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34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雪琪心尤为开心,看到站在他们对面灰头土脸的毕思敏和张镇,她心颇有成感,总算是出了这口恶气了!
  “法官大人,既然凶手已经认罪,那么证人梅飞雪应该无罪了吧?”欧阳雪琪笑着明知故问。
  法官点了点头,认真的回答说:“这是当然!那么,我宣布本次审理的最终结果,被告人梅飞雪,无罪!”
  “好!鼓掌!”范炎炎激动的站起身来,也不顾旁人怪异的目光,为梅飞雪的无罪判决,为欧阳雪琪的胜诉鼓起掌来!
  “太棒啦!我们终于赢啦!”欧阳雪琪也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她忍不住站起来一把抱住了范炎炎,然而这个动作才刚一出手,她意识到了不对,在公共场合做出这样亲密的行为,会不会不太好啊?范炎炎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他会不会讨厌我啊……
  欧阳雪琪尴尬的松开了怀抱,范炎炎却是没有察觉到她的情绪,他笑着对她竖起了大拇指:“欧阳律师,这次真是多亏你了,这真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法庭对决!请放心,你拜托我帮忙的那件事,我一定会帮你完成的!”
  欧阳雪琪呆呆的看着范炎炎认真的表情,她的脸不禁微微红了起来,此时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对范炎炎点了点头,想到之后即将发生的事情,她心甚是甜蜜。
  这个月很不太平,发生了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过最让我在意的,还是发生在燃烧咖啡厅的这起杀人案,我的师姐被卷入其,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一定要把她救出来,让她拿到无罪判决!
  我的人脉不多,认识的人当,只有欧阳雪琪是律师,而且还是她主动找我的,好像是因为我之前为她着手辩护的一个案件提供过尸检报告,她一听说是一个学生兼职法医做的尸检报告,对此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如果不是她主动找我,估计我连梅飞雪的律师都请不到吧?

  欧阳雪琪,感觉她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不过也算是粗有细,不然也无法胜任律师这样严谨的工作。这场法庭审理,最后还是有惊无险的以胜诉收尾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叫做毕思敏的检察官还真够厉害的,居然能在指认错误的凶手的情况下坚持那么久,而且一听说她的名字,绝大部分律师都不敢来打这场官司,要不是欧阳雪琪,师姐还真有可能被冤枉成为杀人犯!20年前的“610”悬案也将被历史长河所淹没,真相不再为世人所知!

  现在想想真的是好险,师姐差一点成为杀人犯了,夏侯武差一点要逍遥法外了!历史,真的会存在这样的冤案吗?凶手策划一场谋杀案,在现场制造出另一个人杀人的假象,再和检控方联手,伪造认证物证,指控一个无辜的人为杀人犯!如果律师辩护工作没有做到位,有可能让真凶逍遥法外,让无辜的人受到牵连!现在想来,律师还真是一个高危行业,他们的工作与委托人的命运息息相关!
  法庭审理结束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夏侯武,虽然他是我的老师,但我对他无法生出半点对老师的情感,虽然他教会了我很多,在生活也对我多有照顾,但我知道,这不过是因为受我父母的委托。在人生,他给我做了一个错误的示范,他杀了人,而且还是杀了我最好的朋友的父亲,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
  夏侯武杀了人,而且还是杀了两次,这样来看,他的罪行应该不轻吧?会判死刑吗?虽说按法律应该杀人偿命,虽说我也希望看到师姐平安,认为夏侯武算死也是死有余辜,但一想到一个生命即将从这个世界消逝,总觉得有些伤感,有些于心不忍,是我太过善良了吗?
  夏侯武被警方逮捕了,虽然毕思敏输掉了与欧阳雪琪的审理,不过这个案子的后续,对夏侯武的审判,还是要交给她来处理。听说她输掉庭审之后好像很生气,只让她的老师张镇来到底她出席案件的二审,而夏侯武那边也聘请了一位律师为他辩护,真搞不懂夏侯武,他已经杀人了,而且还是杀了两个人,不好好接受审判,还请律师干什么?难道他还想无罪?
  除了这些,师姐在获得无罪判决之后好像并不开心,她一直一个人呆在家里,好几次我想叫她出来都被拒绝了,想必这件事一定对她打击很大吧?杀死自己父亲的,竟然是一直被她视为再生父亲的夏侯武,夏侯武入狱之后,她在这世也再无亲人了。而夏侯武的表现也很怪,明明是他杀死了师姐的父亲,他为什么还要把师姐抚养长大?是出于对她的愧疚吗?
  还有一点也让我很不明白,夏侯武为什么要杀梅杰?有什么不得了的恩怨吗?
  算了,现在想这些,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好转起来吧,希望师姐能早点忘掉这件事,希望她能尽快从案件的阴影走出来吧。

  ——摘自《法医日记》
  J市某小区,夏侯武的住宅之,范炎炎正在这里收拾他的行李物品,他把有必要带走的东西全都收拾了起来,以前他是住在夏侯武家里的,这是他父母的要求,不过现在,夏侯武杀人一事证据确凿,并且已经被逮捕起来了,所以这个地方也不能再住下去了。
  看到这个家里的电视、桌椅、床铺,范炎炎心不禁升起了怀念,他还是忘不了曾经在这里生活时的情景,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梅飞雪仍然是他的师姐,夏侯武仍然是他的老师……只是,这样的事情只能存在于回忆之,以前的生活,再也回不去了。
  范炎炎的行李,夹着一封信,是今天早在门口信箱里收到的,他还感觉怪,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写信呢?拆开一看,是梅飞雪留下的,与其说是信,不如说是字条,梅飞雪在信告诉他,她将离开这座城市,去另外一座城市生活,她也不希望范炎炎再联系她,因为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这也难怪,毕竟被卷入了那样的杀人案件当,而且凶手还是她一直视若再生父亲的老师,与咖啡厅杀人案一起被调查出来的,还有20年前发生的“610”悬案,杀害她父亲的居然也是夏侯武,这么想来,这20年她一直陪伴在自己的杀父仇人身边,换做是谁都会受不了吧?
  “叮!”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范炎炎掏出手机来一看,是袁鑫发过来的一则短信,大致内容是恭喜他完成了一次成功的法庭辩护,并且帮助警局解决了长达20年都没能解决的悬案,希望他继续努力。
  “搞什么?我又不是律师。”范炎炎自言自语的说着,刚想把手机放到一旁,却又看到一条未读短信的提示,他点开一看,这次是毕思敏发来的短信。
  可恶的范炎炎,和那个坏阿姨合起伙来欺负我,等着吧,我要你们好看!

  “莫名其妙……”范炎炎将手机放回了兜里,他可没工夫跟毕思敏生气,他也并没有觉得在法庭打败毕思敏是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因为他本来不是律师,而且他要找出凶手,完全是想让梅飞雪获得无罪辩护,根本与毕思敏没有半点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