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79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252章:做人不做刀
  路佳佳绝对是为了楚震东着想,如果楚震东拒绝了,那就是否认了他和路家的关系,别说路忠国不会再插手他的事,路忠良也会收手,这堪比打脸啊!当场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看着呢!两个老头子绝对丢不起这个脸,别说不会再帮他了,连楚震东和路佳佳的婚事,都会受到他们的强烈反对。
  路佳佳这几天,已经从路忠国和路忠良几次三番的谈话中,得知了想对付楚震东的,背后可是有一定实力的,不然的话,以路忠国的关系网,事情早解决了,偏偏楚震东脾气又犟,她能不担心吗?所以看向楚震东的目光之中,满满的全是哀求和期盼。
  楚震东多聪明的人,又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对当地的风俗习惯了解的很,一看见路忠国和路忠良的眼神,就明白他们想自己怎么样了。
  楚震东会愿意吗?当然不愿意!
  虽然说按当地的习俗,从路佳佳这边算,他也可以扛这个柳枝,可那需要两人结婚后,才算是名正言顺,现在两人还没结婚呢?自己去扛这个柳枝算哪门子?不答应怎么办,只需要向后退一步就行,以路忠国和路忠良的精明,楚震东一步一退,他们就知道楚震东的意思了。
  所以楚震东几乎都没有细想,脚步就抬了起来,向后面慢慢的退去,而路忠国和路忠良两老头的脸色,顿时全都变了颜色。当然,他们担心的倒不是楚震东这孩子识不识抬举,而是路家的脸面,牌位都抱起来了,没人扛柳枝,这在他们看来,是十分丢脸面的事情。
  可就在楚震东准备向后退这一步的时候,目光却忽然看见了路佳佳,路佳佳的眼神,几乎是哀求一般的看着自己,更有着一种浓烈的期盼,不由得心头就是一颤。
  这个时候的楚震东,所想到的并不是路家多大的势力,说实话,他现在是十分膨胀的,甚至膨胀到了认为,没有路家他一样可以搞得定的地步,但他却受不了路佳佳这样的眼光。

  他从路佳佳的眼光中,看到的可不仅仅是哀求,还有一种近乎无助般的酸楚,就像是一个身陷困境的公主,在苦苦等待着她的王子骑着白马出现,将她从困境之中带出来一般。
  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自己这一步退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路家不帮自己,他倒无所谓,可路家却会因此颜面扫地,路佳佳毕竟是路家的一份子啊!而且,自己只要拿起柳枝,就等于承认了和路佳佳的关系,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希望自己的情郎在最紧要的关头,站出来帮自己一把的。
  所以楚震东已经向后退出了一半的脚,却顺势往旁边一移,默不作声的将放在旁边的柳枝拿了起来,对路佳佳露出了一个微笑,递给路佳佳一个安慰的眼神,似乎在告诉路佳佳,别怕,万事有我!
  路佳佳立即松了一口气,一颗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的心,立即放回了肚子里,眼神中泪花已经在打转了,满满的全是感激和爱意,她也看到了楚震东那只即将退回去的脚,她明白,楚震东之所以做出改变,只是为了她,要不是人多,路佳佳肯定扑过去抱着楚震东啃了。

