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349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一开始乌恩其就想过这样的结局,但是现在听到面前这个老头子近乎肯定的语气,乌恩其心里也更加担心了,很想知道现在的我到底在经历些什么。

  “怎么?不愿意?”勾陈老人笑眯眯的开口道。
  “其实我现在放你过去也没有用了,你过去也只是送死,我将你拦下来,还不一定会让你死,你难道不准备感激我一番吗?”
  “如果你放我过去,我会感激你的。”乌恩其再次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乌恩其的和小,勾陈老人抚摸着自己的胡子哈哈大笑了起来,乌恩其一脸冷漠的看着勾陈老人此时的作态,并没有想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你这是在求我吗?”勾陈老人看着面前的乌恩其笑道。
  “想必你这种性格的人,这一辈子也是第一次对别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吧?你是在求我放你过去?”

  “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乌恩其冷冰冰的开口道。
  “有意思。”勾陈老人笑眯眯的说道。
  “真是有意思啊,为了那样的一个毛头小子,你竟然还会求我,那小子有什么好的你跟我说说?值得你用命去守护?你可是一个杀手啊。”
  杀手?
  乌恩其一阵恍惚,如果不是勾陈老人说出这两个字,乌恩其都快忘记自己以前的身份了。
  以前的乌恩其确实是一个杀手,甚至可以说是无恶不作,没有什么手段是乌恩其使用不出来的,杀手也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职业,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难道杀手还会讲什么仁慈?

  乌恩其做过的恶事不少,在当杀手的时候也没有觉得什么,不过自从摆脱了这层身份待在我身边之后的那段日子,乌恩其也不少次做过噩梦,都是一些很血腥的梦。
  在当杀手的期间,这些噩梦对于乌恩其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如果一个杀手能被这样的画面给吓着了的话,那么这个杀手是不合格的。
  不过在那个时候,乌恩其也确实觉得这样的噩梦很恐怖,他也开始渐渐的觉得以前自己所走过的路完全是一条违背了人道的路。
  而我并没有对乌恩其动手要了乌恩其的命,还将乌恩其从那条道路上拉了出来,乌恩其其实心里一直对我很感激。
  乌恩其也谈不上我有什么好的,平时吝啬得可以,还时不时的忘记发工资,不过乌恩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不想让我死,所以乌恩其才会在这里坚持这么久。

  乌恩其抬起头看了面前的这个老头子一眼,估计自己向他解释再多自己心里的想法他也听不懂吧?而且乌恩其本来就没有没事跟别人解答自己内心想法的习惯。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多管。”乌恩其再次硬邦邦的说道。
  勾陈老人缓缓摇了摇头,开口道:“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想想你将你自己的命给留下,能享受多少的融化富贵?以前的你当杀手想必存了不少钱吧?你现在退出来了你应该挥霍才对。”
  “那些钱我都捐出去了。”乌恩其面无表情的说道。

  勾陈老人诧异的看了乌恩其一眼,有些不相信乌恩其所说的话。
  不过乌恩其这样的人,实在是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骗别人,难道乌恩其说的是真的?
  这还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啊。
  “以你的能力,想要赚到足够自己挥霍一辈子的钱难道还不容易?你或许一个享受,以前的你是一个杀手,现在你就那么甘心当别人的奴才?”勾陈老人再次劝说道。
  “他可从来没有将我当成奴才看待。”乌恩其再次冷漠的回答道。
  “那只是他表现出来的而已。”勾陈老人解释道。
  “在他心里,恐怕已经将你给当成奴才来看待了,难道你就想象不到?”
  “如果照你这样说的话,你也只是一个奴才,和我没有什么两样。”乌恩其开口道。
  勾陈老人的眼睛再一次眯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乌恩其说道:“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有着足够让人尊重的身份。”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那只是别人表现出来的而已,或许在你服务的那些人心中,你就是一个奴才。”乌恩其再次‘不知好歹’的开口道。
  “年轻人,激怒我可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你确定要这样继续下去?”勾陈老人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自我感觉良好的他怎么能够容忍被人当成奴才的事实?
  乌恩其看着勾陈老人没有说话,不过态度却看起来很强势,一副根本不会听从勾陈老人的意思。

  “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勾陈老人冷哼了一声开口道。
  勾陈老人的话刚说话,他都还没有动呢,面前的乌恩其便突然发动了自己的身体,直直的朝着面前的勾陈老人刺了过去。
  我与大黑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心里一直担心着乌恩其的安危,不过我却不敢将自己的脚步停下来,否则的话我岂不是就浪费了乌恩其的努力?
  直到跑到了一个小湖旁边,我与大黑这才停了下来。
  不是我觉得安全了,而是实在是太累需要休息,再怎么跑下去,我估计能被累死。
  就连大黑也吐出自己鲜红的舌头喘着粗气,看来大黑也快坚持不下去了。
  我查看了周围一圈,这里的景色看上去还不错,不过我却没有那份心思去观察这样的景色。
  现在我可是在逃命途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堵截我的杀手,我只能将自己的警惕拉到了一个最高的层次。
  我趁着这个时候赶紧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刚才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无论如何也要打出去一个电话求救,要不然死在这个地方都没有人能够知道。
  刚才在与乌恩其逃命的途中我试过打表姐的手机,可惜表姐的手机并没有通,现在我想要再试试。
  估计我现在都还没有回去,表姐已经知道我遇到了什么危险了吧?
  如果告诉表姐我现在所处的具体方位的话,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然而拿出手机的那一刻我傻眼了,没想到此时此地的信号竟然如此差,没有一格信号,手机上面显示的无服务!
  这里有这么偏僻吗?连信号都没有覆盖到这个地方来?开什么玩笑?
  我在原地走动了好一会儿,确实没有信号,这让我心脏不由得一沉,难道想要搬救兵都是一件难事不成?
  汪汪!
  我身边的大黑突然狂叫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别试了,这里确实不会有任何的信号,你已经是插翅也难逃。”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让我心里不由得大惊。
  我赶紧转过头,只见从身后的小树林之中缓缓走出来一个人,看到此人的时候,我眼睛不由得瞪得老大。

  “孤灯和尚?”我看着面前的孤灯和尚不可思议的开口道。
  此时走出来的那个穿着袈裟,充满了出尘气息的光头,不是公孙家第一高手孤灯大师又是谁?
  只不过孤灯和尚现在出来,我可不会觉得他是来帮我的。
  “阿弥陀佛,张施主,贫僧在此地等你很久了。”孤灯和尚单手成掌,对着我做了一个揖。
  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冷笑了一声开口道:“我早该想到了的,只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公孙蓝兰那个女人也会这么急着对我出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