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0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多分钟后,医生推着父亲匆忙出来了。他躺在库上一再和医生讲:“我就是受了点皮外伤,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
  医生不听他的,耐心地劝说道:“冯教授安排了,一定要做个全身检查,您好好躺着,别乱动。”
  父亲一脸无奈向我求救,哀求道:“儿子,赶紧扶我下来,我真的没事。”
  看到这一幕,我想笑却笑不出来,道:“既然冯姨安排了那就做呗,就当体检了。”

  “快放我下来……”
  在一阵哀嚎声中,父亲推进了电梯。冯雪琴从急救室走出来,摘掉口罩满脸凝重道:“这是谁下手这么狠啊,目前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待会检查了看看内脏骨头有没有受损。”
  我感激地点点头道:“冯姨,谢谢你了。”
  她诧异地看着我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你先去那边吧,这边有我呢,待会再过来。”
  “好,那老头儿就先交给您了,我去那边处理一下。”
  她挥挥手道:“快去吧。”
  前往工作室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事出起因。父亲老实巴交的,向来与人为善,从来没的罪过什么人,那到底是谁下手这么狠,难道是同行看着生意火爆肆意报复,不太可能啊,即便嫉妒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下手,最多晚上偷袭。那到底是什么人。
  猛然间,我想起了袁野下午的话,难道此事与我有关?可转念一想,马向东即便要针对我,不至于明目张胆挑衅,不过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如果确实因我而起,看来今后不可避免发生正面冲突了。

  回到工作室,叶雯雯正和工作人员忙活着收拾残局。看到我道:“你怎么过来了,快回去陪着徐叔吧,这边有我呢。”
  看到她满头大汗,我心里一阵感动,道:“谢谢了。”
  她白了我一眼道:“最不爱听的就是这句话,先收拾吧。”
  我四周看看道:“小雨呢?”
  “你说刚才那个女孩啊,回去了。你和她什么关系?”
  “朋友。”
  “是吗?”
  叶雯雯的眼神让我有些心虚,躲避眼神埋头收拾起来。这时候,王熙雨打进来电话,我走出门外接起来道:“怎么样了?”
  “我刚从公丨安丨局出来,他们调取了周边的监控,基本上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现在正组织警力展开拉网式排查,应该很快就能查到。”
  我的内心无比平静,道:“哦,谢谢,那你早点回家吧,不早了。”
  “没事的,我在这边盯着,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另外,我已经给海狸美家打电话了,他们已经在去的路上,今晚连夜把破损的地方修补起来。”

  此时此刻,除了感谢之外似乎没过多语言了。一直忙活到十一点多,把店子交给温婷又马不停蹄赶到了医院。
  父亲已经检查完进了病房,冯雪琴正坐在库边与其聊天。进去后,父亲叫苦连天道:“儿子,我要回家,你冯姨死活都不让我走,快劝劝她。”
  冯雪琴立马道:“你就安心住着吧,血压都那么高了,要不是这次检查能发现自己的毛病吗,一大把年纪了不服老,用得着那么拼命吗?”
  父亲无奈地道:“我吃点降压药就好了,真的没事。”

  看着俩人你一言我一语,我和叶雯雯对视一眼笑了笑,也许我俩心里想的是同一件事。
  叶雯雯上前宽慰道:“徐叔,我妈让你住着就住着,反正不花你的钱,正好借此机会调养下身体。你身体没毛病,徐朗工作的也顺心是不?”
  我也跟着附和道:“听冯姨的吧,毕竟她是医生,店子那边有温婷盯着呢。”
  父亲叹了口气道:“这事弄得,都怪我。”
  “行了,没事就行,至于其他的,等身体养好了再说。我先去躺急诊室,待会儿再过来。徐朗,你出来一下。”
  跟着冯雪琴来到门外,她神色凝重地道:“刚才检查身体的时候,你父亲血压特别高,我记得他以前没这毛病啊,怎么最近一下子飙到这么高,是不是工作太劳累了?”
  这段时间我很少关心他,内疚地道:“这不他工作室刚开了嘛,生意比较火爆,可能经常加班……”
  “生意再好也得注意身体啊,这样也好,让他好好休息几天。”
  “嗯,放心吧,那边有方……”话到嘴边,我赶紧戛然而止。她还不知道方佳佳的存在,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有别的想法。

  冯雪琴没有多心,叮嘱我一番离去了。刚要进去时,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乔菲的,才想起她今晚加班,忙得都没顾得上去接她。走到走廊尽头接起来道:“你还在公司吗?”
  “我回家了,你去哪了?”
  “呃……我回桃花港了。”我不想让她知道父亲的事。
  “哦,那我先睡了。”
  “好的,晚安。”
  挂了电话,我耳边仿佛想起了王熙雨的话。也许她说的没错,我真的了解乔菲吗?

  回到病房,只有父亲一人。看到我立马坐起来小声道:“儿子,快带我回家。”
  “冯姨不是让你……”
  “嘘!小点声,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无动于衷,他回头狠狠地瞪着我道:“你要不走,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快点啊。”说完,像做贼似的悄悄溜了出去。

  我对他毫无办法,也知道他在极力回避冯雪琴,只好陪着他玩起了“越院”。
  回去的路上,父亲迫不及待地点燃烟宽慰我道:“儿子,别担心啊,我好着呢,你没告诉徐晴吧?”
  “没。”
  “那就好,这点小事没必要告诉她。”
  “你觉得这是谁干的?”
  父亲一愣,疑惑地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好好的一伙人冲进来就是打砸,我还以为是客户闹事,但看架势并不像。”
  “那你看清他们的脸了吗?”
  “没看清,他们都蒙着面,是有备而来的。”
  “那说什么了吗?”
  “什么也没说,砸完东西就走了,太奇怪了。”
  看来是与我有关了,这是于东升在肆意报复,报复我查出他使用劣质建材,想用这种方式吓唬我,门都没有!
  “喂,徐朗,去哪了?”
  听到冯雪琴急切的语气,我侧头看看父亲无奈地道:“东哥不想住院,现在在回家的路上。”
  “什么,简直……赶紧回来,他不仅仅是受伤,还要高血压……”
  我捂住手机道:“爸,要不回去吧。”
  父亲连忙摆手挤眉弄眼道:“我真的没事,高血压是病了,快走快走。”
  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拿起手机道:“冯姨,我爸他犟得很,我说不管用啊。”
  冯雪琴气汹汹地道:“你让他接电话。”

  我把手机递给父亲,他一脸沮丧极不情愿接了起来。还不等开口,就听到手机传来噼里啪啦的机关枪数落,吓得他赶紧挂了电话,闭上眼睛心一横道:“别理她,开车。”
  车子急速行驶在外环路上,我不时地侧头观察他。除了脸上和手臂上有点擦伤外,其他并无大碍。看来对方只是想教训一下,没有想伤人的意思。如果此事确因我而起,那么这仅仅是个开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