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40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下午,范炎炎和欧阳雪琪都坐在客厅前看电视,欧阳雪琪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范炎炎聊着,范炎炎也尽量保持着礼节,用自己的方式回应着欧阳雪琪。
  “哈哈哈哈,这个片段好搞笑!”
  “是吗?我也觉得挺搞笑的……”
  “你也看过这部剧吗?主演是我的偶像呢,每次我都期待他的出场,实在太帅啦!”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电视里在演什么,范炎炎完全看不进去,他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欧阳雪琪聊着,一边偷偷的观察她的反应,看她看电视的样子那么投入,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也不好主动开口说出来。
  一下午的时间这样过去了,转眼到了晚,欧阳雪琪看了看时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哎呀,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都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不好意思,今天耽误你太多时间了!”
  终于要走了吗?范炎炎心松了口气,他随口说了一句:“要我送你吗?或者留下来吃晚饭吧?”
  正要起身的欧阳雪琪听到这话,立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笑着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明明都已经在你家吃过午饭了,你还要留我在你这儿吃晚饭,你真是太好了!”
  范炎炎呆呆的看着欧阳雪琪开心的笑脸,心感到很是复杂,但是刚才是他自己开口说要让欧阳雪琪留下来吃饭,他自己挖的坑,只能自己往下跳了。
  范炎炎心无奈,但还是只能保持微笑,他刚准备到厨房里去为欧阳雪琪准备晚餐,又听欧阳雪琪说:“等一下,我觉得……今天你都这么累了,不如我们出去吃吧?今天不好意思,害得你被我爸骂了一顿,我决定请你吃饭补偿你!”
  范炎炎心无奈,只能点了点头。
  J市的一家餐厅里,欧阳雪琪一边享用着桌可口的饭菜,一边跟范炎炎聊着天,她的脸红扑扑的,看去很开心。而范炎炎却是没她那么好的心情,欧阳雪琪开心起来之后,他反倒变得郁闷了。
  什么情况?怎么欧阳雪琪这么快开心起来了?不是说女人很难哄吗?
  “哈哈,真不好意思,今天出门的时候走得匆忙,没带够钱……”欧阳雪琪尴尬的笑着说,“不过没关系的,我不会赖账,下次我请你吧!不对,我应该请你两次!”
  范炎炎勉强笑着点了点头,他可不在乎欧阳雪琪要不要还这顿饭,不还最好,因为他习惯了独处跟欧阳雪琪在一块儿,他总觉得很不习惯。
  欧阳雪琪心偷笑,Yes!他同意了!这样一来,我下次还能约他出来,下下次也能!不过……看范炎炎的样子,好像兴致不怎么高啊,这是为什么?是因为我说的话题很无聊吗?还是他不喜欢和我一起吃饭?不不不……应该不是第二种,他要是讨厌我,早赶我走了,在我让他当我的未婚夫的时候,会拒绝我吧?嗯……欧阳雪琪,要自信起来!

  “到底……该聊点什么才能既有趣,又不显得突兀呢?”欧阳雪琪心这样想着,不自觉的把话说了出来。
  “嗯?什么?”范炎炎疑惑的问。
  “啊……没什么!”欧阳雪琪的脸顿时红了起来,这样把话在范炎炎面前说出来了,不暴露了我正在找话题吗?不行……太尴尬了!
  好不容易,欧阳雪琪才从尴尬的气氛缓解过来,她看着范炎炎,想到之前他说的梅飞雪已经离开J市去了外地的事情,她心又不禁开始开心起来,范炎炎的父母不在这个城市,他的青梅竹马也不在这个城市,而他自己又很少去学校课,这样一来,我不成了他最常见面的而朋友了吗?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像范炎炎这样珍贵的人,可是很难遇到的!

  沉默了一下,欧阳雪琪终于等到范炎炎先开口了,范炎炎问:“雪琪,夏侯武现在怎么样了,你知道吗?”
  欧阳雪琪顿时惊住了,她呆呆的看着范炎炎,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叫我雪琪?在没有假扮未婚夫的情况下叫我雪琪?天……怎么办啊?我要死了……
  “喂,你没事吧?”范炎炎看到欧阳雪琪神色有些不对,担忧的问。
  “啊……我没事,只是刚才听到你那样叫我,我有点……”欧阳雪琪羞涩的低下了头,真是的,明明是一个我小那么多岁的小正太,我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啊?欧阳雪琪,要自信一点!自信!
  范炎炎尴尬的说:“哦,不好意思,我习惯了,刚才随口说出来了……”
  欧阳雪琪连连摆手:“没关系没关系!这样好……以后,你也这样叫我吧!”
  范炎炎怪异的看着欧阳雪琪,算她接受这样的称呼,也没必要这么开心吧?
  欧阳雪琪也意识到她刚才有些过于激动了,她撩了撩耳边的秀发,努力做出优雅的样子问:“范炎炎,你刚才想问我什么?”
  原来是什么都没听到啊……范炎炎感到有些汗颜,无奈的把问题重复了一遍:“你知道夏侯武的近况吗?”
  “哦……你说他呀!”欧阳雪琪点了点头,“当然知道!之后法庭又对他的案子进行了一次审理,‘610’悬案和咖啡厅的那个案子一起,一审判决死缓,他不服原判提起诉,二审判了个无期!”
  范炎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因为欧阳雪琪说的太快了,他仔细想了一下,然后问:“无期是指无期徒刑吗?”
  欧阳雪琪点了点头:“是啊!”
  范炎炎大惊:“这也太过分了吧!他杀了两个人,这样判他无期徒刑了?”
  欧阳雪琪笑着摆了摆手:“范炎炎,正所谓隔行如隔山,对我们律师来说,这再正常不过了!很多人在犯罪之后,都会想办法找各种律师为他进行辩护,只要律师够牛逼,别说无期徒刑了,是判无罪也是有可能的!”
  范炎炎顿时惊讶无,赶紧问:“这怎么可能?刑法不是规定了吗?杀人是死刑的!而且算不看法律,是抛开法律不说,杀人偿命,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夏侯武怎么被判无期了呢?”

  欧阳雪琪笑着说:“范炎炎,这你不懂了吧?算是杀人犯,也会想要活命啊!他们也会请来律师帮他们做辩护的啊!而且杀人不一定要偿命,因为杀人也会有不同的情节的,如果情节较轻,或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如说得到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是可以免除死刑的!”
  范炎炎不说话了,他不是律师,所以欧阳雪琪的话让他感到非常震撼,他觉得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杀人犯得不到应有的惩罚,而且这对欧阳雪琪这样的律师来说,还是很普遍的现象?
  欧阳雪琪似乎没察觉到范炎炎的情绪变化,她只当范炎炎在佩服她作为律师的所见所闻,她继续显摆着说:“对律师来说,想要让委托人获得无罪判决,或是想让委托人的罪行相应的降低,他们有很多办法的!其最常见的是制造精神疾病的证明了!夏侯武本身是法医,人脉又那么广,想要免除死刑,也是完全有办法的!”
  范炎炎叹了口气:“算了,至少夏侯武要一辈子待在监狱里了!他这也算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欧阳雪琪笑着说:“什么一辈子啊,最多也20年!”
  范炎炎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