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1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到了一个伟岸的男人和倔强的成功者,现如今的社会又有几个能做到。道:“马总,您在我眼里永远是成功者,失去了锦绣花园不代表失去了全部,倘若您能把东湖湾项目做活,照样是王者。”
  “谢谢!”
  马德龙回到沙发上坐下道:“赵总也正有此意。下阶段他打算放弃锦绣花园项目,把工作重心移到东湖湾项目上。好在你的主意不错,把这个项目划到云端旅游公司来。”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也是顺口一说,没想到赵总采纳了我的意见。”
  马德龙没有接话茬,回到工作上道:“我听赵总说,你对东湖湾有个初步想法,可以一起探讨探讨吗?”
  “您客气了,想法暂且不成熟。”
  “可以说说看,集思广益嘛。”
  我大致把我的思路讲了一遍,马德龙摸着下巴很长时间没说话。足足等了四五分钟,坐起来道:“你的这个思路大致是正确的,囤地坐等城市规划土地升值,那你想过没,云阳未来的发展格局重点倾向于金沙和西沙湾,东沙湾暂且不会考虑,毕竟远离市区。”
  我坚定信心道:“现如今的中国不比以前,越来越走向津细化,尤其是智慧新城成为未来发展的趋势。如果金沙和西沙定位为核心商业区,那么东沙应该往另一个极端走,倡导宜居休闲卫星城。此外,我们面对的消费人群不仅仅是云阳市民,而是全国人民。”
  马德龙许久未做声,喝了杯茶道:“我对你的思路持保留意见,这毕竟不是个小项目,失败了还可以重来,一旦敲定下来没有退路,所以定位很重要。我倒认为可以复制锦绣花园的模式重新包装后压价销售……”
  “你俩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赵家波推门进来,我和马德龙随即起身,他压了压手坐下不拘小节端起一杯茶喝完道:“晚上我要陪王书记去一趟省城,晚上就你俩陪孟建伟吃饭吧。就一点,我要全资收购,不考虑合作。Ju体的你们先谈,剩下的随后再说。”
  马德龙若有所思道:“赵总,刚才我还和徐总聊东湖湾的项目,收购一个负债累累的华远是不是有些……”
  赵家波挥手打断道:“这已经是定了的事,你们放心大胆的谈,其余事我来考虑。好了,我先走了。记住,吊足胃口,放长线钓大鱼,不怕他不上钩。”
  赵家波刚走,孟建伟来了电话,我们俩即刻出发前往香格里拉大酒店。
  “哟,马总,徐总,非常感谢您二位赏脸,快里边请。”

  孟建伟还是往日的热情,眼神里透着商人的津明和狡诈。落座后,他无意之中谈到了蓝天集团最近的人事变动,惋惜道:“马总,您在海东省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职业经理人了,那天我和百业的刘总在一起吃饭还提到了你,让你离开锦绣花园是贵公司的重大失策啊。”
  马德龙不为所动,含含糊糊道:“作为下属服从是最大的天职,锦绣花园离开我照样会做大做强,不是吗?”
  孟建伟楞了半天哈哈大笑道:“对对对,您还有更大的事业去做,小小的锦绣花园算什么,你说是不,徐总。”
  见话题抛到我这边,我笑了笑没有作声。

  饭菜上桌,酒席开始。在国内,很多时间在办公室可以谈妥的事情非要移到工作以外的酒桌上,以交流感情来促进事情进展方向,这点让很多歪果仁表示迷惑。纵使国外专家如何研究交际学,但到了中国统统失灵。酒桌文化延续了上千年,根深蒂固,很难一时改变。尽管很多人厌倦,但不约而同选择这种交际方式。
  孟建伟只字不提工作的事,一个劲地劝酒。他带来的几个副总个个好酒量,轮番上阵猛灌。马德龙的酒量不是盖的,一瓶酒下肚照样谈笑鸿儒,应对自得。反倒是几位副总有些招架不住。我的酒量马马虎虎,但像今晚如此拉锯战喝,估计非钻在桌子底下不可。
  “马总,我得批评您几句,以后可得多来我们华远视察指导工作啊,顺便把您的经验传授给我们。”孟建伟醉醺醺地说道。
  马德龙面带微笑附和道:“都是一家人,多走动是正常的。但是指导谈不上,我也是半路出家,不像您,很早就进入地产业,在云阳地界上搞得如火如荼,德高望重啊。”
  孟建伟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羞愧啊,没脸见人。不瞒您说,华远当初搞地产时,他百业和蓝天还不知道在哪呢,云阳第一批商品房就是我开发的。可技不如人,太过贪婪,当初一股脑把全部家当压在了开发区,到现在都无法翻身。倒是蓝天借助商业区几个项目起死回生,再加上锦绣花园,更是彻底翻身,哎!不提了。”
  说着,佯装抹了抹湿润的眼睛。
  对于如此拙劣的表演我甚是想笑,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C`ha 话道:“孟总,您也别太伤心,困难是暂时的,只要挺过去还会迎来事业高峰期。”
  他苦笑道:“锅都揭不开了,还考虑什么事业。上次赵总提出要收购华远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怎么可能能沦落到如此地步呢,实有不甘。但考虑到跟着我风里来雨里去打拼多年的兄弟姐妹,不得已忍痛割让。”

  说话间,已是泣不成声。旁边的副总跟着哭泣,还一边宽慰他。我和马德龙相互笑笑,静等下一出好戏。
  孟建伟擦掉眼泪继续道:“既然赵总有意收购华远,我们也开会研究了,决定采取出让股份的形式转让,马总的意思呢。”
  马德龙转动手中的酒杯,微微一笑道:“赵总的意思是全资收购,不会考虑其他模式。”
  “啊?这怎么能行,华远就像我孩子似的,总不可能看着他消失吧。”
  我接过话茬道:“赵总说了,华远公司继续保留,而且所有员工全盘接手,不落下任何一个人,但如此一来就成了蓝天集团旗下的分公司。如果您还愿意留在华远,我们不反对而且非常欢迎。”
  孟建伟眼珠子一转,坐起来摆谱道:“在你们之前,已经有多家公司考虑过与我们合作,而且开出的价格非常诱人,但想到和家波是多年的好友,我打算与其合作。除了生意还有人情,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我知道他打算谈条件,谦虚地道:“赵总也是考虑到和您的情义,而且拿出百分百诚意与您谈判。他今晚有急事,要不然会亲自过来。他说了,这个项目由我全权负责,所以价钱的事可以先提出来。”
  孟建伟何等的津明,故意套话道:“那你们的预算是多少?”
  “这个……无法衡量。我们需要聘请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核算后才能得出结论,那您的心理预期呢?”
  孟建伟沉默了,与几位副总频频交换眼神。过了许久笑着道:“毕竟这是大事,一次两次谈判是不可能成功的。你有诚意,我也有诚意,很期待下次的谈判。”
  宴会结束后,我乘坐着马德龙的奔驰车离开。路上,我抱着学习的心态问道:“马总,您觉得孟建伟的诚意有几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