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1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下。妖王皱着眉头对曹石头说道:“在大术士的面前,不许胡闹!”不过老术士对这句不疼不痒的话不太满意,无奈之下,妖王对着曹石头的小屁股轻轻的踹了一脚。这个人参娃娃虽然觉得委屈。不过看在妖王爷爷这边难做,也不敢如何争辩。
  老术士这才算罢。当下大步向着酒肆这边走过来。看着席应真自己走过来,小任叁这才再次扑了上去。小家伙直接扑到了老术士的怀里。带着哭腔说道:“老头儿,这么多年你哪去了?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时候,是个人就敢欺负我们人参啊……”
  “归不归!看看你干的好事!”听了小任叁的哭诉,老术士又想起来自己被徐福一巴掌打倒海里。当下一肚子的火就撒到了归不归的身上,当下老家伙一溜小跑到了席应真的身边。陪着笑脸说道:“术士爷爷,咱们可别误会,您老人家让我任叁兄弟把话说完。谁敢欺负任叁兄弟,我可是获得出去拼命的……”
  就在归不归被席应真喊过去的时候。百无求也认出来了妖王。二愣子从酒肆里面走出来,冲着老妖王喊道:“喂!这不是那个谁吗?怎么又从山上下来了?不是老子说你,你在山上到底有事没事?怎么老是看你没事下山来溜达?”
  妖王也看见了百无求,它的第一个反应是用袍袖挡住了脸。想要躲到一边的。百无求是妖王看重的妖物,本不想让它看到自己的破落像。不过被二愣子叫破了身份之后,妖王的脸色虽然有些挂不住,不过开始硬撑着对着二愣子说道:“百无求。想不到能在这里看见你,本王与席兄……”
  “你的脸怎么回事?谁打的这么狠?到现在手指头印都没消。”这一句让妖王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当下,老妖王的脸羞臊的好像红布一样。这个时候,听到百无求继续说道:“是任叁的老干爹打的吧?没事,被那个老家伙打了不丢人。不止是你,我、我们家老家伙,还有方士一门那俩大方师。好像除了吴勉那个小爷叔和任老三他舍不得打之外,你随便找个人问问,看看谁没挨过任叁它干爹的打……”

  二愣子本来还想劝劝妖王,不过这几句话说完,对面的老妖王羞愧的快要晕倒了。幸好二愣子说到这里就闭上了嘴巴,如果它再多说几句的话。弄不好老妖王直接就在百无求的面前自杀了。
  就好在席应真打断了百无求的话,算是救了妖王一命:“归不归你这老家伙,就打算在大街上一边喝风一边和术士爷爷我说话吗?怎么说你也做过几天方士,徐福就是怎么教的你在大街上待客的吗?”
  听到席应真挑理,归不归马上陪着笑脸将席应真、妖王和曹石头接到了他们所住的客栈当中。临走之前,老家伙又扔给张寡妇几块金锞子,让她今晚也不要上板打烊了。赶紧将炉火再次捅开。后厨有什么都端出来,他们今晚不走了,准备在她店里吃喝一宿。
  就在他们这几个人和妖在大吃大喝的时候,于此地几里远白马寺的一间禅房当中。广孝的眼睛直愣愣盯着倒在血泊当中的迦叶摩老和尚,他的身边站着的是广孝的弟子士戒。士戒的手中握着一柄匕首,看来老和尚的死和士戒脱不了干系。
  “你疯了!我和你说过,不要动这个老和尚……”广孝咬牙切齿的对着士戒继续说道:“现在这样的关头,我保这个老和尚都来不及。你却想要他的命!”
  说话的时候,广孝蹲在了老和尚的身边,满脸紧张的查看着老和尚的伤势。这个时候,士戒看着自己师尊的背影,说道:“弟子就是看到事态如此紧急,迦叶摩在人世一天,师尊你永远都没有坐上白马寺主持的位置。弟子这才出手相助……”
  看到老和尚没有伤及心脉,广孝这才长长的除了口气。刚刚想要教训士戒的时候,禅房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吴勉打开。随后一个伸出安修士服饰的男人走了进来,冲着广孝说道:“大师,士戒他说了吗?”
  走到广孝师徒面前的人正是已经被方士一门弃掉的邱芳,他现在全身上下在没有一点方士的痕迹。脸上的表情冷冰冰的,再也看不到好像他以前小广仁的影子。
  看到了倒在血泊当中的老和尚之后,邱芳冷冷的笑了一下,看着广孝、士戒二人继续说道:“大师的计划当中,是要挑起方士和释门的冲突。然后让朝廷偏向释门一方,借机铲除掉方士一门,是吧?不过这个老和尚还在人世的话,大师以为他会助你铲除方士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邱芳顿了一下。随后紧紧的盯着面沉似水的广孝,继续说道:“大师真应该知道一点释门在天竺,是如何与韦陀、婆罗门二教并存的。释门容得下的教派不少。也不会在乎多一个方士一门。”
  “你现在应该在皇宫当中看着皇帝的,怎么还有闲心到这里来?”看了一眼邱芳之后,广孝冷哼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不通,你是徐福大方师钦点的方士。当年我是他亲口断定要改投他教的,你呢?你是徐福大方师钦点,又是现任大方师的弟子。你又为什么要怎么做?”
  “徐福大方师可以出海避祸,我一个小小的方士就不可以吗?”邱芳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况且广孝大师你是从那里看出来火山大方师视我为弟子的?良禽择木而栖,木头已经烂掉了,我还在站在上面等死吗?”
  说到这里,邱芳又冷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是来向广孝大师通禀,皇帝刚刚让宫内的内侍调出了当年武帝查抄方士一门的文典。我在文典当中做了点手脚,算起来不用多久皇帝就会宣召这些和尚入宫,广孝大师要早做准备……”
  说到最后的时候,邱芳已经开始催动五行遁法。几乎就在他最后一句话说完的同时,邱芳人已经消失在了广孝和士戒的面前。
  看着邱芳消失之后,广孝的脸上还是阴晴不定。他解开了老和尚身上的僧衣,随后咬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将指尖鲜血滴在老和尚的伤口处。同时另外一只手按在老和尚的后心。将自己的术法灌输到了迦叶摩的身体当中,助老和尚的伤口慢慢愈合。
  直到现在,士戒还是不明白自己师尊是什么意思。这个老和尚明显就是一个绊脚石。留他活着只会给他们带来无尽的麻烦。自己这才想要了结迦叶摩,顺便将罪名加到方士一门的身上。
  这个想法在士戒心里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迦叶摩和广孝进宫为皇帝讲解佛法的时候。邱芳过来看他。还是这个人几句话说动了士戒的心思,当下权衡利弊之后,才有了杀死迦叶摩嫁祸方士一门的想法。没想到动手的时候,正巧被广孝看到。被自己的师尊拦了一下,老和尚才没有命毙当场。没想到广孝竟然这样的费尽心力去打救
  看到了老和尚身上的外伤已经消失之后,广孝回头看了士戒一眼。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还需要我亲自和你解释吗?迦叶摩不死,他便永远是挡在你们面前的盾牌。崩塌方士一门的恶名便落不到你我师徒的头上,方士一门也好。朝廷也好自然由他面对。
  日期:2017-03-0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