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9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炎炎看了欧阳雪琪一眼,他不知道毕思敏到底想干什么,不知道毕思敏的话在法庭到底有没有说服力,这个时候只能把一切都交给欧阳雪琪这个专业律师了,现在他只能选择信任欧阳雪琪,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欧阳雪琪也没想到毕思敏竟然强词夺理到这种程度,证人都不能直接证明梅飞雪是凶手了,她都还要苦苦坚持,强行证明所谓的“凶手”是梅飞雪!无奈欧阳雪琪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看法官怎么说了!
  法官沉思片刻,然后对毕思敏说:“毕检察官,那请你先问问证人,看看是否能证明证人所说的凶手是被告吧!”
  “嗯!”毕思敏兴奋的点了点头,只要无罪判决还没有下达,那么她有获胜的希望!
  欧阳雪琪欲哭无泪的看着法庭的情景,她心几乎要崩溃了,明显胜诉的法庭审理,居然让毕思敏强行拖到现在,而且这法官也明显偏袒检控方,她真的不想再把这样的审理继续进行下去了,可无奈委托人是范炎炎,她都还要拜托范炎炎帮忙扮演未婚夫,所以这场法庭审理说什么也必须获胜!

  毕思敏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问:“请问证人,你当时看到凶手的正脸了吗?”
  夏侯武摇头:“没有。”
  毕思敏微微一笑:“也是说,你不能证明你看到的人不是梅飞雪了?”
  夏侯武一愣,回答:“是的。”
  范炎炎和欧阳雪琪对视一眼,心都有些不安,毕思敏问的这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看起来好像跟案件没什么关系,她莫不是真想颠倒黑白,硬说夏侯武看到梅飞雪杀人了吧?

  欧阳雪琪忍不住说:“毕检察官,你想说什么?难道你的意思是,因为证人不能证明他看到的人不是梅飞雪,所以梅飞雪是凶手了?”
  毕思敏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是这样!当时唯一有机会杀死被害人的是被告,距离被害人最近的人也是被告,而且凶器面还留下了被告的指纹!证人碰巧看见了凶手杀人的瞬间,如果他不能证明那不是被告,那么那个人只有可能是被告了!”
  欧阳雪琪大吃一惊,忍不住大声问道:“卧槽!你说的这是什么道理?那证人不是也不能证明他看到的人不是毕检察官你吗?那我现在说那个人只有可能是你!你怎么办?”
  毕思敏淡定的笑着:“欧阳阿姨,虽然被告不能证明凶手不是我,但我那天晚跟我的助手在一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也不需要证人来为我作证了!”

  “你……”欧阳雪琪对毕思敏怒目而视,没想到毕思敏还真能颠倒黑白,证人夏侯武无法证明他看到梅飞雪杀人,居然以此反推出凶手是梅飞雪的这个结论,真是岂有此理!
  范炎炎也是心十分窝火,即使他是外行,他也能看出来毕思敏在强词夺理,他对法官大声说:“法官,检控方歪曲事实,不分是非,请下达无罪判决!”
  法官看了看辩护方,又看了看检控方,脸的表情十分为难,范炎炎和欧阳雪琪心都非常不满,这还有什么好思考的,毕思敏明明是在法庭搞笑,如果法官这样都还偏袒她的话,那未免也太过分了!
  而这法官看去也的确有些纠结,他犹豫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这个时候,毕思敏率先开口对夏侯武问:“证人,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你当时看到的凶手不可能是别人,真有可能是本庭的被告!你愿意承认这一点吗?”
  范炎炎和欧阳雪琪十分惊讶,毕思敏居然在法庭临时更改证人的证词!面对这样的情况法官居然还坐视不管,这还是法庭吗?一切的规则都由她说了算,那干嘛还要打这场官司?直接判梅飞雪有罪不完了吗?
  夏侯武又会怎么说呢?范炎炎心产生了好,他看着夏侯武,只听夏侯武回答:“不!我不承认!梅飞雪是我的学生,她的为人我最了解,杀人这种事,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的!”
  夏侯武真的在证明梅飞雪的无罪?范炎炎心有些惊讶,忍不住思考,是不是自己错怪了夏侯武,难道他真的不是凶手?
  毕思敏却是笑了起来,她对法官问:“审判长,现在你总该明白了吧?”
  法官疑惑的反问:“明白什么?”
  毕思敏冷笑着说:“明白证人为什么要做伪证!这个证人分明是看到了被告人杀人的瞬间,却不愿意做出公正的证明,原因只有一个,那是被告人是他的学生,他想要包庇被告!所以不愿承认他看到了被告杀人!”
  法官点了点头,转头对夏侯武问:“证人,毕检察官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在包庇被告?”
  夏侯武脸色非常难看,他紧咬着牙,然后点了点头:“是的,我当时看到了,是梅飞雪……不过,我实在不愿意相信,她明明一向温柔善良,怎么会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
  此言一出,整个法庭都开始喧嚣起来,人们纷纷谴责起夏侯武来,责怪他包庇罪犯和作伪证,法官连连敲下木槌示意众人安静。
  怎么会这样?夏侯武……到底想干什么?范炎炎紧皱着眉头,法庭的情况已经让他摸不着头脑了,夏侯武刚才还在说凶手不是梅飞雪,现在改口了,这是之前已经想好的吗?还是说他真的看到了梅飞雪杀人?不,不可能的,梅飞雪是不会杀人的!他一定在作伪证!
  “范炎炎,你的这个老师还真是不识眼色啊!”欧阳雪琪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法庭临时更改证词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虽说算修改了证词也对她构不成什么威胁,但这也让这个案件变得麻烦了起来,她感到很是棘手。
  毕思敏在法庭临时更改证人的证词,这个情况让身为法庭外行的范炎炎感到十分难受,但欧阳雪琪是专业律师,范炎炎对她还是较有信心的。
  “欧阳律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你有办法应付吗?”范炎炎问。
  欧阳雪琪自信的笑了起来,她直直的看着跟她对面的毕思敏,说:“放心吧,范炎炎,既然我答应了你,一定会玩成你的委托!这场法庭审理,我们赢定了!别忘了我们手还有对毕思敏来说十分致命的证据呢!”
  经欧阳雪琪这一提醒,范炎炎才回想起来,他们在法院的技术科可是发现了十分关键的证据,凶器汤匙出现了另一个陌生的指纹!而且梅飞雪的指纹形状也足以说明她拿汤匙是为了喝咖啡而不是为了杀人!

  视线再回到法庭,法官终于让法庭议论的人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夏侯武,尤其是坐在旁听席的那些被害人的家属,他们都想听听夏侯武会怎么说。
  只听夏侯武低着头,以一种悲伤的语调说:“各位,实在抱歉,其实那天晚,我的确看到了,我的学生,梅飞雪……也是证人!是她杀了被害人……”
  “老师,你……”梅飞雪惊愕的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夏侯武,她不知道夏侯武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在法庭说出这种子虚乌有的话来!
  夏侯武哀伤的看着梅飞雪,认真的劝着说:“梅飞雪,老师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困难,但老师希望你能正确的去面对,而不是选择逃避!认罪吧,梅飞雪,老师这是在帮你,希望你不要执迷不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