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8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雪琪满意的点了点头,范炎炎也是心吃了一惊,夏侯武是想做什么?他还真的是来证明梅飞雪的无罪的?
  毕思敏发现了不对,急忙对法官说:“审判长,证人虽然没有亲眼目睹被告杀人,但现场只有被告最有作案的可能,而且凶器也沾着被告的指纹!所以证人的证明成立,凶手一定是梅飞雪!”
  法官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欧阳雪琪大声反驳:“你乱讲!请大家仔细听一下证人的证词,他有证明任何事情吗?他只是说他在案发现场遇到了被告,并且他还明明白白的说了,他没有看到被告杀人,也相信被告不会杀人!他的证词,不过是在为被告做辩护而已!”
  旁听席的人们一时议论纷纷,更是有人大声斥责证人台的夏侯武,他明明是检控方请来的证人,不好好证明被告有罪,现在居然帮欧阳雪琪来为被告做辩护工作来了,他这是想干什么?
  法官连续敲下木槌,法警也示意众人安静,尽量维持着法庭的秩序。欧阳雪琪冷眼看着站在她正对面的毕思敏,只见毕思敏紧紧皱着眉头,脸的表情非常不安,看到她这个样子,想到她此前在自己面前示威的模样,她心感到十分痛快。
  “欧阳律师,没想到夏侯武还真打算帮梅飞雪作证!”范炎炎忍不住惊叹。
  “是啊,毕竟他是梅飞雪的老师,想必他也是从内心深处相信着梅飞雪的吧!”欧阳雪琪回答,夏侯武到底是不是凶手,她从一开始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要做的是证明梅飞雪的无罪,而不是证明夏侯武的有罪。
  范炎炎点了点头,同时心也开始怀疑自己,难道我的调查方向有错?难道夏侯武真的不是这次案件的凶手,梅飞雪的父亲也不是他杀的?一直以来都是我错怪了夏侯武吗?
  正想着,法庭终于恢复了肃静,毕思敏趁机对法官说:“审判长!证人虽然没有看到被告杀人,但当时能杀被害人的只有被告而已!请承认证人的证词!”
  法官却是冷淡的摇了摇头:“驳回请求!证人的证词无法成立,要想证明被告的有罪,必须拿出更加有力的证人才行!”
  “……”毕思敏紧咬着牙,狠狠的瞪着夏侯武,又把视线转移到欧阳雪琪的身,而欧阳雪琪则是无奈的摊开双手摇了摇头,她此时可是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毕思敏找来的证人做出了如此有利于梅飞雪的证明,这让她的心理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检控方缺少了人证这样一个关键性的证明,又要如何指控梅飞雪?
  不会这么简单赢了吧?范炎炎心里有些慌了,他的目的可不仅仅是保护梅飞雪,他想要把这个案件真正的凶手找出来,还有“610”悬案的凶手!他认为这两个案件的凶手都是夏侯武,可要是这么简单胜诉了,没有他发言的机会了!要是让夏侯武这样离开警方的控制,他一定会立即处理掉所有跟案件相关的证据,到时候再想指控他非常困难了!

  “欧阳律师,赶快把我们的证据拿出来,我们要指控夏侯武!”范炎炎对欧阳雪琪小声说。
  欧阳雪琪笑着摇了摇头:“为什么?这又不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只要保证梅飞雪无罪行了!”
  范炎炎心很是着急,光是证明梅飞雪无罪可不行,必须要把夏侯武逮出来!他刚想继续要求,听法官率先开口问:“毕检察官,你们还有别的可靠的人证吗?”
  毕思敏紧咬着牙,半天说不出话来。看到这一幕,欧阳雪琪心冷笑,证明梅飞雪杀人的人证?根本不可能存在!因为梅飞雪没有杀人,汤匙指纹的形状已经说明了一切!而且当时咖啡厅已经陷入一片漆黑,又怎么可能有人看到杀人的瞬间!
  法官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那么,本庭宣布,本案被告梅飞雪,因证据不足,判处……”
  “等等!!”
  法官的话被一个年男人的声音打断了,范炎炎、欧阳雪琪乃至法庭其他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他们循声望去,那是一直站在毕思敏身旁的老检察官,张镇!
  “老师,你干嘛啊……我们不是已经败诉了吗?看到梅飞雪杀人瞬间的证人,根本不可能存在!因为当时整个咖啡厅都是一片漆黑啊,杀人的瞬间又怎么可能被人捕捉到?”
  毕思敏压低了声音对张镇说,这是她检察官生涯接手的第二个案子,没想到这样败诉了,她心非常不甘,同时也觉得非常丢脸,她不想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只想快点结束法庭审理,然后快点离开。
  张镇冷静的摇了摇头,小声说:“思敏,现在我们还不能放弃!这是我们击败欧阳雪琪和范炎炎的大好机会!冷静想想看,汤匙面出现被告人的指纹,这一点绝非偶然!而且被告还和被害者有着那么深的渊源,被告的作案动机完全成立!如果你在这个时候放弃,恐怕只会让被告逍遥法外,而且你检察官生涯的第二次出庭,会这样以失败收尾,你甘心吗?”
  毕思敏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我不甘心,可我现在又能怎么样?我们无法证明被告有罪,难道我们还能颠倒黑白,强词夺理?”
  张镇认真的解释说:“不管怎么样,我们再试一次吧!既然证人说他没有看到被告杀人的瞬间,那么我们换一个问法,问他有没有看到‘有人’杀死被害人,只要他肯承认这一点,那么我们可以借用他的这个证词继续打这场官司!只要证明证人看到的那个人是被告,这场审理我们赢下了!”
  毕思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张镇的意思她基本能明白,但这个证人都说了,他是梅飞雪的老师,想让他证明梅飞雪有罪,只怕没那么容易……
  “毕检察官,你们商量好了吗?你们到底想说什么?”法官不耐烦的催问。

  范炎炎和欧阳雪琪也一直看着他们的方向,从张镇打断法官的话开始,他们觉得隐隐有些不对,只怕会出什么意外,不知道张镇这个老检察官又会提出怎样麻烦的要求。
  只见张镇又对毕思敏耳语了几句,毕思敏咬着嘴唇说:“审判长,我们想再最后一次询问一下证人!”
  “嗯,请提问吧!”法官点头应允。
  毕思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冷静的问:“我想请问证人,你当时在案发现场有没有目睹凶手杀人的瞬间?请注意,我没有说凶手是被告,我只是单纯的问问你,你在现场有没有看到凶手杀死被害人的瞬间?”
  夏侯武低着头,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是的,我的确看见了凶手杀死被害人的瞬间!”

  听夏侯武这样一说,毕思敏顿时来了精神,她兴奋的问法官:“审判长,证人说他看见了凶手杀人的瞬间!而当时被告也在现场,也是说,证人看见的那个凶手完全有可能是被告!请求法庭承认证人的证词有效!”
  欧阳雪琪立即争辩:“法庭怎么能说‘有可能’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法官检控方给出的人证完全不能成立!请求下达无罪判决!”
  毕思敏也慌了,她也赶紧争辩:“审判长,检控方完全有能力证明证人所说的凶手是被告人!证人只是没有看到凶手的正脸,请让我们询问一下证人,他所说的凶手一定是被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