  女人的爱情,一直要比男人的爱情来的更浓烈,为自己心爱的男人付出的再多,她自己都看不到,但她心爱的男人只要对她展示出一丝丝的温情,立即就会沉醉在爱河里,如果单从爱情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我认为女人应该都属于感性动物,所谓的理性,很有可能只是因为她不够爱你!
  比如路佳佳,她为楚震东做了很多事情,可她觉得都是应该的,楚震东给她买一个发卡,她就会高兴的不得了,为她扛一个柳枝,她就能感动的眼泪汪汪的。
  而路忠国和路忠良两老头的心,也一起放回了肚子里,两老头相视一笑,眼神中纷纷表露出对楚震东的赞赏来,当下路忠国就扬声说道:“各位,大家都知道,今日是家叔逝世十周年祭日,不凑巧的很,长孙路小萌,外出未归,所以就让家叔的孙女婿楚震东,代替路小萌扛柳。”
  “东子这孩子呢,性格有点不好,年轻嘛!顽劣了点,我虽然不怎么回来,可也听说这小子一些事情,不管怎么说,毕竟是我们路家的女婿,如果有给各位添了什么麻烦的地方,还请各位看在我和忠良的这两张老脸上,多多担待一点。”
  这席话一出口,看似客套话,可入了在场某些人的耳,就变味了,虽然大家谁也不知道楚震东什么时候和路佳佳正式确定了这份关系,不过现在路忠国的话,已经直接承认了楚震东的身份,这番话实际上就是告诉大家,楚震东是我路家的女婿,以后有什么事,你们能担当的多担当,不能担当的也得担当!
  路忠国为什么说这番话呢?他心里有数,在场的人之中,绝对有和楚震东不对付的,这番话一出口,就是敲打敲打他们,想动楚震东,你们可想好了,我他妈手里握的可是枪杆子。
  一番说辞出口,就由路忠良抱着牌位出了祠堂,一行人到了路家坟地,祭祀跪拜,一切顺利。
  等祭祀完成之后,大家陆续告辞,楚震东本来也想离开的,路忠良一抬手,对他一招,叫他到了身边,说道:“东子,今天难得大家人齐,你大伯也在,今天就别走了,等会我们一家人,到望月楼聚聚。”
  楚震东一想也好,只要不是去路家吃饭,就无所谓,何况望月楼嘛!在我的地盘上,完全可以自己请客,当下就点头同意了。
  等大家到达望月楼的时候,老板本来就认识路忠良,也听说过路忠国,又是楚震东亲自带来的,当然热情招待,给领到了望月楼最好的包间,楚震东还让老板安排人,去将守在中街的王建军也叫了来。
  王建军和那个杨志军,绝对是同一类型的人,都带点武痴性质,路佳佳给大家互相一介绍,王建军听说路忠国的时候,都没啥表情,可一听说杨志军是警卫连连长,顿时两眼冒光,一脸的崇拜,楚震东自然看得出来,他对当兵的事,仍旧念念不忘。

  其实楚震东完全可以将王建军引荐给路忠国,堂堂一个军长,特招一个警卫人员,简直就是一句话的事,可楚震东却也知道,自己即将前去坐牢了,自己将所有的地盘都分出去,就是因为这样一来,即使自己坐牢了,泽城仍旧会被牢牢的控制在自己兄弟的手中,可如果少了王建军,必定会有麻烦,所以楚震东硬是忍住了没出声。
  不一会,酒菜上来,大家吃喝开始,路妈妈的态度,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毕竟在当时,楚震东已经有了另外一个身份,城北建材市场的老板,不再单纯的是一个小混混了。何况,路忠国、路忠良和路佳佳自己都承认了这小子,她一个人反对也没用。
  酒过三巡,路忠国说话了:“东子,今天的事,谢谢你了,没让我们老路家塌了台面。”
  楚震东正要客气两句,路忠国已经话锋一转道:“不过,我觉得以你现在的能力,还不够格做我们路家的女婿。”
  楚震东一愣,随即想起了路妈妈那番门当户对的言论,顿时就有点恼羞成怒了,心中暗想,这老头这是要过河拆桥啊!刚利用完自己就一脚踢开?可随即又一想,不对啊!如果他不准备承认自己,说那番话又是几个意思?
  幸好路忠国紧接着就表明了态度:“当然,我指的可不是什么门当户对,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差不多,年轻嘛!正常,我指的是你个人的能力。”

  王建军在旁边插了一句道:“东子现在的能力,已经足够了吧?这泽城年轻人之中,还有谁盖得住他?”
  路忠国微微一笑,摇头道:“远远不够,起码认识就不够,你现在就是一把刀而已,锋芒外露而不知收敛,虽然刀口十分锋利,足以劈开挡在你前面的绊脚石,可是,刀柄却永远掌握在使刀的人手上。”
  “人最可贵的,并不是能够成为一把锋锐无匹的刀,吕布再勇,也折在了白门楼,刘备一个卖凉席编草鞋的,却成了蜀中王,原因很简单,就是一个只是刀,一个却是使刀的人。”
  “要想真正的做出一番事业来,我路家有的是条件支持你,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却只能靠你自己觉悟,你要成为会使刀的人,而不是被人使唤的刀。”
  这话在王建军听来,就和绕口令差不多,可听在楚震东的耳朵之中,却犹如晴天霹雳,他之前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在被范元捉捕,而唐振藩临阵抽腿的时候,他就隐隐觉得这样下去不妥,可却没人指点他这些道理,现在路忠国这么一说,立即让他明白了自己的方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