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31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思敏心十分不安,她大声说:“开什么玩笑!指纹形状我们都还没鉴定过!现在要怎么确定!”

  欧阳雪琪笑着回答:“毕思敏同学,我们已经帮你鉴定过被告在汤匙留下的指纹了,鉴定报告在我手!”
  法官问:“欧阳律师,你们已经得出结果了吗?正好让我们看看,汤匙面的指纹到底是怎样的吧!”
  两名法警走前来,从欧阳雪琪手拿过了检查报告,又快步走到法官旁边,将这份报告送到了法官手。法官接过一看,严肃的对所有人说:“鉴定结果显示,被告只用食指和拇指捏住汤匙……不过,欧阳律师,能解释一下吗?这个检查结果说明什么?”
  欧阳雪琪笑着说:“这足以证明,被告当时拿汤匙完全是在喝咖啡,根本没有用汤匙杀人!”
  此言一出,法庭的人们忍不住议论起来,整个法庭变得闹闹嚷嚷,法官连忙敲下木槌示意众人安静。
  毕思敏紧咬着牙,勉强开口反驳:“审判长!算是只用两根手指,要杀人也是有可能的……”

  欧阳雪琪一听,这暴脾气顿时不能忍了,她抬起手又是一巴掌重重拍在桌,范炎炎赶紧捂住了耳朵。
  “嘭!!”
  “净TM扯淡!”欧阳雪琪大声反驳,“毕思敏同学,我可以很严肃的告诉你,考虑到一个女孩的手指力量、汤匙手柄的锋利程度、以及反手等因素,只用食指和拇指这两根手指拿汤匙,是决不可能杀死人的!”
  终于来了!是这种感觉!范炎炎紧握着拳头,心也不禁开始兴奋起来,他们在技术科弄出来的指纹调查报告,现在终于派用场了!
  法官沉吟片刻,然后点头说:“欧阳律师说的有道理,只用两根手指拿凶器,是不可能杀人的!毕检察官,证人,你们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毕思敏紧握着拳头,狠狠的盯着站在她对面的欧阳雪琪,她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她不知道欧阳雪琪到底是如何发现这些连她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这已经不是证词方面的问题了,而是证据!汤匙面的指纹证明梅飞雪只用两根手指拿汤匙,也是说,梅飞雪是不可能用汤匙杀人的,而他们检控方能给出的物证只有作为凶器的汤匙,如果连这个证据都被推翻的话,那他们真的无法指控梅飞雪了!

  怎么办……要输给这个阿姨了吗?要输给范炎炎了吗?不……怎么能输给他们!
  法官用力敲下木槌,对毕思敏严肃的说:“毕检察官,你们检控方给出的证据无法成立!要想指控被告,请给出更加有力的证据!”
  然而,此时毕思敏又如何能拿出有力的证据?她颓然低着头,双手撑着桌面,内心极度不甘,但是不得不承认,以她现在掌握的证据,根本无法指控梅飞雪,这场审理,是她失败了!
  范炎炎和欧阳雪琪一齐目不转睛的看着法官,等待着他的宣判,法官见毕思敏迟迟没有动静,于是开口说:“那么,我现在宣布,本次案件的法庭审理,由于证据不足,有关被告人梅飞雪的审理结果……”
  “慢着!”只听张镇突然打断了法官的话,众人又将目光转移到张镇的身。

  法官问:“张检察官,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毕思敏也是觉得有些疑惑,她压低了声音问:“老师,你干嘛呀?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失败了吗?还嫌不够丢人吗?我们回去吧!”
  “不,还有机会!”张镇认真的摇了摇头,也不对毕思敏多做解释,对法官大声说,“审判长,现在说被告无罪未免为时过早,请暂时休庭,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需要再进行一次调查,再准备一些其它的证据,从另一个方向重新调查此案件!”
  毕思敏心一惊,她看着张镇严肃的侧脸,一时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张镇哪儿来的自信,这个案子的凶手或许根本不是梅飞雪,算再收集证据,从其它方向进行调查立证,也未必能赢下审理!
  欧阳雪琪心道一声不好,她知道毕思敏和法院的关系非寻常,张镇也拥有不少的关系和人脉,而范炎炎的老师夏侯武更不用说了,要是真的此休庭,天知道他们又会闹出怎样的幺蛾子,制造出怎样的证据,所以现在万万不能休庭!
  “法官!不能休庭!证人有罪或是无罪,一定要在今天说清楚,在这里做个了结!”欧阳雪琪对着法官大声说。
  法官微皱起了眉头,说:“虽然检控方无法证明被告有罪,但这个案件仍然存在疑点,那是你们也无法洗清被告的嫌疑,毕竟凶器面有被告的指纹,所以这个案件还需要进一步调查,等证据充足之后再下结论!”

  听了法官的话,欧阳雪琪只感觉一阵欲哭无泪,她已经看到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二审的时候检控方一定会拿出她想都想不到的怪的证据,到时候算能够胜诉,也势必会经过一番艰苦的战斗,她已经很累了,不想再继续辩护了,这本来是一场不公平的对局!
  范炎炎心也是跟欧阳雪琪一样的心情,他可不想让这个案件再这样拖下去,他对法官大声说:“法官大人,请继续审理!我们现在掌握而的证据足以弄清楚这个案件,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休庭!”
  法官问:“可是现在你们并不能洗清被告人的嫌疑,检控方也无法证明被告的有罪,这样的情况下,不休庭你们还能干什么?”
  范炎炎冷冷一笑,直直的盯着夏侯武,说:“如果我能找到这个案件的真凶呢?”
  此言一出,法庭的人们再度议论起来,要知道辩护人在法庭的工作是证明被告无罪,找出真凶那是检控方应该做的事情,辩护人在法庭找出真凶,这实属罕见!
  欧阳雪琪也是吃了一惊,她惊讶的问:“范炎炎,你想说什么?难道你已经知道真凶了?”
  范炎炎自信的笑着点了点头:“没错!”
  欧阳雪琪接着问:“你说的真凶该不会是你的夏侯武老师吧?站在那边的那个证人?怎么可能啊,以我们现在的证据,真的能证明夏侯武是凶手吗?”
  范炎炎继续点头:“当然可以!我手还掌握着一个致命的证据!”
  法官和法警不断的维持秩序,终于让法庭安静了下来,法官对范炎炎问:“范法医,欧阳律师,你们所说的真凶,究竟是谁?”
  范炎炎碰了碰欧阳雪琪的胳膊,欧阳雪琪有些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的大声说:“真凶不是别人,正是证人夏侯武!”
  “什……什么?”毕思敏大吃一惊,她没想到欧阳雪琪和范炎炎竟然敢得出这样的结论!虽说夏侯武当时也在现场,有作案的可能,但以现在他们所掌握到的证据,真的能证明夏侯武是凶手吗?
  夏侯武也是非常惊讶,他笑着反问:“你在说什么?我是检控方请来的证人,怎么可能是凶手!”
  法官也问:“欧阳律师,既然你说夏法医是凶手,那请你拿出证据来吧!”
  “证据,我当然有……”欧阳雪琪心慌了起来,她拉了拉范炎炎的衣袖,小声问,“范炎炎,你倒是把证据拿出来啊,可别让我在法庭丢脸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