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8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非心头一颤,偷偷扫了一眼书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接过转账单一瞧,脸色变了,脑中飞快地想着应对策略。假装看了一会儿,他点头道:“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听说是转给总工会,赵副局长签的字。”
  “孟局长,你知道这笔款子的用途吗?”
  孟非摇头,叹息一声道:“周書記,我们财政局的情况您也了解,一般赵副局长签的字,我……我是不过问的。”
  周自兴笑道:“这么说来,这笔钱确实打过去了,对吧?”

  孟非装傻道:“看银行的单据确实打过去了,不过我还需要问一下局里的财会。”
  “不用问了,孟局长,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赵副局长与总工会的石副主席,涉嫌职务欺诈、滥用公款,证据表明石涛用这笔钱补上了总工会的漏洞,而你就是帮凶1
  “周書記,周書記,我真的不知情啊,也是后来才听赵副局长汇报的。我……”虽然明白自己问题不大,但孟非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周自兴挥手打断他的话,严肃地说:“孟局长,什么也不要说了,我马上向史書記汇报,这是一起严肃事件。50万啊,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孟非全身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高兴。他心中有底,如果事发,自己只是一个监察不力的罪名,而赵悦的结局可就两说了站在张清扬的办公室,史振湘接到周自兴打来的电话。简单说了几句,他望向张清扬,轻声道:“的确有这件事,您看……怎么办?”

  张清扬夹着烟,缓缓说道:“史書記,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将会影响我们江洲市的形象,我看就内部处理吧。现在……我们去找陶書記?”
  “也只能这么办了1史振湘点头,叹息一声道:“多亏问题不大。”
  张清扬明白他的意思,无奈地说:“这件事应该引起我们的警觉,赵悦是方書記的爱人,而石涛又是石副市长的兄弟,这……”
  “是啊,如果管理不好我们领导干部的家属,我们有何脸面管理人民?我要向陶書記建议召开一次领导干部的反腐会议,让大家注意身边人。“

  两人步行出办公室,直接赶去市委。
  今天一大早,张清扬就把史振湘找来谈了谈从罗立政那里得来的消息。史振湘是聪明人,马上安排下属到银行查账,没想到一切都是真的。财政局以非常规的方法拨给了总工会五十万元,这与罗立政前期向张清扬所汇报的相符合。
  不久以前,罗立政就发现总工会账目有问题。一个多月以前石涛挪用了这笔款,也不知道干了什么用,一直也没有补上。后来可能也有些害怕,便从财政局借来这笔钱堵上,意思是封住罗立政的嘴。没想到被罗立政发现以后,马上就向张清扬汇报了。张清扬正好要向财政局动刀,可以说他们撞在了枪口上。
  将近一个小时,赵悦在方少刚的面前就没停止过说话,目的是想通过他的权利向张清扬施压,让他修改参加工作领导小组名单的人选,把余默换成自己。可一个小时过去了,方少刚总共也没有说几句,只是默默地听着,面无表情。

  紀委書記史振湘望向张清扬,暗想市长的道行还真是深啊,刚才连自己都没有看透其中的奥妙。
  坐在办公室里,张清扬拿起组织部的委任书副本,嘴角露出了笑容。这次组织部办事很有效率,不出一个星期就把赵悦调去了人大,任命副局长余默为局丨党丨委副書記、常务副局长。可以说余默的任命跌碎了一地眼镜,谁也没有想到在局里只负责业务工作的余默一步登天,更没有想到有一位丨党丨委副書記、组织部长老公的赵悦败走麦城,灰溜溜地去了人大。
  而总工会副主席、人大副主任石涛早被就停职审查,虽然五十万的专项资金从股市追了回来,也没有损失,但他的仕途生涯就此结束了。谁也没有意料到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江洲市政坛会发生这样的振荡。只有少数的干部知情,心中对张清扬又有了新的认识。这件事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指示低调处理,波浪是没有掀起来,可制造出的振动令人震撼。
  张清扬轻轻把委任书副本扔在桌上,感觉完成了一件重要事情似的,心头一阵轻松。与缅南金角地区谈判的工作领导小组已经正式启动,在吴和平副市长的领导下,按照张清扬的指导思路,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昨天,吴和平亲自带队去深圳市考察,并且从京城请来了相关方面的专家召开论证会,为的就是宣传造势,让缅南政府明白江洲市的决心。
  想到吴和平的工作态度,张清扬心中一暖。近来,已经有人把吴和平、陈静等人当成了自己的铁杆支持者。张清扬看了眼手表,心想石磊应该快来了。他已经约了副市长石磊,为的就是谈谈石涛的事情,类似的敲打他是驾轻就熟。有了石涛这件事,相信以后的石磊在政府这边会夹着尾巴做人,而且会对方少刚存在想法。必竟这次处理石涛,方少刚没有帮忙说话。

  本来,张鹏早在几天前就想找石磊谈话,可是他请了病假,只好拖到现在。在这种时刻生病,连傻子都知道其中有问题,他自以为“病好以后”张清扬就不会找他,可是他低估了张清扬的脸皮。张清扬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敲打对手的机会。
  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瞧,是贺楚涵打来的。心情较好的张清扬厚着脸皮接听,笑道:“宝贝,想我了?”
  贺楚涵气得直跺脚,恨恨地说:“少不要脸了,是余默想你了!”说完,又觉得不妥,余默必竟是离异女人,张清扬又是花花肠子。想到这一点,贺楚涵马上补充道:“余默想请您老人家吃饭,自己不好意思开口,就求我帮忙啦!张大市长,给个面子吧,今天晚来都来我家。”说到后来,贺楚涵有些心虚,去她家吃饭可不是当初余默的意思。
  张清扬捏着手机想了想,问道:“先讲清楚了,是你请我,还是她要请我?”

  “废话,当然是她请我,我只是觉得在我家方便一些。”贺楚涵厚着脸皮说道。
  “方便一些?”张清扬嘿嘿笑了起来,“做什么方便啊?”
  “你少废话,爱来不来1贺楚涵没好气地说,又担心他真的不来,临挂上电话时补上一句:“张清扬,你小子看着办吧1
  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张清扬微微一笑,这个贺楚涵,她的倔脾气真是一点也没变。想我就说想我嘛,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刚收好手机,门被敲响,张清扬知道石磊过来了,压低声音说了声请进。门一开,进来的果然是常委副市长石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