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52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世强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想到袁鑫还在案发现场等着他们,于是他只得对范炎炎点了点头,范炎炎和他一起来到了案发现场,也是范炎炎曾经居住过的那间寝室。
  一进寝室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趴在寝室间地板的死者——杨伟,范炎炎看到杨伟身穿着的还是午来课时的那件白色T恤,他的头有一个大口子,血液流淌了一地,而且已经开始凝固。想到自己的同班同学,白天的时候还一起说过话的同班同学,现在已经无力的趴在地,沦为一具死尸,范炎炎心很不是滋味。
  “范炎炎,你终于来了!”
  局长袁鑫的声音传了过来,范炎炎又朝两边看去,只见袁鑫和其他几名刑警正站在尸体的两侧,直直的看着他。
  范炎炎对袁鑫点头示意:“袁局长,你好!”
  袁鑫也严肃的点了点头:“范炎炎,这次的死者是你的同学,还请你节哀!”
  范炎炎又点了点头,看着寝室里的桌椅、床铺、电脑等物品,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一切都仿佛还停留在刚刚入学的那个时候,范炎炎心满是怀念,同时心也感到十分痛苦,自己的同学这样离开了这个炫彩缤纷的世界,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又这样突然的以悲剧收尾……
  “范法医,请大致检查一下尸体吧!”

  一名刑警将医用手套递到范炎炎跟前,范炎炎从容的接过手套戴在手,然后蹲下身子,开始认真的检查这具尸体。
  看到范炎炎这样年轻,包括刘世强在内的几个小刑警心都颇有微词,范炎炎怎么看也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吧?而且还刚大一!法医的尸检工作可是十分严谨的,容不得半点差池,范炎炎这么年轻,真的能胜任这样的工作吗?
  唯独袁鑫对范炎炎深信不疑,虽然他第一次见到范炎炎的时候,对范炎炎的能力还持有保留态度,但经过几次合作之后,袁鑫深刻的认识到了“后生可畏”这一点,范炎炎的确是法医界的新星,年纪轻轻便对法医方面的知识了如指掌,他也有意和范炎炎进行长期合作,想把范炎炎培养成一个更加专业的法医,好为警局更好的服务。
  范炎炎仔细的看着这具尸体,先是认真的看着头部的那个大创口,又认真的看向尸体的其它部位,并没有在其它部位发现伤口,于是心对尸体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结论。
  “范法医,你觉得怎么样?”刘世强忍不住开口问。

  范炎炎站起身来,认真的回答说:“初步判断,是人为导致的死亡!头部遭受重击,这是他的死亡原因!”
  刘世强和其他几名小刑警心忍不住吐槽,这还用你说吗?脑袋那么大一个伤口,血流了那么多出来,用膝盖想想也知道是被打头打死的吧?
  袁鑫却是没有任何取笑范炎炎的意思,他认真的问:“范炎炎,能再说说详细的情况吗?”
  范炎炎对袁鑫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尸体介绍说:“关于死亡原因,死者是因头部遭到重击而导致的人为死亡,而至于到底是直接的损伤性死亡,还是失血性休克导致死亡,还需要把尸体带回去解剖之后才能下结论!”
  听到范炎炎说出法医的专业术语,几个小刑警都心悦诚服的点了点头,好歹也是局长袁鑫请来的法医,没两把刷子可怎么行?
  刘世强还是有点不服,他继续问:“那你能说说这死者是什么时候死的吗?”
  范炎炎点了点头,看着尸体认真的回答说:“死者头的创口周围已经结痂,地的血液也开始凝固,颈部也发现有尸斑存在,综合以情况,可以判断死者死亡时间在一小时以,十小时之内!”
  几个小刑警又点了点头,不愧是法医,不过是大致的看了一下尸体,能得出这样专业的结论,袁鑫局长的眼光真心不错,能在大学里发现这样给力的人才!

  刘世强仍旧不服,他又问:“一到十小时?这范围未免也太广了,能再精确一点吗?”
  范炎炎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走到属于他的那张桌子跟前,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他的激光温度计,在尸体腋下扫过,只听“哔”的一声,温度计显示着尸体的温度“34.5”。
  看到这个温度,范炎炎心立即有了答案,他看了看手机的时间,看到现在刚好十点半,于是他认真的说:“死者的死亡时间在两到三个小时以前!也是晚的七点半到八点半之间!”
  看到范炎炎这样胸有成竹的样子,刘世强也不敢质疑什么了。
  袁鑫问:“为什么这么确定?”
  范炎炎把温度计展示给了袁鑫和其他几名刑警,说:“现在尸体的体温是34.5摄氏度,人死亡之后的十小时之内,体温每小时下降一度!人体的正常体温是36.5到37.5摄氏度,所以以此推断,死亡时间在晚七点半到八点半之间!”
  “那要是死者发烧呢?要是他生前的体温在38度以,是不是死亡时间要提前了?”

  一个熟悉的女声从背后传了过来,范炎炎转头一看,只见来者是穿着黑色小西服的毕思敏,身后跟着行色匆忙的张镇,看样子他们也接到了通知,前来了解案件情况了。
  “毕检察官,张检察官!”袁鑫对他们两人点头示意。
  “惭愧,我已经不是检察官了!”张镇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他仍然记得,自己检察官生涯的最后一个案件,是因为袁鑫突然提交了新的尸检报告才失败的,虽然他知道,袁鑫的真正目的是找出案件的真凶,并不是在针对他,可最后一场庭审失败,还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以至于看到袁鑫的时候都有心理阴影。
  毕思敏无视了袁鑫的招呼,径直走到范炎炎跟前,笑着问:“范法医,我说的没错吧?”
  范炎炎漠然点了点头:“是的,没错!如果死者生体温过高,死亡时间会提前了,不过死者生前有没有发烧,这一点还需要解剖仔细检查之后才能下结论!”
  毕思敏笑着拍了拍范炎炎的肩:“范炎炎,我佩服你作为法医的专业性和知识水平,但是,也请你在做检查的时候用心一点,不要轻易下结论!而且,你刚才随意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东西,这是破坏现场的行为呢!不过好在我已经调查过这里了,你下次要注意,别再这么鲁莽了哦!”

  范炎炎只是淡漠的看着毕思敏,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现在不过是袁鑫他们让他大致分析一下尸体的情况,又不是在写尸检报告,有些情况当然没有考虑进去,至于破坏现场,尸体和凶器才是现场,他从自己的抽屉里拿东西出来,又怎么能算破坏现场呢?难道凶手还能用抽屉杀人?
  袁鑫也开口说:“毕检察官,现在我们还处于最基本的调查阶段,还没到出尸检报告的时候,我们根据现场情况进行合理推断说出的话,不必那么较真吧?”
  毕思敏无视了袁鑫,又对范炎炎笑着说:“范炎炎,还真是巧!这一次的嫌疑人许城煜,正好是你的同班同学,你该不会又想为他辩护吧?次让你和欧阳阿姨胜诉不过是我一时大意,这一次,我已经掌握了十足的证据,我很确定,凶手是许城煜!所以,你尽管放马过来吧,你是不可能战胜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