肩开口道。
  “你……”夏青很想发火,不过仔细想想我确实没有那个必要将解药什么的随时带在自己的身上。
  “那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我自己待会儿去取。”
  我微微笑了笑,看着面前的夏青说道:“我都描述不好那个地方到底在哪里,而且只有我能够找得到,要不我带你过去我们一起去将那件东西拿出来?”
  夏青闻言一滞,随后便愤怒的看着我。
  他哪能不知道我这是在逗他玩呢?
  现在的我可能离开这里吗?就算是夏青同意,恐怕其他人也不会同意吧?这里这么多人想要我的命呢,夏青可不会觉得自己说得动这些人让我跟他走一趟。
  “夏青!我让你回来!”夏青身后的夏长江看不下去了,强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对着夏青开口道。
  “爸,我……”

  “闭嘴!”
  夏青想要解释什么,不过却被夏长江一脸铁青的打断了夏青的话。
  “你还不回来?要我让你去请你是吧?”夏长江盯着自己的儿子低声开口道。
  夏青心里着急得不行,要是我就这么死了的话,那么自己也活不了多久啊。
  但是现在夏青明显惹得自己的父亲生气了,父亲生气的后果将会是什么,夏青心里很明白。
  如果夏青还不赶紧回去的话,夏长江估计能在这个地方让夏青感觉到很难堪。

  夏青想了想,只能恨恨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便悻悻的回到了夏长江的身边。
  “爸,我找他是……”
  “闭嘴!”
  夏长江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脸色看起来极为不好。
  夏青赶紧闭上了嘴巴,不敢惹得自己的父亲生气,心里却苦涩不已。
  如果我真的死在这里的话,自己怎么办?
  没有那个能用来解自己身上蛊的乐器,自己岂不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得下去与我见面了?
  夏青也不是没有试过怎么接触自己身上的蛊毒,他花了大价钱从苗疆请来了一个非常厉害的草蛊婆,就想要将自己身上的蛊给解掉。
  结果那个草蛊婆却告诉夏青,这样的蛊不是她能够解得掉的,还说什么一个蛊师只会一种蛊,别人种下的蛊其他人很难去解掉,只能看种蛊的人的脸色行事。
  当时夏青便气得脸都快扭曲了,直接将那个草蛊婆给杀掉了。
  就算那个草蛊婆能够将夏青的蛊给解掉,夏青也不会将她再留在这个世界上。
  夏青是自己秘密见这个草蛊婆的,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也不敢。
  如果自己中蛊的消息被传出去的话,夏青恐怕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夏青可不会让自己失去所有,即使自己的性命都已经被我掌握在手中。

  夏青也明白,想要解掉自己身上的蛊,就必须拿到我用来控制这个蛊的乐器,夏青也想了很多办法都还没有开始实施呢,没想到我现在就要死在这个地方了,这怎么能让夏青不感觉到恐怖?
  不过夏青也不敢将自己中蛊的事情表现出来,否则马上夏家的一切东西都将与夏青不再有任何的关系。
  夏青心里还有一丝希望,或许我将那个乐器放在家里也说不一定,等我死后自己过去搜寻一番不就行了?
  或许这能够起到一种安慰的效果,想到这个可能性,夏青的内心也渐渐的安稳了下来,站在自己父亲身边不再说话。
  “没事了吧?”公孙蓝兰眯着眼瞥了夏青一眼,开口询问道。
  夏青不敢直视公孙蓝兰的眼睛,他总感觉这个老女人能够看透自己的内心,闷声闷气的说道:“没事了。”
  “确定没事了?”公孙蓝兰再次反问。
  “我们可马上要下手了,到时候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没有办,那就不能怪我了。”
  夏青心里暗恨,他听得出来公孙蓝兰这其实是在试探自己。
  刚才自己反常的行为想必已经引起这个女人的怀疑了,也不知道这个公孙蓝兰会不会猜到什么。
  夏青还没有说话呢,坐在轮椅上的夏长江便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已经没事了,该动手就快动手吧,眼不见为净。”
  公孙蓝兰再次眯着眼打量了一番夏长江身后的夏青,这才笑着点头,随后便再次给孤灯和尚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孤灯动手。
  “慢着!”
  此时再次一个人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孤灯和尚的动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