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1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死了我就要冲在前面,到时候方士一门不是灭在释门手中,而是毁于我广孝之手。就算得了徐福提升术法的手段又怎么样?士戒。你真的以为广仁、广义和广悌真的会跟着方士一门去陪葬吗?从方士一门消失这一天起,你我师徒便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
  今天邱芳和你说过什么了吧?他和你我师徒不一样,邱芳是另有目地,他与你我同船不同心。你中了邱芳的计了……”
  这几句话说完,士戒已经是满身的大汗。他缓过来一口气之后,看着还是没有睁眼的老和尚,顿了一下之后,说道:“弟子犯的错自然还是弟子来弥补,既然邱芳能演苦肉计,士戒也可以。我自断一臂给他们演一出戏…..”
  “迦叶摩醒过来的话,要自断一臂的也是我。”广孝怪异的笑了一声之后,突然俯下了身子,在老和尚的耳边轻声说道:“师父既然已经醒了,还不睁眼准备偷听多久?既然你要偷听,那就不需要醒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广孝的手指已经摸到了老和尚的头顶上。一丝怪异的术法顺着他的指尖到了迦叶摩的脑中,一阵震荡之后,老和尚都感觉到疼痛。他意识已经模糊起来,随后,迦叶摩的眼睛微张,嘴巴合不拢的张开一道缝隙。口涎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看到了自己释门师父的样子。广孝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身边的士戒说道:“去和执迷沅师叔祖说,迦叶摩大师突然中风,请他快找郎中来……”

  士戒跑出去之后。广孝看着已经做不出来任何表情的迦叶摩。叹了口气之后,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我也不想这样的,真的不想……”
  几乎就在白马寺乱做一团的时候,皇宫里面传下圣旨。召白马寺主持迦叶摩,执迷沅和广孝三位高僧进宫,不过看到了迦叶摩老和尚已经中风。执迷沅大和尚又说什么都不肯走,一定要留在这里陪着自己的师兄。最后只能是广孝一个人跟着传旨官到了皇宫当中。
  广孝进宫的时候,皇帝刘炟已经知道了迦叶摩老和尚中风的消息。不过他这次主要是见广孝和尚。老和尚来不来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和以往不同,这次刘炟直接在自己的寝宫召见的广孝。
  广孝在内侍的引领之下进到了寝宫,就见刘炟坐在皇帝的御榻上。他的四周都是散落一地的竹简。四周虽然站着侍候的内侍和宫女,却没有人敢上前收拾这些竹简。
  到了广孝进来之后,刘炟指着自己身边的一张蒲团说道:“坐这里。坐近点方便说话。”
  等到广孝施礼坐好之后,皇帝继续说道:“迦叶摩大师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既然大师病了。那么白马寺的主持便由广孝禅师你来暂代。迦叶摩大师圆寂之后,朕再正式下旨封禅师你主持白马寺僧物。”
  听了皇帝的话之后,广孝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有所不知,和尚广孝刚刚在佛祖面前起誓,要放下僧职,专心照料我师迦叶摩的病情。我师的僧体一日不痊愈,广孝便一日不离我师病榻。”

  “那也由你,你不做主持就让执迷沅大师暂代就好。”对于谁来做白马寺的主持,皇帝并不是太在意。当下,皇帝将手里的书简递给了广孝,顿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是当年武帝查封方士一门的文典,朕一时睡不着,便把这些文典找来催梦,想不到看了之后更加睡不着了……”
  广孝装模作样的打开了书简,看了几眼之后脸色便难看了起来。上面写着武帝征和元年,各地都传来方士们巫蛊害人的案子。武帝查证之后,宫中便有景帝复生前来向武帝索命的诡异之事。后武帝查明,是方士一门留在宫中的方士所为,后来才有了武帝下旨诛灭方士一门的事情发生。
  看到了广孝表情的变化之后,皇帝冷笑了一声,随后对着面前的和尚说道:“武帝所遇之事,朕也遇到过。一摸一样……”
  一句话说完,皇帝深深的吸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看着脸色有些惶恐的广孝,继续说道:“看来武帝当初诛灭方士一门,也是事出有因的。朕已经让人将武帝晚年时期,各地呈奏上来有关查处巫蛊案的文典都拿了过来。广孝,你自己看吧,当时方士一门已经消亡多年,就这样巫蛊案中十有六七都是和方士一门有关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皇帝这才一摆手。有小内侍将散落一地的书简都捡拾了起来,这些书简上面都有年份标识。按着标识整理好之后才送到了广孝的面前。
  广孝装模作样的看了几卷书简,刘炟耐着性子等到和尚将第三卷书简放下之后。这才再次说道:“之前朕一直以为武帝是看到各地传呈上来有关巫蛊的案子,误会了方士一门,这才让方式们有了灭顶之灾。后来光武皇帝慧眼独具看出来了端倪。这才为方士一门平反昭雪。现在看起来,武帝做的没错,错的是光武皇帝……”
  听了皇帝的话之后,广孝将已经拿起来的第四卷书简又放了回去。当下他跪在地上,以头触地说道:“陛下,这书简上巫蛊泛滥的时间,广孝早已经退出方士一门几十年。实在不知这与方士一门有无关联,此事广孝不敢妄语臆断。”
  “大师你误会了,朕召你进宫,并没有询问大师当初的事件是否与方士一门有关。”刘炟顿了一下之后,盯着广孝的眼睛继续说道:“朕是想询问大师,当年武帝做过的事情,朕做得做不得?”
  听了皇帝的话之后,广孝打了一个‘哆嗦’。直到刘炟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之后,广孝这才回过神来,当下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此事不应该询问和尚。广孝虽然是释门弟子,但却是方士出身。无法做到不偏不倚……”
  “广孝。你还是不明白吗?”这个时候刘炟的脸上已经呈现出来不耐烦的表情,森然一笑之后,皇帝急需对着广孝和尚说道:“朕召你进宫。就是看在你曾经为方士的经历。朕身边还有何人比你更了解方士一门?广孝只要权衡利弊回答刚才朕的话,武帝当年诛灭过方士一门,朕如果想要再次诛灭天下方士。你来说——可行吗?”
  广孝低着头半天不语。几乎就在皇帝恼怒,准备要申饬这个和尚的时候。突然广孝慢慢的抬起了头,只对着刘炟说了两个字:“可行……”
  之后一连三天,皇帝称病没有早朝。三天之后的傍晚,一乘软轿将广孝和尚接出了皇宫。广孝离宫之后的第二天,本来病了几天的皇帝刘炟突然病入膏肓,在接见臣下的时候突然晕倒,人事不知任凭内侍如何呼唤都没有醒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