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949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吃就多吃一点,今儿的菜不多,四菜一汤,你们俩给吃完了就行,要是吃不完,那就是说我老头子的手艺不行啊。”
  方逸话声刚落,王老爷子和小佳就走进了屋里,小佳手上的托盘里端着两盘菜,而老爷子的手上则是拿着一瓶用稍微有些发黄的纸包裹着的酒。
  “老爷子,手艺没说的,就是八个菜,我一个人也能给吃光掉。”看到老人进来,方逸连忙站起身,帮着小佳将菜摆在了桌子上,对王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您也坐下吃点?”
  “菜我就不吃了,不过这酒,我陪你喝一杯。”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拿过三个白酒盅,在柏初夏的面前也放了一个,说道:“柏丫头,今儿陪舅爷喝一杯?”
  “舅爷,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喝酒的。”
  柏初夏闻言连忙摇起了头,柏家的家教颇有些大男子主义,男孩子抽烟喝酒没人问,但女孩却是绝对不能沾染,所以如果是红酒柏初夏还能喝一点,但白酒她的确是滴酒不沾的。
  “这酒你要是不喝,回头你爷爷肯定说你不识货。”老爷子哈哈一笑,说道:“你回家要是给那老头说你喝了这个酒,他肯定是羡慕嫉妒恨,你就放心喝两杯吧。”
  “老爷子,您这瓶茅台酒可是有讲究的啊。”
  看着王老手中的酒,方逸指了指上面的纸,说道:“这是用上好的绵纸包裹的,这种用竹子、麻杆、构皮做出来的绵纸现在可见不到了,您这酒可是有年份了。”
  方逸跟着余宣不是白跟的,所谓杂项那就是五花八门无所不包,这鉴酒也是其中的一种,方逸曾经听余宣说过,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好酒都是用绵纸包裹的,到了八十年代才出于美观的原因,将外面的那层绵纸换成了硬纸盒。
  至于方逸如何看出这是茅台酒的,那就更简单了,因为绵纸上清清楚楚的印着贵州茅台这几个字样,而且虽然包装不同,但茅台的酒瓶和现在的却是区别不大。
  “咦,你小子还懂酒?”王老爷子看向方逸的目光带着一丝惊奇,“那你说说,这酒是多少年份的?”
  “老爷子,你把酒给我看看。”

  方逸伸手要过了那瓶酒,拿在手里先是看了看纸张和酒瓶口处的情况,然后拿在手里晃了晃,沉吟了一下,说道:“这酒虽然密封的不错,不过也挥发了不少,应该有五十年了,但不超过五十五年!”
  “好小子,有你的!”听到方逸的话,老爷子的眼睛越睁越大,一拍大腿说道:“不错啊,懂得药膳还懂酒,你还懂什么?”
  “老爷子,我的老本行其实是鉴定古玩。”方逸摸了摸鼻子,他懂得的事情多了,不过在老人家面前却是不需要那么显摆。
  “古玩我不懂,不过这酒的年份你说对了。”
  王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这酒是四九年产的,不过用的却是百年老窖里的原浆,因为它是当年的国庆用酒,现在存世恐怕连十瓶都不到了,柏丫头,你爷爷可是惦记我这酒很长时间了。”

  由于出身的原因,王老爷子的性情很跳脱,即使在年轻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的教条主义,他在济南府干厨师,全家都吃的满面红光,而到了京城之后,即使是那几年自然灾害的念头,王家也没有一个人饿过肚子。
  至于这几瓶酒,自然就是老爷子假公济私得来的,不光是四九年的国庆用酒,自从他到了国宾馆之后,几乎每一年的国庆用酒他都有留存,在这四合院中最不起眼的那间屋子里,摆放的几乎全都是各种名酒。
  “老爷子,这酒太贵重了,咱们今儿还是别喝了吧。”
  听老爷子说起酒的来历,方逸也是吃了一惊,他曾经听余老师说过,去年有一瓶五五年的茅台酒,曾经在拍卖行拍出了十二万的价格,创下了国内白酒拍卖的最高价。
  而王老爷子拿出来的这瓶酒,不仅在年份上要比那一瓶久远,更重要的是还有着一定的历史和政治因素在里面,方逸相信,这瓶酒如果拿到拍卖会上,起拍价最少都要在二十万以上的。
  “什么贵重不贵重,酒不就是拿来喝的嘛。”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今儿呢,这酒算是我请你的,你要是不喝那可是不给老头子面子。”

  老爷子拿出这酒,其实是对方逸的一种补偿,因为他在见到那张药膳方子的时候就知道,这的确是一个古方,而且上面食材搭配之巧妙,就是王老爷子也都差点忍不住拍案叫绝,在老爷子心里,这张方子的价值要比这瓶酒贵重得多了。
  “好,恭敬不如从命,老爷子既然这么说了,那咱们今儿就把它给喝了吧。”
  世俗的财富,在方逸心里原本就不算什么,以方逸的性格,别说这瓶酒只是价值几十万,就是价值数百上千万,他绝对也有将其喝进肚子里的勇气,而且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爽快,我是越来越喜欢你小子了。”

  看到方逸没有做出那种扭捏的样子,老爷子眼中不由露出了欣赏的神色,他拿出这瓶酒有两层意思,一来是想考究方逸一下,看看他的眼光如何,结果自不用说,方逸一口就道出了这酒的年份。
  而王老爷子的第二层意思,就是想看看方逸在面对这种贵重物件的时候,是否会流露出那种年轻人的不自信和惶恐,但方逸表现出来的大气爽直,却是让老爷子极为满意。
  “来,开瓶,倒酒!”
  老爷子高兴的拍了拍桌子,眼巴巴的看着方逸将酒瓶启开,虽然家中藏酒不少,但就是老爷子也不舍得喝,只是每年过年的时候才会拿出一瓶年份最近的来。
  “真是好酒!”
  当方逸启开瓶盖之后,一股浓郁醇厚的酒香味顿时传入到了鼻子里,倒在酒杯里的酒和方逸以前喝过的也不一样,这酒的颜色泛黄,而且还显得有些粘稠,倒完一杯抬起瓶口的时候,那酒居然连成了一丝细线。

  “来,干了!”
  王老爷子迫不及待的端起酒,一口就喝到了嘴里,眯缝着眼睛回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酒果然是有年份的好,当年我喝这酒的时候,远不如现在香醇。”
  “好喝,一点都不辣。”柏初夏也将自己面前的酒喝了下去,一丝红晕快速的出现在了她白皙的脸庞上,红扑扑的很是好看。
  “也不知道小魔王怎么样了?”
  方逸喝下这杯酒的时候,心里所想的却是和身边两人不一样,他想到了远在缅甸的小魔王,那小家伙可是嗜酒如命,也幸亏自己没带它回来,否则王家的这些好酒,怕是都要被它给糟蹋了。
  “爸,你开的什么酒,怎么那么香?”刚喝到第二杯的时候,王天亮匆匆的走进了屋里,手里拎着几个用油纸包着袋子,进屋看到桌子上的酒之后,王天亮不由愣了一下。
  “你运气倒是不错,正好赶上了,过来,喝一杯。”看到儿子回来,老爷子笑着说道:“四九年的那瓶,你不是惦记很长时间了吗?来,只给你留了一杯。”
  “爸,这……这可是你的心头宝贝,你怎么舍得给打开啊?”
  日期:2017-06-2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