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0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了归不归的问话之后。广孝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冲着车厢里面的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也没说什么。都是一些释门和方士的风闻而已。陛下在深宫当中没什么消遣,听着这些风闻解闷而已。”
  百无求驾车的手艺也是炉火纯青了,就在广孝停下脚步的同时。它也将马车停下。归不归与和尚对视了一眼之后,竟然少有的迟疑了片刻之后,看着还在冲他微笑的广孝说道:“那么和尚你是怎么回答的?”
  “实话实说而已……”六个字说完之后,广孝不再理会车上的那几个人,自己一转身再次向着白马寺的方向走去。
  百无求刚刚想要继续驾车追过去的时候,车厢里面的归不归叹了口气,冲着驾车的二愣子说道:“该说的他都说了,回吧……”
  二愣子没有听明白,一边将马车掉头一边对着车厢里面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都说了?老子怎么没听出来?实话实说也叫说了?”
  “实话实说就够了”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难得的替老家伙说了一句。随后他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风向又要变了,上次是广仁硬撑了一次。就看这次火山怎么办了……”
  “随他们的便吧。你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老人家我又不是他们的爸爸,管不了那么多。”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小矮子纲元都带徐福老家伙的话了,不让我老人家插手方士们的乱账。不管了,让他们去折腾吧。傻小子,去张寡妇那家酒肆。晚上吃点喝点。老人家我也实话实说,张寡妇家的丫头长得也一般。”
  听着归不归评论人家酒肆老板的女儿,小任叁开始还是哈哈大笑。不过笑声过后便有些黯然,随后看着车厢外面的街景,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们人参向席应真老头了,这么多年不见他。也不知道他哪去了……”

  就在小任叁惦记老术士的时候,几百里之外的海边。一个白胡子老头被海浪冲到了岸上,也不知道他在海里被泡了多久。身体已经肿胀了起来。五官相貌已经肿的看不出来本来的样子,只是在左脸之上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难得被海水泡成这个样子,脸上的巴掌印竟然一点都没有褪色。
  这时候天空中打了一个旱天雷,这人的身体跟随着雷声哆嗦了一下。随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摇摇晃晃爬了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勉强睁开了他已经肿胀成一条缝的眼睛。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色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在哪?徐福……大船……怎么都一段一段的?我是谁……谁打的我……又把我扔海里了…….徐福吗?怎么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走过来一老一小两个人。年纪大的也是个白胡子老头,小的是一个八九岁的男孩。两个人看到了这个死人一样的老头从海边爬起来之后,便过来看看出了什么神情。
  走到近前之后,那个八九岁的孩子冲着自己身边的老头子说道:“妖王爷爷,我看着这个老头儿可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本王也看着眼熟”老头子和小男孩正是下了妖山访友,正准备要回去的妖王和另外一个人参娃娃曹石头。妖王走到了对面那个泡胀了的人身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一边看,嘴里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眼熟、真是眼熟。这人怎么会这么眼熟?你认识本王吗?你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天空中再次响起一道炸雷,随后倾盆大雨浇了下来。随着这一声雷响,那个人的脑海中突然将所有的事情都想了起来。想起来自己是如何费劲了千难万险找到了徐福的船队,结果又被他一巴掌达到了海里。
  想起来以往的经过之后,这人满腔的怒气发泄不出来。突然伸出巴掌,对着面前的妖王扇了过去。“啪!”的一声,将这个天下群妖之王翻着个的打到了海里。
  “现在想起来术士爷爷是谁了吧……”
  当天晚上,吴勉先一步的回到了客栈。归不归带着小任叁和百无求两只妖物泡在了洛阳城中张寡妇的酒肆当中,一直喝到了快要禁夜的时候。巡夜的官兵过来催了几次,这一人二妖才恋恋不舍的准备离开。

  就在老家伙掏出来一个小小的金锞子仍在张寡妇的面前,准备最后调笑两句就走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愣了一下,随后猛的回头向着身后街道尽头看过去。就见恍恍惚惚有两大一小三个人影向着他们这边走过来。
  “老不死的……你看见谁……谁家的小娘们儿了?”小任叁喝的有些上头,它个头小看不清对面来的是谁。当下摇摇晃晃的爬到了二愣子的脖子上,手搭凉棚顺着老家伙的目光看过去。
  “左边的这谁啊……看着有点眼熟,看到没有……他走路背着的样子。老不死的!说你呢……你说像不像席应真老头儿。刚刚还说到这个老头儿…..老头儿!你从哪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们人参想你了……”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小任叁终于认出来走在左边的那个人正是席应真。
  当下小任叁从二愣子的脖子上跳了下来。随后撒着欢儿的向着席应真那边跑了过去。不过小任叁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啊!”了一声,随后又跑回到了酒肆当中。躲在归不归的身后,从老家伙的两腿中间看过去。冲着有些发愣,不明白这个小家伙为什么跑到一半又折返回去。
  “兄弟,看见你石头哥哥怎么就跑回去了?”看到了小任叁跑回去之后,那个叫做曹石头的人参娃娃突然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任叁兄弟你还是老样子。还是一见当哥哥的我就跑,还是这么顽皮……”
  这个时候席应真这才明白过来问题出在那里,当下这位陆上术法第一人斜着眼睛看着一眼身边的妖王。哼了一声之后,说道:“老疆。没看见你的孙子欺负术士爷爷的儿子吗?怎么?不会教育孩子,还要术士爷爷我亲自动手吗?”

  席应真身边正是妖王和另外一个人参娃娃曹石头。现在妖王的脸上还印着那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它们爷俩在海边遇到了席应真之后,妖王被老术士一巴掌打到了海里。
  妖王自知自己的本事差这个老术士较远,虽然刚才自己是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嘴巴,不过就算它全身具备也不是这个老头子的对手。要不然的话,当初它的二儿子惨死在席应真的手上,早就下妖山报仇了。妖王也看见了席应真的脸上也迎着五个手指头印。这个老家伙不知道在哪里吃了亏,这是在自己身上撒气。
  本来妖王自己忍了这口气就算了,自己不管怎么说也是天下群妖之王。挨了老术士的打,还想怎么样?想不到的是这个老术士清醒过来之后。一定要拉着妖王去找他的什么儿子。
  当初妖王是见过老术士管小任叁叫儿子的,不过想不到这么重要的人。老术士竟然没有在它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追踪。最后还是妖王动用了留在人世间散妖,用它妖王的传音之法询问。其中有妖物在洛阳城外见过他们这几个人。老术士这才带着妖王过来寻找。想不到刚刚进城就发现这几个人。

  日期:2017-03-06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